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4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中)

第八十四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中)

接下来的比赛3点才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章文没有急着分析赔率,而是分析了一下这几天的奇葩经历,好像已经不能完全用相生相克来解释了,而更趋向于自己的运势有点人来疯的特性,在人多的时候或是比较暧昧的时候,都容易出奇效。当然能克住自己的还是有的,像老婆那里简直就是克星,太恐怖了。

章文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又选了8场,还是觉得太多,要是能像刚才去掉几场就好了,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考虑着是不是要叫醒吴玫,让她帮着选几场,但是现在已经半夜两点多了,应该是睡的最熟的时候,章文站在休息室的门口有些迟疑,有点发呆。

这时门却突然打开了,吴玫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章文:“你站在这干什么?是不是想干坏事?”

“哪有?我是无意中走到这的。你怎么不睡了?”章文有些受惊,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

“大半夜的你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让人家怎么睡啊?再说空调开得太热了,我去换下衣服。”吴玫嗔怪的说道。原来吴玫穿的是高领的羊绒衫,额头上果然有些细细的汗珠。

“哦,我习惯把空调开到最热!”章文抱歉地说。

“算了,我去擦一下,然后帮你弄点吃的吧!”吴玫走出了棋牌室。

过了一刻钟,吴玫再次回来,换了一身薄棉的睡衣,头发也盘了起来,看上去倒越发像个贵妇了。身材还是有些发福,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韵味,手里端着个果盘,还有许多的水果。

章文看得有些发呆,很不争气的咽了下口水:“姐,你好像还是有些胖哦,再减掉个十斤八斤的就完美了。”

“要你管?讨厌!”吴玫很不满的娇叱道。

随即坐下来,开始削水果皮,手指灵巧,神情专注,章文感觉像在看一幅画,连时间都凝固了。

“看什么?做你自己的事!”吴玫感觉到章文怔怔的眼神,斜了他一眼。

“嘿嘿!我的事就是要你帮忙才行。”章文说着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从1到8的把个数字:“像刚才一样,帮我剔除3个数字。”

“你到底在干什么?”吴玫有些不解的问。

“没什么,做个测试,看你有没有旺夫相。”章文半真半假的说。

“要不要我提醒你,你姐现在是离婚人士,张嘴!”吴玫横了章文一眼,顺手塞过来一片苹果。

“哦,那就测试一下有没有发财像?快说吧!”章文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去掉3个?原来选过一个4,那就再加个一头一尾。”吴玫想了想说。

“1,4,8,”章文嘴里念叨着,心里想:真强啊!把“要死吧”都剔除了。剩下的只能是发了。

章文迅速下注,5场比赛各打了1万元。忽然心念一动:“姐,那你再帮我选一个最中意的数字。”

“6”吴玫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心里的幸运数字。

“六六大顺?到底是做生意的,对数字很敏感哦。”章文笑道。

第六场比赛追加1万元,没什么理由,赌球有的时候就是靠直觉,而且要敢于出手。

比赛开始了。

刚开始反而没什么看头,还不如看美女呢!

“你还没告诉我,你测试的结果怎么样了?”吴玫己经把水果都切好了。

“等比赛结束就知道了。”章文一边吃着一边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

“啊!你就按我说的下注啊?你真是瞎闹,我乱说的,你怎么……”吴玫倒有些着急了。

“你乱说的,我可不是乱打的,放心吧,嘿嘿!”章文浑不在意道。

“打了多少,有没有1万块?”吴玫担心地问道。

“重注!每场1万块,特别是你选的第六场重中之重,2万块!”章文神秘兮兮的说道。

“啊?要死了,你太胡来了,这可怎么办?你…你…还笑!”吴玫用手使劲的戳了一下这个不让人省心的章文。

这下吴玫连睡觉的感觉都没了,很有些紧张的陪着章文一起看着比分直播,章文倒是没心没肺的看着吴玫,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你想都别想!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吴玫没好气的冲章文警告说。

“要不,换个方式,你躺过来?”章文无赖的说道。

说完,章文伸手揽住吴玫,把她整个身体往自己这里扳倒,没想到遭到了吴玫极力的反抗,章文也加大了力度,硬是把她扳倒在怀里……

“别,我…我不要!”

