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6章 除夕夜(上)

吃晚饭时,胖子拎着大包小包来了,这欢猪知道了章文住在这,巴巴的就赶过来了。由于明天就是年三十,今晚吃晚饭的人都不是很多,应该是最近一段时间最少的一天,两人弄了间小包间,吴玫亲自帮他们弄了些精致的酒菜,还特意拿出了一瓶五粮液。

“胖子,我让你带几个礼包就行了,你带这么多干什么?帮你推销啊?”章文没想到这欢猪带来这么多礼包。

“你是没看到,我家里还有二十多包呢,哥现在是公私黑白通吃,最近光吃饭就吐了六回,唉!做个名人难啊!方方面面都得照顾到。”胖子貌似痛苦地说,但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炫耀。

胖子手上的赌球,洗码的客户越来越多,一些下注小的,付钱拖拉的客户,已经被他放弃了不少。私营老板公司办年夜饭直接就把他请上,公家的那些客户却是很避嫌的,但送礼的时候也悄悄地送给他一份,所以这欢猪收到的礼包数量不菲。

“有送金条的吗?有的话给我多来几份,这样的礼包我喜欢。”章文看了看都是烟酒,茶,补品之类的。

“想得美,就算有我不会自己留着?你知足吧,看看,两条中华,一瓶酒,哪个礼包都不下两千块。”胖子白了他一眼。

这样算算这欢猪拎过来的礼包价值两三万,章文都有些吃惊。席间,吴玫也坐了下来,陪他们一起吃饭。章文留下了六个礼包,剩下的都交给了吴玫。吴玫有些欣喜的把礼包拿去放好,这女人收到礼包的表情怎么都差不多啊!

看到胖子有些诧异的眼神,吴玫脸有些发烫,连忙又去弄了几个菜端进来……

“我听说老白最近风头很劲?”章文有意问胖子。

“嗯,最近和黄毛通了几个电话,他说老白最近赌球也赢了快10万了,这没几天秀才成赌神了!要不,吴玫姐,考虑考虑复婚吧?赌神比教授有前途。”胖子喝了点酒,有点说话没遮拦。

“哼,他赢钱跟我有什么关系,就算赢一座金山,也是别人的事。我只想把我的饭店经营好!”吴玫有些不满胖子这些话,又悄悄瞄了一眼章文。

“嘿嘿,我就是说说,春节黄毛也会带些人去澳门,老白也会去,再加上我们几个,这回可热闹了!”胖子等了好些天了,忍不住有些兴奋。

“你要去澳门?”吴玫转头问章文。

“嗯,去帮这欢猪打工,顺便瞻仰一下我们这位赌神的神技。”章文点点头笑道。

吴玫低头不语了,眼神有些失落,有些担心,还有些……

“明晚上朱老大我们几个去灵山大佛烧头香,十点就走,邢春花老余两口子也一块去,安全绝对有保障。文哥,一起去呗,到澳门前,求个平安求个财。怎么样?我来接你。”胖子热情的邀请章文同去。

吴玫有些着急,甚至是期盼的看着章文,心里暗自恼怒这死胖子。

“不去,十点钟我还在家陪我老爸老妈吃饭呢!再说,后半夜我要陪我姐去玉佛寺烧香,我们不求财,只求平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胖子的盛情。

章文索性大大方方的告诉了胖子自己的安排。吴玫欣慰之余,又有些心跳,暗自埋怨章文的直截了当。

“那我也跟你们一起吧,他们都拖家带口的,我去也挺别扭,你不会重色轻友吧?”胖子想跟着章文这一路了。

“答对了!明天晚上亲情超过了友情,胖弟弟,你还是去灵山帮着朱老大他们排队吧!好歹过几天他们都是你的洗码客户!”章文很认真的说道。

“草,你当我非要跟着你吗?我是怕你个穷鬼带吴玫姐出去,连个钱都不富裕,亏待了吴玫姐,真他玛的不识抬举!”胖子大怒道。

“那你把钱留下,然后可以回家了!”章文赶紧说。

“滚!很久没挨骂了,难受是吧?”胖子气的要吐血了。

“行了行了,回家把自己的姐好好孝敬孝敬才是真的,嗯!过两天我到你家去,去看看你爸妈还有你姐,当然也算是我姐。老人家那倒是很久没有去看望了。顺便帮你想想办法,看怎么处理那一堆礼包。”章文说道。

“这还差不多,礼包咋处理?放着呗!”胖子气顺了些。

“礼品回收啊!九折也能换回来几万块呢!”章文早就打着主意了。

“对呀!不过不用你操心了,这事我自己就能办。”胖子受了启发,马上又像防贼死的防着章文。

“胖子,还是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章文热情的说。

“不,不,你去了才让人不放心呢!”

