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1章 有多远滚多远

第八十一章有多远滚多远

章文开着车来到纪家饭店,才上午九点多钟,停车场也空荡荡的,停在饭店外面又不敢进去,章文觉得郁闷得很,胖子去上家那里结账去了,估计要到中午才回来。这可难坏了章文,女儿就在里面却不敢进去,说出去真要笑死人了,可事实偏偏就是如此。

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章文只好坐在车里等着,闲来无事索性打个电话给常晓蓉,自从公司放假后再没联系过,都一个多星期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这娘们真不懂事,也不知道来个电话。得!还是自己打过去吧!谁叫人家是东家,自己是长工呢?而且还欠着东家几旦租子呢?

电话接通,但是没人接,怎么回事?手机没带?连打了几个都没人接,郁闷!

过了几分钟,却收到了常晓蓉的短信,什么意思,老公在旁边?不方便接电话?章文心里揣测着。翻开短信:

文,我这里出大事了,很麻烦,很混乱,集资的老板跑了,这段时间都在找人,讨钱。心情很差,不敢接你的电话,我怕我一接听你的电话,就会失去理智了,就会崩溃了,别再打给我。等我这里的是告一段落,我会打给你,想你!

章文看完常晓蓉的短信,很有些吃惊,真的崩盘了!嘿,最近没有关心国家大事,光盯着国际上的大事了。

不过章文心里并不把这太当回事:就贵喜那小样,能折腾出什么大事来,算上装修的钱和他的私房钱,撑死也就十万块吧!肯定是常晓蓉这贪财娘们在家里闹腾呢!章文不以为意,嗤,老子欠着近百万呢,唉!还是缺乏磨练。

是哦,有几个人能像这厮这般没心没肺,大肚乃容。还给自己立了个座右铭:

欠别人的钱,让他们着急去吧!

常晓蓉的事暂告一段落,估计春节前是不会有什么联系了。

……

章文又把之一转回到到怎么把女儿接出来这件事上,这真是鸡毛蒜皮难倒了英雄好汉,无奈中打开了车窗,就听到从饭店里传出了歌声,很熟悉的旋律,这绝对是自己笔记本里收藏的为数不多的几首歌之一,因为现在知道这首歌的人绝对不多,却是章文最喜欢的……

等待

过的每天能否重来

留的记忆能否重改

我等待

等待

开过的花能否重开

结怨的她能否重爱

我等待

我感到你的心跳还在

我找遍忙忙碌碌人海

我多愿以往是个空白

让你再填补起来

重来

一切能否重来

重来

我的爱与被爱

曾经我不是太明白

万物会更改

……

这是很久以前的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重来是高枫词曲,韦嘉演唱的。

章文被这熟悉的旋律触动了心底的伤感,不由自主的走下了车,侧耳倾听,一时间思绪纷乱,凝立在原地很久很久……

不得不说纪清唱得很投入,章文也受到了感染,以至于没有发现纪红把车停在了他旁边,下车一直紧盯着他。纪红很想过去呵斥章文,但看到如标枪般挺立的章文,纹丝不动,眼神深邃悠远,似乎穿透了无数的距离落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最终纪红选择了无视,径自回了纪家饭店。

也许是心境不稳,章文不想再等了,开车准备离开。

这是手机却响了,意外的是于妍打来的:“阿哥,我是于妍,我把欣儿接回家住几天好吗?我已经和嫂子说过了,她说欣儿和你在一起。你在哪?”

“哦!小妍,我在纪家饭店,就是你上次来过的。你有空吗?来接欣儿好不好?我有些不方便。”章文想了想说道。

“可以呀,我还想看看纪清呢!”于妍很高兴的说。

“嗯,我在停车场等你。”章文支支吾吾的说。

“停车场?哦,好,我二十分钟就到。”于妍很聪明的没有多问。

由于一直没有孩子,于妍对欣儿非常喜欢,可以说欣儿身上的名牌都是于妍给买的,每年的寒暑假都要接欣儿到自己家里住几天,今年正好又赶上章越升任主任的第一个年关,章越非常上心,天天加班。

所以于妍很想欣儿来自己这住几天。

而陈怡芳也很愿意欣儿过去住,总觉得章越于妍的生活环境层次更高,很愿意让女儿多接触这样的环境。

欣儿也喜欢和婶婶于妍待在一起,因为于妍在淘宝开了个小店,专卖品牌服饰,箱包,化妆品。都是她通过关系托人从国外买回来再挂在网上卖,生意相当不错。欣儿羡慕的不得了,老是幻想着自己也开个淘宝小店,所以要她去住两天恐怕是求之不得呢。

没多久,于妍开车到了,看到章文等在停车场。

“阿哥,有什么事吗?怎么不进去?欣儿呢?”于妍看出章文有些不对劲。

“啊哦,欣儿在里面,我…进去不方便。有点小误会,你进去直接找纪清就行了,别说我在这。”章文为难的说。

“噗!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别人家赶出来了?”于妍看到章文吃瘪的样子忍不住好笑。

“哪有,就是一疯子盯着我乱咬,行了,你进去吧,等接好了欣儿,给我打个电话。我先走了!”章文不想多停留,今天几个女人都凑到一块了,还是少惹事,有多远滚多远。赶忙开车走了。

于妍走进了纪家饭店,直接来到纪清的房间,正好和从房间里出来的纪红打了个照面,女人都是很有直觉得,一个照面,于妍就判定这就是章文嘴里的“疯子”。很强势的女人。同样,纪红也马上感觉到于妍不简单,从穿着仪态就能判断出来。两人相互略微点了点头,擦肩而过。

进了门,欣儿欢呼着扑过来抱住于妍,发起嗲来。纪清也很惊喜,她对于妍很有好感,而且自己的房间装修正想请教于妍呢……

同时,纪红在大堂里双手抱肩,想着心事,纪清的态度还是很平淡,纪红也很无奈,只是慢慢的纪红发现纪清不像想象中那么幼稚,而且对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而今天见到的女人,更是让纪红对纪清有些刮目相看了,纪清什么时候交了这样的朋友了?能直接到纪清房间的肯定是很熟悉的了。看来一直以来自己低估了纪清,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是该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了。以前的自己做法是不是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