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3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上)

第八十三章柳暗花明又一村上

章文开着车漫无目的的上了高架,也不知该到哪去,顺着高架绕了一圈,汽油都快跑没了,重新加油,再次跑起来,临近春节,路上已经空了很多,很少有堵车的现象了。

不知不觉开到了老白饭店,似乎也只有这一个地方可去了,看看时间才九点多钟,饭店刚开始准备中午的配菜,服务生在做着大堂里的卫生工作,饭店的领班看到走进来的章文,有些吃惊。章文简短的说道:“带我去棋牌室,这几天我住这。”

领班对章文并不陌生,径自带着章文去了棋牌室。进了棋牌室,章文重重的坐在沙发上,长出一口气,莫名其妙的有了种回到家的感觉。

吴玫听了领班的汇报,赶到棋牌室,看到章文怏怏的靠在沙发上,眼里掩饰不住的疲惫,心里有些诧异:前两天走的时候挺好的嘛!今天怎么就萎靡不振了?

“怎么了?大清早就跑到我这来了?我的饭店还没开始营业呢!”吴玫温和的问道。

“嗯!找个免费食宿的地方,要是不欢迎,我就滚蛋了。”章文没好气的回了句。

“呵呵!你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好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帮你弄点?”吴玫已经有些习惯了章文的行事风格。

“不用,我睡会就好了,你去忙你的吧!”章文摇了摇头,然后走向棋牌室里的小休息间:“这几天我住这,这间棋牌室我包了。”

“嗯,行呀!可是要付钱的哦!”吴玫轻笑着说。

“欠着!”

……

吴玫一直忙到下午两点钟,才算忙完,紧接着又烧了几个菜,端到棋牌室,看到章文已经睡醒了,站在窗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来,吃饭吧,你还真是个少爷,连吃饭也要我给你送上门。”吴玫怪怨的说道。

“哦,谢谢,我还真有点饿了!”章文不客气的坐下来就吃。边吃边说:“姐,你也吃点吧!”

“不了,我吃过了,你慢慢吃,我去洗一下,浑身都是油烟味道。”吴玫说完,走了。

吴玫再次回到棋牌室,章文已经吃完了。连碗筷都让服务生收走了,看上去精神多了。

章文看到吴玫进来,刚洗过澡的身上散发着清新淡雅的香气,再仔细看看,吴玫好像瘦了不少,看来离婚的事对她的影响还是蛮大的。

“姐,你好像瘦了?”章文随口问道。

“嗯!从离婚到现在瘦了十几斤,也算是意外的惊喜吧!”吴玫淡淡的说道。

章文忽然发现其实吴玫比他坚强得多,离了婚,房子也留给了老白,唯一剩下的就是这家饭店了,而且离婚的时候,章文他们都不知道,之前甚至还躲着她。那段时间全凭一个人独自承担了所有的伤痛。

“姐,你真的很坚强,比我强!”章文由衷地说道。

“不是我有多坚强,而是生活总要继续下去,而且以后我是为了自己而活,更应该活的更好!”吴玫依旧温和的说道,眉眼间闪过略微的伤感。

吴玫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侧头问道:“说说你吧,是不是和老婆吵架了?”

“嗯!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却弄得心烦!”章文点点头。

“你拿我这当避难所了?章文,逃避不是办法,你总要去面对,总要去解决的。”

“我知道,解决是迟早的事,只是现在条件还不具备。到这来也不是避难,而是在这我有种回家的感觉,你信吗?”章文低着头说道。

“当然了,谁叫你是我弟弟呢?”吴玫也有同样的感觉。

看着章文眼珠乱转,不停地朝自己身上扫,吴玫有些心慌,也有些好笑,问道:“你在想什么呢,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没,没有!”章文有些脸红,言不由衷的道。

“嗯!好了,别装了,过来老老实实躺着,不许乱动!”吴玫犹豫了下,还是宽容的对章文说的,至于这么做,到底对不对。连自己也不清楚。

章文迅速的靠了过去,头枕在吴玫的大腿上,脸贴着腹部,一脸的满足。

吴玫有些怪怨的用手指戳了章文,轻轻地叹道:“我真是太纵容你了,说说看,为什么是我?”

“嗯!直觉吧。姐,我给你说个故事:

有个非常丑的丑男,诸事不顺,他跑到深山里去找佛祖,然后他听到了佛祖的声音‘像你这样的丑,你找我就对了。’

丑男问:‘是要我和你一样,心如止水,潜心修炼吗?’