吴玫忍不住的笑,章文白了胖子一眼,这话说得!不过,还真是实话……

……

第二天,年三十。

章文中午就感到了父母家,刚到家门口就让章文深受感动,老妈怕两个儿子没地方停车,一大早就守着两个车位,在楼下等着,章文顿时感到心里热乎乎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于妍带着欣儿已经到了,还带着小旺财。章越要到三点钟才下班。老爸在厨房间忙着准备年夜饭。紧接着,欣儿告诉章文一个消息,就让章文很恼火,老婆说身体不舒服,不来了。

章文带着女儿到楼下帮老妈看着车位,让老妈回去休息,都快七十的人了,站了一上午,章文心里很不是滋味。正好在楼下和女儿好好聊聊,刚才看到女儿和于妍一起神神秘秘的,肯定有什么事。威逼利诱下,女儿告诉章文:她这段时间搞了个淘宝小店,专卖电话卡,游戏卡。但是怕陈怡芬不同意。

“有什么不同意的,再过几个月她就不是你妈了!”章文提起老婆气不打一处来。

“哼!最多不是你老婆了,我妈还是我妈!”欣儿帮章文纠正着。

章文愕然:这孩子,太强大了,楞没把章文要离婚的事放在心上!也就是我的女儿才能有这么超强的适应能力,这大概是老婆这么多年唯一做得好的一件事----养了这个精灵般的女儿,深得章文的真传。

“我要是离婚的话,你就不担心?”章文最不放心的就是女儿这里。

“你们不离婚才让人受罪,反正你要是离婚我跟你。你再要是结婚我不叫妈的。”女儿神情有些落寞。

“哦!感谢我的女儿给我指明了一条生路!”章文想化解这有些沉闷的气氛。

“爸,你不是个好爸爸,我还是爱你!”欣儿突然扑倒章文怀里哭了起来。

“是啊!我是个不称职的的爸爸,就是个混蛋。”章文深感愧疚地说。

“嗯,我以后会赚很多很多钱,帮你和我妈一人买一套房子,好吗?”欣儿依偎在章文胸前喃喃的说道。

“好,我女儿以后肯定比我强!”章文很想哭。

……

等章越车子停好,一家人除了陈怡芬,都到齐了。

离吃饭还有一点时间,于妍和欣儿又在网上捣鼓着那个小店。章文和章越兄弟俩难得有空坐在一起聊会。

“哥,我打了1万块钱到你账户上,你回去查一下。”章越先把钱给解决了。

“嗯!知道了,这个给你!”章文从包里把上次九哥送的礼品筹码送给了章越。

“呵呵!用筹码做礼品,倒是很别致!你哪来的?”章越把玩着手里的筹码。

“人家送的,哥可是穷人,不会奢侈到用筹码做礼品。”章文笑道。

“你还是喜欢赌,是吗?”章越提出了个敏感的问题。

“嗯,只能说是兴趣吧,小赌怡情!”章文沉吟了下回道。

“唉!就当是兴趣吧,适可而止,或许哪天真的研究出个500万”章越难得的表现出了适度的认可。

“还有一件事,欣儿说你和嫂子有点不和谐,真的要到离婚的地步吗?”章越问。

“嗯!这事估计是迟早的事,到时候,老爸老妈这你多帮着安慰一下,别把他们气着。”章文担心的是父母的承受力。

“你的事可真多!”章越有些无奈的说道。

……

欣儿跑过来笑嘻嘻的对章文说道:“爸,刚才,叔叔说给你了1万块钱,是吧?”

“嗯?嘿嘿,你想干什么?”章文马上警惕起来。

“嘻嘻!我不是刚开了个小店嘛,你总得赞助一下吧?连叔叔都赞助了5千呢!”欣儿先把榜样指给章文。

“唉!我算是明白了,这一万块是保不住了。不过你做生意还是太笨,应该先狮子大开口,在慢慢还价,你现在一下子就把目标钉死在1万块,我本来想多给的也只好放弃了。”章文叹气道。

“啊!爸爸,爸爸,我反悔了,你就让我反悔一次吧!”欣儿耍起赖了。

最后章文给了欣儿2万。又还给老妈2万。看到老妈和欣儿都很高兴的样子,章文心满意足,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章越对章文的出手大方有些诧异,不禁问:“公司年终给你发了多少钱。”

“才两万五。比我预计的少了很多。”章文不满的道。

“嗯?怎么会这样?有空我问问牛伟军。”章越心里很不舒服。只是碍于过年不想现在就追究。

老妈趁着高兴也赞助了欣儿1万块钱,过个除夕,欣儿成了最大的赢家……

和谐的气氛中,不知不觉快零点了,新的一年马上就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