吴玫再次极力的挣脱出来,喘着气坐起来,顺手给了章文肩上重重的一巴掌,然后,坐在那胸口剧烈的起伏,头发有些散乱,面色潮红,脸带薄怒。

屋里静了下来,两人都不出声,章文直直的看着笔记本,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吴玫则是心慌意乱,既恼怒章文的放肆,又有些怕章文真的生气了,还有些怪自己太放纵章文了,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反应激烈了……

刚才对吴玫的举动让章文有些悔意,也算是测试了两人暧昧的底线,渐渐地也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比赛上,闷声不响的看到上半场结束,5场比赛的形式不太理想,章文有些担心了,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抬头对吴玫轻声说:“姐,要不你睡觉去吧!”

“你还把我当姐啊?”吴玫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开始把散乱的头发重新梳理,再盘起来,侧过身对章文命令道:“帮我把发簪扣好!”

章文帮她扣好,这回倒是老老实实地一点也没有乱动,吴玫侧过身把头靠在章文肩上,呐呐道:“章文,我真的做不到,有些事我接受不了,和你在一起很多事已经超出了我的理念,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

“哼!以前?以前你想过会离婚吗?想过老白会赌球吗?什么事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好了,我不想再说这事了,我都不计较了。”章文看着笔记本闷声说道。

吴玫直起身,有些惊讶的看着章文:他不计较了?好像是我做错了似得。这混蛋脑子是怎么想的。很有些想掐死他的感觉。吴玫真的不知道该拿这厮怎么办才好。

陪着章文看着下半场的比赛直播,看着章文越来越凝重的神色,吴玫本能的感觉到比赛的进行可能不怎么好,心里越来越担心了,在一旁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么办。伸手过去盖在章文的手上,想安慰他。反而被紧紧地握住,从被紧握的力度就知道章文很紧张。吴玫也跟着紧张的手心里出了汗。

也许是感觉到了吴玫的紧张,章文转过头冲她微微笑了下,吴玫紧张的问:“是不是不好啊?”

“嗯!有一点,没事,下半场才开始。有你在肯定没问题。”章文看着电脑说道。松开了握紧的手,却揽住了吴玫的腰。

这回吴玫没有丝毫的抗拒,顺着手上的力道俯下身去,脸贴在章文的腿上看着电脑。两人静静地看着电脑,章文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吴玫的脸,忽然感到手上湿了,低头看到吴玫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章文稍微用力把吴玫翻过来,让她面对自己,看到的是一双幽怨的,朦胧的泪眼,什么话也没有,章文只是把她抱紧,让她的头深深地埋在自己怀中……

把头深埋在怀中,吴玫什么也不愿想,不愿想该不该,不愿想对不对,不愿想从前,不愿想以后,只是感受现在,感受那强有力的心跳……

这心跳好快,那说明还是没有进球,他还在紧张,连带着吴玫也更紧的抱住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过了很长很长时间,吴玫感觉到那心跳慢慢的恢复了,继而感觉到了好几次拥抱的力度猛然增加,再慢慢地放松,吴玫睁开眼,抬起头看到了章文浅浅的笑意。

章文顺手抽出了几张面巾纸,帮她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痕,轻声说:“快赢了,已经赢出了3场了。”

吴玫长出口气,默默地贴着章文,手指摆弄着章文衬衫上的纽扣,似乎有些倦怠。

“为什么哭?”

“不知道!”

章文把一只胳膊点在吴玫头颈处让她躺得更舒服些,眼睛朝吴玫身上扫描着。

吴玫下意识里又开始紧张起来,但看到章文仅仅是把还有一只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腰上,稍微的有些放松下来。

比赛继续进行着,还剩最后一场比赛了,也是章文重注的打场比赛,这场比赛晚开赛半个小时,所以到现在还没结束,吴玫紧贴着章文,一旦走出了这一步,反而有种轻松的感觉,静静的靠着,甚至希望比赛永远都不要结束,有种恋爱时都没有感受过的小鸟依人的感觉。想着不禁脸又红,自己现在可算不上小鸟,该算胖鸟了……

吴玫心里胡思乱想着,警觉到章文的手已经不知什么时候伸到睡衣下面了,虽然还是放在自己的腰上,可是已经没有了任何衣物的阻隔,腰上传来热热的感觉,还来回的抚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