赌徒

第78章 咱也来个2串1(下)

第七十八章 咱也来个2串1(下)

每当人的忍耐达到近乎极限时,改变也悄然而至了,正当所有人都已经对上半场不报希望时,随着一声进球提示音“呦呵!”。拜仁慕尼黑进球了,1:0

胖子首先狂喜的叫道:“看到没?我说吧!下半场只要再进1个球,这场比赛就拿下了。”

朱志元也轻松了许多,现在的形式开始化被动为主动了,到底是拜仁的主场。

老顾也有些不可思议的喃喃道:“他玛的,我这刚吃了药,怎么他们倒有反应了?这不科学呀?”……

老白饭店这里,邢春花大吼大叫的以为可以赢钱了:“章文,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拿钱?找谁拿?是那个死胖子吗?”

“我的姐姐,才进了1个球,至少还要再进1个球!我刚才讲了半天,都白说了!”章文冲着邢春花恹恹的道。

……

下半场开始了

老顾又吃了一粒药,半躺在**看着电视直播,才过了5分钟,拜仁又进球了,老顾从**蹦下来,在房间里兴奋地直绕圈:“第一场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太好了,这个串成了一半了。可是……”

老顾拉开大裤头的裤腰,低头朝里看:今天怎么没动静了?他娘的,我这面一吃药,怎么那面就进球啊?我还不信了?有本事你再进一个我瞧瞧。

老顾发狠的又吞了一粒药片。

“呦呵!”进球了。3:0了,还是5分钟。

老顾这回不兴奋了,对着电视里的德国鬼子破口大骂:“你们他妈的混蛋!进个球全靠老子这里给你们壮阳……”

别说,这一激动连跳带骂,老顾有感觉了:坏了,几粒药一块发作了!

一个健步蹿到了**……

……

老白饭店,邢春花又叫又笑,1万块已经到手了。最终结果5:1。

章文打发两个吵吵嚷嚷的姐姐去弄点吃的,棋牌室里才算清净了。不过,章文却看着第二场比赛的赔率笑不出来了。

一刻钟前,也就是拜仁进第3个球的时候,第二场比赛的赔率开始出现剧烈的波动,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到拜仁进了第5个球,比赛完胜。第二场比赛的赔率开始单边的大幅下滑,霍芬海姆从让1球,一直降盘,最低降到让半球。临场降盘,大凶之兆啊!

……

老顾气喘吁吁的赶到火锅店,看到朱志元一帮人都在呢。一屁股坐下来:“哎呦!我的妈呀!可累死我了,看着帮孙子踢球比我自己上场还累!”

“人家踢球关你屁事!”朱志元很不满意这老小子姗姗来迟。

“没有我,那拜仁能不能赢球还两说呢!真邪门,我吃一粒药,他进一个球。吃1粒,进1个。我再吃1粒,他又进1个。为了能进几个球,好悬把我给撑爆了!”老顾拍着胸口说。

“靠!你他玛的开荤了!”胖子一听大怒,镇上的这些赌鬼都很迷信,赌之前都禁女色的,到了澳门也是赌完了才去找小姐的。只有章文不信这套,他不是这镇上的人。

“废话!今天下午刚给老婆排好轮值表,创建和睦大家庭。当然要付诸行动喽!嗤,再说5:1。照样拿下。没我这3粒药,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老顾瞟了胖子一眼。

“嘿嘿!老顾,你们家怎么排的时间?每人两天?”老余猥琐的问道。

“哪能呢?这哪能显出正房的优势,大老婆3天,其他两个每人2天。逢年过节翻倍。”老顾掰着手指头说。

“咝!你真牛啊,年中无休啊!”老余感叹道。

在座的都忍不住乐了。虽然老顾犯了戒,但没影响到结果,大家也就不说什么了。

这时,胖子的手机响了:

“嗨!文哥,真行,又被你打着了,1万块已经到手了,怎么说……啊?打和?……啊?没问题!好,好!”胖子的表情从大笑转眼变成愁眉苦脸了。

老顾看着朱志元和胖子交头接耳,还不时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心里隐隐预感到不妙。忍不住问道:“老大,有什么问题吗?”

“哼!刚才,章文第二场的比赛重新下注,打5千标准盘:平局。等于把原来的下注补掉了。”朱志元对着大家说。

“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吧?”老顾松了口气。

“靠!没关系?关系大了,你给滚过来!”朱志元大怒。

看到老大发火了,老顾乖乖地走过来,朱志元一把掐住老顾的后勃颈,把他按到电脑前。

电脑里显示的是第二场比赛的赔率走势曲线,胖子像个教授似得拿了支笔指着曲线图说道:“看清楚咯,你药性发作时正好是拜仁进第3个球的时候吧?看,这段时间,霍芬海姆的赔率一直在波动。到最后拜仁进第5个球,你也跟着射门了,对吧?”

“哼哼!差不多……”老顾扭扭捏捏的说道。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自打你射门了以后,霍芬海姆的赔率就不是波动了,直接一路向下……章文都说从来没看到过这么邪门的赔率变化。”胖子用笔点着老顾的脑袋。

老顾仔细看着赔率走势曲线,心里直打鼓:这玩意还真眼熟,怎么和我的运动生理曲线一模一样。今天的事都邪乎,早知道就不排什么轮值表了。

时间紧迫,朱志元也没时间跟老顾多计较:“你们说怎么办?章文,第1场反正赢了,他补掉这1场,今晚也赢定了,我们打的是2串1。这就麻烦了。”

这下七嘴八舌可热闹了,每个人都有想法,每个人都想把老顾胖揍一顿,吵吵闹闹,朱志元越听越心烦,看看时间只剩下25分钟了。这时还是老大显示出了果敢:“收拾东西,到老白饭店去。你们这帮活商量不出个结果来。”

才5分钟,几辆车就停到老白饭店的停车场了。

吴玫看着最近一直躲着自己的老板,排着队走进了棋牌室,而且一个个说笑不像笑,说哭比哭还难看。一时间被搞懵了,不知道朱志元谈们这是唱的哪一出。

章文不声不响的坐在一边,看看这帮人围着他,急不可待的把晚上的事做着汇报,然后笑了:“长本事了啊!还打个2串1本来你们要是单场下注,现在怎么打都赢点钱,只是赢多赢少的问题。现在变成了怎么打都有一定的风险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那不行啊,兄弟,你总不能看着我们输钱吧!好歹出个主意……”朱志元一把拉住章文,死皮赖脸的说。

身后的一帮人也围住章文,七嘴八舌,指手画脚。热情的让人害怕。

“好了,这样吧,2串1估计是爆了,还想要赢钱就要博一个风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