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5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下)

第八十五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下)

最后一场比赛进行到80分钟了,比分还是1:0。盘口是主队让半/一球。章文下注的是上盘,虽然现在是赢一个球,但是只能赢一半。这场比赛倒是有一个网站在直播

章文和吴玫都很紧张,章文是紧张能不能再进一个球,而且现在客队的反扑很是凶猛,颇有点孤注一掷的意思。吴玫紧张的是放在自己腰腹上的手,不停地摩挲着,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一点反抗的力道也没有,要是那只魔抓在伸向其他地方,自己还有力量反抗吗?

客队的进攻换来了回报,获得了一个点球。

章文猛地坐直了身子,手也不由的抽了出来,极专注的的看着电脑里的直播,这可是要命的,客队扳平的话,自己可是这场比赛全输,而且这场比赛还是重注,一旦输了,今晚上的赢利将大幅缩水。

吴玫明显感觉到了章文的紧张情绪,也顾不上庆幸那只魔爪的离去,伸手在章文的胸口来回的平抚,想让他紧张的心情能平复下来……

没进!点球没进,不但没进,主队还发起了反攻,章文重新开始兴奋了起来,那只手又熟门熟路的想重新回到睡衣下面去,吴玫早就防着这厮的爪子呢,连忙用手挡住,那爪子也没坚持,换了个方向直接按在了胸上,招式变化之快,让吴玫惊呆了,虽然是隔着睡衣,但那感觉比放在腰上时更敏感,还不如让他伸到睡衣下面的腰腹部呢,现在弄得更尴尬了,下意识的也伸手紧紧按住那只爪子,却又没力气拉开他。

两人的手僵持着都不动,章文是心满意足,索性就不动了,吴玫却是胸口剧烈起伏着,手紧紧地按着章文的手,这样子倒像是吴玫不让他离开似得,好生怪异。

比赛到了最后的时间,或许是裁判的平衡心理吧,也判给了主队一个点球,这等于宣布了章文赢定了,罚进点球,赢2万,罚不进也能赢1万。但还是有点紧张的,赢利到底要差一半呢!手上不禁用力握紧。

吴玫顿时感到了胸脯上传来的被紧握的酥麻感觉,甚至有些胀痛,而全身也没有了抵抗的力气,认命般的渐渐松开了手,闭目无力的靠着他胸口上。

点球一蹴而就,章文大喜过望,只是他的庆祝方式不同于场上的球员,场上的球员不过是相互拥抱,奔跑,再猛一些的竖竖中指什么的。而章文是全力开动一只手掌,五根手指,搓,捏,揉,推等等,让人觉得似乎这厮真的会祖传的按摩,要不怎么这么熟练呢……

比赛结束了,过了好一会,章文神情放松的靠在了沙发上,手虽然不动了,但还是按在原地。

“比赛都结束了,你的手还不拿开?”吴玫面红心跳,有些恼怒的说道,明显地感觉到左面胸部都有些发热发麻了,甚至有些怀疑会不会比右边涨大了……

“嗯?不行,这是我今晚争取到的权利,我将誓死捍卫!”章文把头摇的像卜楞鼓。

“什么你的权利?谁同意了?”吴玫白了他一眼。

“不需要同意,就像打仗一样,谁攻下的山头就是谁的。”

“你去死!这能一样吗?”吴玫差点要气晕。

“嗯!是不太一样,这样吧,我是很讲道理的,产权和使用权归你,我只保留探视检查的权利。如果哪一天,古木逢春,山中重新有了甘泉,我还要拥有开采权。”章文考虑了会,像是做出了极大的让步。

“你怎么什么事到了你嘴里,就这么理直气壮的,章文,姐求你了,最多这样了,再别……再别……”吴玫鼓足勇气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姐,你放心,我决不再过界,真的!”章文很认真的说道。

“嗯!你要说话算话,要不……章文!你…你…混蛋!”忽然吴玫感到了后腰上触及到的坚硬,顿时反应过来,惊恐的叫道。

“这真的不能怪我,我是让尿给憋得,再加上早晨的自然反应。其实我是很纯洁的!”章文老脸一红,有些委屈的说道。

“那你还不快去!”吴玫连忙爬起身坐好,羞怒的冲章文催促道。

章文颇有些狼狈的支着帐篷逃出房间……

再回到房间里,两人反而倒有些尴尬,最后还是章文开口:“姐,要不你去睡会吧。今天还有好多事要你忙呢!别睡不好影响工作!”

“哼!现在想起来关心你姐了?我回财务室睡!你也睡吧,闹腾了一晚上了,球也赢了,便宜也占了,该知足了吧!”吴玫嗔怪道。

“其实我最知足的是和姐的相处更融洽了!”章文连忙更正道。

“贫嘴!”