佛祖骂道:‘靠!是让你和我一样,长得丑,就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人家对你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时间长了,你就成神了。没看到我手下的五百罗汉个个都是奇形怪状的吗?’

丑男再问:‘那总有长得还过得去,而又想潜心修炼的人吧?’

佛祖尴尬地说:‘那些人都跑到观音那去了……’。”

吴玫听完忍不住笑了起来,章文感觉脸上也传来腹部的阵阵颤动。

“你说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吴玫忍不住问道。

“我出门前仔细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实在算不上丑男,虽然不是玉树临风,最起码也算是人才出众。实在没发到佛祖那去,我怕把他老人家见了我自惭形遂,一怒之下把我宰了。所以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到观音那去,要么到你这来。想想找观音的人太多了,我肯定挤不进去,更别说躺在观音娘娘的大腿上睡觉了。所以我就只好到你这来了。”章文很认真地解释道。

“咯咯!我可比不了观音菩萨,你就是会胡说。”吴玫忍不住的笑。

“哪能呢!你比她强多了,有型,有色,有温度,有质感,还有弹性……”章文连忙分辩道。

“要死了你,又胡说,知不知道你这样躺着我很累的。”吴玫温怒的说道。

“不累,不累,习惯了就好了,谁叫你是当姐的呢?”章文一点也没有感到歉意。

“哼!再允许你躺半个小时,然后我要准备晚上的事了。”吴玫命令道。

“嗯,知道了!”章文贴的更紧了。

……

下午四点钟,吴玫又去为晚上的事忙活去了,章文心满意足的打开电脑研究起赔率了。晚上有几场比赛还是蛮看好的,章文仔细的将数据输入,计算着。期间,胖子打来电话,告诉了章文一个有些意外的消息:老白这星期没有去澳门,老老实实的在家照顾儿子,而且老白又开始赌球了,在黄毛那里下注,更意外的是老白最近赌球也很顺手,赢多输少,一星期下来赢利也有好几万了,一时间在镇上风头无人能出其右,老白现在手握四十多万现金,比章文可富裕多了,章文听完不禁有些失笑,想不到自己一巴掌打出个赌神来,就是不知道这赌神能神多久?

晚上吴玫忙完了饭店的事,还是把饭菜端到了章文这来,一天忙下来,吴玫显得有些疲惫,章文赶忙让吴玫坐下来,然后殷勤地帮她按摩肩膀,头颈。弄得吴玫不禁低笑道:“好了,别拍马屁了,我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

“什么话?我是真心疼姐姐,才使出祖传三代的柔指按摩**,真是好心没好报!”章文委屈的叫道。

“哼,我先去洗个澡,然后一起吃饭吧!”吴玫对章文的话现在已经有了很强的免疫力。

……

吃完饭,章文对吴玫说道:“姐,我看你很累了,你还是去睡吧!我看完球估计要到明天早上呢。”

“我是怕你晚上肚子饿,半夜三更的你找不到东西吃?”吴玫真有些想休息了。

“嘿嘿,真是感动,要不你就睡在这的休息间里吧,真有事我叫你。”章文想了想说道。

“嗯!也行,那我先睡了!”吴玫起身朝休息间走。

“哦!对了,我这有5场比赛,想去掉一场,你说去掉哪一场?随便说。”章文忽然问。

“姐是开饭店做生意的,当然把4去掉了!”吴玫随口就说。头也不回继续朝休息间走去。

“哦,有道理,哎!对了,晚上门锁好哦,省的我晚上梦游时爬进来!”章文冲吴玫喊了句。

“你敢!”说完真的反锁了门。

章文把选中的5场比赛,剔除了第四场。剩下的4场每场下注5千。这也是现在的章文能下的最大的尺度了,实在是有些输不起了。

比赛开始了,章文心里还是很有些紧张的,由于没有直播,只能看着比分直播网,到了半场休息,章文心里暗自庆幸,被吴玫随口提出的那场比赛真的输了,剩下的自己下注的比赛形式不错,至少有2场已经可以说赢定了,还有2场局势不明朗。

章文有些兴奋的在屋里走来走去:这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自己随便挑一场就把错的挑中了,吴玫随便挑一场,就把错的剔除了,而且有可能是5场比赛里唯一的一场输盘的,那可是20%的几率啊。这岂不是比常晓蓉还厉害,都还没上床呢?章文龌龊的想着。

比赛结束,4场比赛赢了3场,还有一场走水,这可比章文自己预计的好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