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2章 山穷水尽疑无路

第八十二章山穷水尽疑无路

章文回到家,先睡了一觉,一直到晚上七点钟,起来走出自己的房间。老婆在厅里看电视,厨房里冷冷清清,家里好久没有烧过饭了,老婆每天都是道娘家吃完饭再回来的。章文从冰箱里拿出一包速冻水饺,花了十分钟凑合了一顿晚饭。

回到自己的房间,章文也做了个年终盘点,算算总共有多少钱:从章越那借钱算起,老白那打了个串分到近1万,接着和胖子黑别人的串赚了8千,后来给常晓蓉当长工赢了1.5万,再有就是昨天的押比分赢1.1万,最后就是帮章越做的私活还应该有1万。差不多就这些了。加在一起居然有11万了,最近几个月赚钱好像很顺利嘛,而且承担的风险都不大,窃喜。

章文看着纸上的数字,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先还谁的钱呢?章越那欠的太多了,就先不考虑了。老妈那开公司时借的7万块,也不能一下子还清,否则把老妈老爸吓着,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收到钱的欣喜,而是先追查这钱有没有问题。嘿嘿,知子莫若父,还是低调点还个2万就差不多了。

剩下的9万块,章文想先把信用卡全部还清,现在所有的卡还欠总额差不多是6万多。先还掉的话每个月可以省下不少的利息。但是这样的话,离婚的20万就差太多了。

章文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这时老婆陈怡芳却跑来和章文吵了一架,也就是刚才吃的锅碗没洗,还有这个星期的地板没有拖等等,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章文皱着眉看看了老婆,也懒得啰嗦,站起身去洗碗,拖地……尽量避免这无谓的争吵,章文近来一直抱着这个宗旨。

干完活,顺便洗个澡,章文再次坐到电脑前,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本来想先还掉信用卡的想法有些动摇了,心烦意乱之下,还是研究几场球吧。

选了三场球,章文下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想到刚赢来的1.1万。有点像白捡的。于是这三场球每场下注5千,比平时暴增10倍。潜意识里也有点想早点赚够20万。按照平时的规律估计应该能赢2场,章文心里还是有点把握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看看结果,却是让章文很郁闷,三场比赛只输1场,但是赢得2场都是赢一半,0.8低水,输的那场却是全输,这样算下来还输掉了1千的抽水钱。运气不咋地嘛!

章文出去锻炼了两个小时,然后买了些菜,又买了些熟食,晚上有不少球赛呢。

晚上,自己烧了几个菜,弄了瓶酒倒也悠闲,想想单身也蛮好的嘛,也能活的很滋润嘛,还没得意完,老婆又找到吵架的缘由了,家里弄得都是油烟,地上都是菜叶……

章文跑到厨房看了看脱排油烟机的快速档坏了,只有低速档还能转,章文忍不住怒道:“这他玛的也怪我?你有病吧,没事就想吵一架?”

“嗤!当然了,怪你自己没本事,有本事的人房子就好几套,都是新装修的,谁像我们家还是十几年前的装修,这些电器早就该换了。”陈怡芳马上回敬了章文。

“我懒得和你吵,你也呆不了几天了,等你搬走,我立马装修!”

“等你先赚到钱再吹吧!忘了告诉你下学期的英语辅导班,数学提高班的钱要交了,8千块,你早点准备好……”陈怡芳很想看到章文窘迫的样子。

“不好意思,20万我已经快凑齐了。你还是早点安排搬出去的住处吧!8千块明天就打给你。”

章文不再啰嗦,直接回到了房间里,还反锁了门。

晚上章文通过赔率分析表计算分析,最后选定了8场比赛,但是又觉得下注八场太多了,抽水钱也会相应的增多,章文把水位最低的三场比赛剔除,下注5场比赛,也许是受了陈怡芳的刺激,章文心里憋着一口邪火,每场比赛下注1万元。

看来人不可能一直走运的,到比赛结束5场比赛居然输3场,赢1场,还有1场走水。这样等于一下子输了2万3千,再加上昨天的1千,已经输了2万4千了。

章文有些懵了,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分析表没有用?也不对,比赛前被他剔除的3场比赛全赢出了。就是说完全按照赔率分析表选的8场比赛投注,结果应该是4赢,3输,1平。胜率还是接近60%。问题是自己的手太背,把3场赢盘的比赛给剔除了!

后半夜还有比赛,章文又选出了3场比赛,但是有2场是受让平/半,章文有些不太喜欢,这种比赛打下盘往往是赢,赢一半,输,全输。那就只剩下1场比赛了。章文觉得有七成把握能赢。为了保险起见,还做了三个阉,闭着眼睛抓了一个,天意啊,果然是这场。章文立即把2场受让平/半的比赛剔除了,孤注一掷2.6万。三场比赛应该能赢2场,不会那么巧吧,抓阄都能抓到剩下的33%。

到了凌晨4点,章文有点蔫了,哎!冲动是魔鬼啊!比赛结果和前一天一样,三场比赛两个赢一半,一场全输,但是章文却做了最错误的选择。

两天输掉5万元,而且输的有些邪门,看来主要还是自己的心态没有摆正,前些日子太顺了,以至于自己有些自大了。其实按照这两天选出的15场比赛均码投注,总的结果应该是稍有盈利的。就是说赔率分析表没有大的问题,问题还是出在自身。

11万两晚上缩水成了6万,心里很难接受,而且把原来许多的计划都打乱了,章文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

五点钟,心情始终处于一种焦虑的状态,毫无睡意,章文索性出门跑步去了,一直跑到筋疲力尽,浑身是汗,然后才做着放松运动,深呼吸,不断地吐故纳新,恢复自己的状态。回家再洗澡,剃须。收拾的干干净净,越是这时候越要把自己的精气神提起来。

也许是大清早章文这么一折腾影响到了陈怡芳的睡眠,陈怡芳怒气冲冲的走出房间冲着章文发起火来,但是随即看到的却是章文充满厌恶的眼神,这更让陈怡芳怒不可遏,准备发动更猛烈的进攻……

章文把刚泡好的茶叶的茶杯猛地摔在地上,“啪!”茶杯四分五裂,伴随着的是茶水,茶叶四处飞溅。陈怡芳被吓得跳出老远,尖叫道:“干什么,你还打人?信不信我马上打电话给你爸妈……”

“随便,但你要是胡说八道,我建议你先到医院去看看,上次碰瓷的几个人就因为胡说八道,四个里面有三个还躺在医院里!”章文冷冷的说道。

陈怡芳霎时感到了凛冽的煞气,再看章文似乎瞬间变得锋利起来,和之前判若两人,这种状况自从结婚后很少出现,但是每次都让陈怡芳感到发自内心的害怕。她立刻闭嘴不响了。

章文收拾好东西,拎着电脑包,准备出门了,不想住在家里了,临出门看到陈怡芳闷声不得在收拾刚才摔碎的茶杯碎片:“这几天我不回来了,8千块我已经打给你了。年三十,你直接到我父母那就行了,不想去也可以,到时候发个短信给我就行了。”

章文摔门出去了,屋里只剩下陈怡芳呆呆的发愣,偌大的房间显得冷冷清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