……

一觉睡到了两点钟,直到吴玫把午饭端进来,叫醒了章文。

午饭弄得很简单很清口,两人都吃不多,在章文面前吴玫还是有些不自然。

“姐,过了春节把饭店的名改了吧,等有空我再让胖子把纪清请来传授几个压轴的菜,作为饭店的特色菜。再开发高档商务套餐,情侣套餐,这样生意就做活了。”章文把睡觉前想的一些方案说了出来。

“嗯!想法挺好,不过,那纪家的小妮子和你是什么关系?你说来人家就来啊?”吴玫似笑非笑的追问起来。

“能有什么关系,我现在连纪家的门都不敢进,真要请纪清来还得胖子出面。”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哦!那你说饭店改个什么名?”吴玫对这个话题倒是很感兴趣,也是她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章文吃完了饭,坐到沙发上,对吴玫说:“来,坐下来好好商量!”

“哼,我不过来,你又在打坏主意!”吴玫马上识破了这厮的险恶用心。

“喂!我说过,不过界的,但没说放弃我争取到的权利哦!”章文嚷嚷着。

“你轻点声音!怕人家听不到啊?”吴玫连忙把门关了起来,还反锁了。

……

“我想过了,饭店改名就叫:又一邨。怎么样?或者叫:又一春。你觉得是邨好还是春好?”章文如愿的躺在了吴玫的腿上,还多了一个可以抓抓摸摸的福利。

“你说呢?”吴玫尽量无视那只爪子。

“邨,有家的感觉。春,有焕发第二春的意思。看你希望是哪一个。”

“我还是希望有家的感觉。就叫:又一邨。”吴玫轻声地说。

“嗯!好,那就定了。哎!姐,你现在手里钱够用不?我这里有十万,要不你先拿着。”章文想了想说。昨晚比赛结束后,章文盘点了一下,除去打给老婆的8千,现在手里有11.2万。

“我不用,最近资金逐步都回来了,再加上上次春花姐给我的2万。足够了。而且现在朱志元他们都恢复到原来一样,经常带客户来我这里。营业额已经和过去差不多了。”吴玫摇了摇头。

“哦,那我就先还10万给我老婆,明年再赚个10万,就可以启动离婚程序了。”章文有些失落的说。

“非要离婚吗?离婚很麻烦的。”吴玫问道。

“嗯!我老婆要是及得上你一半,我都不会离婚。有份无缘,有冲无和。实在是太恐怖了,也许离了婚还能相处的平和些。”章文对这段婚姻深感失望。

“哦!那你自己看着办吧,离了婚是不是准备娶纪家的小妮子?”吴玫还是最关心这个。

“你看我有什么资格娶人家,再说好不容易恢复了自由,还不想再往火坑里跳。”章文才发现女人都有三八的潜质。

“说不定人家拿你当宝贝呢?又年轻,又漂亮,又有钱。”吴玫调侃着说。

“你也很漂亮!”章文顺手推了推那丰满的胸部。

“姐老了,都不挺了。”吴玫对章文的举动已经不太在意了。

章文坐起身,凑到吴玫胸前,双手拉开衣领,伸头朝里看了看,又再次躺了下了。

“挺好的!很坚挺嘛!”章文很客观的说道。

吴玫被章文的自说自话的举动惊得不知所措,等他再次躺下去时才想起来应该发怒的:“你要死了!瞎看什么。你,你,太胡闹了!”

吴玫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这厮面前总是乱了方寸。

……

章文给胖子打了个电话,才知道纪清居然回老家去了。要过完春节才回来。

胖子这几天倒是在为春节去澳门打码养精蓄锐。这次可是有好多的客户要去,连朱志元他们也准备春节后几天飞过去玩几天。这让胖子担心春节澳门洗码时,人手不够忙不过来,于是邀请章文一起去,帮帮忙。

章文听了也很有些动心,今年的运气不错,年底颇有斩获,倒是可以去澳门玩玩,也赚点洗码钱。想想倒真有好几年没去过澳门了,于是就答应了胖子,初四一起去。

想想后天就过年了,明天就是年三十,于是给朱志元也打了个电话,问问三十晚上有什么安排,这些老板都准备去灵山大佛烧头香,让章文也一起去,章文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回头看到吴玫满怀期望的看着他:“明晚上我也想去烧香,你能陪我去吗?玉佛寺。”

“哦,我要是过来恐怕很晚了,你就烧不到头香了。”章文笑道。

“我不要头香,只要心诚就行了!”吴玫轻声说

“那行!我吃完年夜饭过来,到时候,你饭店的年夜饭也正好结束了。”

“嗯!我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