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0章 香艳的睡法

第八十章香艳的睡法

胖子这回儿成了最忙的人,帮着所有人算盈利。当然也成了最引人瞩目的人,都知道这家伙随身带着几万的现金呢!谁都希望马上拿钱!

还是朱志元显示出了老大的风范,让胖子先把两位女士的盈利兑付了。

这样一来,大家都没意见了,本来大家都对吴玫抱有一定的歉意,这样一来也算是弥补了些。对于邢春花,更多的是抱着结个善缘的想法,更何况里面还有老余的面子。这等于便宜了章文,邢春花当场把1万1千现金派给了章文。

章文带着俩个姐这次一共赢利4万8千,除去派给章文的,剩下的3万7千。邢春花倒也干脆。给了吴玫一个整数2万,自己拿1万7千。多给吴玫3千多少有点带老余赔礼的意思。吴玫也没过多客气,最后冲老余略微点了点头,算是放过了老余。

老余感激的看了看吴玫,然后站在邢春花身边,寸步不离,颇有点护花使者的意思。心里嘀咕:怪了?这么多年了,才发现老婆收拾收拾还是挺像个女人的嘛!怎么自己从来都没注意过,而且这赚钱的魄力简直不让须眉!3千块打个比分哦!反正自己是没这狠劲,不但如此,还不着痕迹地化解了自己的过失,高啊!我不如也!老余瞄了瞄老婆坚实的臀部,很想把手贴上去,拍拍老婆的马屁,可就是不敢……

邢春花也为自己今天的超强表现心下得意非常,再看到老余像个警卫员似得贴在身边,更是窃喜。不禁对老余也看高了一线,这货虽说一无是处,但结交的这个圈子倒是不错,这帮人虽说吵吵闹闹,但是绝对的团结,行动一致,更重要的是没有相互利用的目的,这在如今的社会上太难得了。邢春花带着老余准备回家了,临走,把老余的车钥匙扔给了章文:“车你先用着,等春节给姐姐拜年的时候再还给老余。”然后,搭老汤的车走了。

瞧!白捡了个姐,马上就有好处兑现!

朱志元等人都迅速的撤退了,再待下去,章文说不定想起来收10%的信息费就麻烦了。

现在章文手里有车了,胖子也准备告辞了。

“胖子,我女儿送回家了吧?”章文随口问道。

“我没去接啊?连我女儿也没回来!”胖子才想起来俩孩子还在纪清那呢。

“啊!你没去接啊?那你一下午都干什么了?”章文大吃一惊,这下老婆那有得吵了。

“我回去睡了一觉,起来就开始有客户陆陆续续下注了,我就给忘了!”胖子有些心虚的看着章文。

章文想发火,但还是忍了下来,胖子是混蛋,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于是不耐烦的冲胖子挥了挥手,让他先回去了。赢钱的好心情也受到了影响,不觉得有什么高兴了。靠在窗前,章文倒不想回家了,现在回家,女儿还在外面住着,这不是找着和老婆吵架吗。心烦意乱的走到沙发那坐下,找出胖子孝敬的雪茄,点着了,现在章文有烦恼的时候都会吸几口这雪茄。

吴玫看到章文心绪不定的样子,坐到他身边轻轻的问:“是不是不想回家了?怕和老婆吵架?”

“嗯!……我是不是特别没有责任心?特别不成熟?不配当个父亲?”章文呆呆的问道。

“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特别是在处理家庭孩子的事情时,潜意识里都想逃避,都希望这些是由女人来完成,不是吗?”吴玫轻声说道。

“嗯!你说得对,我经常面对这些家庭琐事的时候,总觉得不知所措,也没有耐心。”

“累了吧?要不今晚你就在这将就一下吧,棋牌室里有个小休息间,有床的。”吴玫说。

“好,吴玫姐,你还真像个姐姐。听你说话心里平和了许多。”章文忽然冲着吴玫笑道。

“不是像,根本就是!你才觉得啊。”吴玫有些埋怨道。

“有个姐确实挺好的,嗯,来,让我枕一会,很纯洁的”章文很无赖的把头枕在吴玫的腿上,闭着眼享受着从未有过的祥和温馨包容的感觉。对于吴玫,章文一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姐姐一样,有种无论做错了什么事,在这都能得到包庇,宽容。无论有什么挫折,烦恼,在这都能得到安慰,平复。慢慢的这厮竟然睡着了。

吴玫刚开始也被章文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潜意识里觉得应该拒绝这种太过暧昧的举动,但是过了一会看到这厮真的就是平平静静的躺着,到最后竟然睡着了,这让吴玫有些哭笑不得了,只好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章文: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有时睿智果断,有时放肆无赖,有时霸道随性,而现在又给人感觉孤独疲惫,很需要个休养生息的避风港。似乎总也看不透的男人。

一觉睡了四个小时,直到章文翻了个身,贴住了吴玫的腹部,闻着淡淡的幽香,章文才迷惑地睁开眼,看到吴玫有些疲倦的眼神,不禁问道:“我睡了多久了?”

“哼!睡得跟猪一样,都四个小时了。”吴玫有些恼怒的道。

“四小时?你就这样没动过?”章文有些惊讶了。

“你说呢?醒了还不赶紧起来?”吴玫真感觉有些麻木了。

“哦!你别说,还真舒服,又软又嫩。”章文笑嘻嘻的道。

“快起来!让我出去!”吴玫催促道。

“干嘛?才六点钟,你们早上又不做生意!”章文非但没起来还把脑袋使劲朝松软处贴了贴。

“我,我要上厕所去,快点!”吴玫涨红了脸羞怒道。

“哦!……”章文赶紧起身让行。

……

过了会,吴玫再次回来,还带了些吃的。刚坐下来,没想到章文又伸过脑袋睡了下来。

“你怎么又躺下了?还有睡呀?我可吃不消你这么个睡法,腿都麻了。”吴玫是真的有些怕了。

“没有,就是回个笼,而且再感受一会香艳的感觉。”

“别,别这样,我不想这样,我希望你能真的把我当成姐姐,而且能尊重我!”吴玫涨红了脸轻声说。

章文挺身站了起来,看着吴玫,良久,有些歉疚地说:“对比起,可能是我太不注意了,其实对你我一直就感觉像自己的亲姐姐一样,我一直很珍惜现在的这种感受,从不想突破最后那层关系,因为我怕一旦过了线,就再也找不回这种感觉了。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嗯!我也希望是这样,只是,有时你的言谈举止太过随意,我还有些适应不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吴玫有些安慰又有些不安,还有些纠结,甚至还有一丝淡淡的失望……

“呵呵!哪能呢?有些话说出来最好,以后相处好有个尺度。”章文一脸的灿烂,很是满足,唯一暗自嘀咕的是:不知道以后我这香艳的睡法,能不能保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