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8章 除夕夜(下)

第八十八章除夕夜下

在离玉佛寺还有很远的地方就停好了车,和吴玫步行去烧香,一路上人流熙熙嚷嚷,拥挤不堪,一点也不像半夜的样子。吴玫不由得挽紧了章文,要不然还真有可能被冲散了。

章文还买了几串炸里脊肉串,毫无形象的和吴玫一边吃一边走,虽然明知道这玩意都是嫩肉粉……

“吃斋念佛,你不知道啊?”吴玫一边吃一边数落章文。

“心诚则灵,我等会请菩萨也吃一串。听说还要禁色禁欲,也没见你松开我的手嘛?”章文低头看了看挽着自己的玉手。

“你少臭美,我是怕走散了!等会烧香的时候不许胡说。”吴玫挽着章文,好像回到了少女时代,一路笑语莺声。身体紧紧贴着章文,心情从未有过的放松,愉悦。

“姐!我吃完了。”章文随手扔了竹签,一点公德心也没有。

“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少打我的注意,我就一串了,还吃过了!”吴玫白了他一眼。

“没关系!我不嫌你脏。”章文回道。

“我嫌你脏!咯咯,哼,张嘴!”吴玫一晚上都在笑个不停。

过去和老白在一起讲究的是笑不露齿,行莫回头,语莫掀唇。连夫妻也是讲究相敬如宾。虽然自从开了饭店后开放了许多,但终究是受到的教化根深蒂固。没想到的是,离了婚,连这些固化的成型的意识也逐渐被瓦解了。

原来换个方式生活,改变会如此之大,原来自己想要的如此之多,原来习惯的生活之外如此绚烂……

吴玫仔细的拿着纸巾帮章文擦吃着嘴角,却被章文顺势拦腰抱住。

“放开我!”吴玫低低的声音叫道,章文听话的松开了手,继续揽着她向前走,吴玫又气又恼的锤了章文一拳:“禽兽不如!”

章文一脸的错愕!

……

买票进了玉佛寺,两人拿着香到超大的香炉那去点燃,章文刚伸出手,就被吴玫一巴掌拍在手上:“点香用左手!”

“啊!有什么讲究?”章文啥都不懂。

旁边的一个老太像看白痴一样看了看章文:“左手比右手干净!”

“哦!”章文在这些很专业的老太面前不敢放肆。

跟着吴玫一尊一尊的佛像拜起来,吴玫很虔诚,规规矩矩的跪倒磕头,神情肃穆,嘴里默默许着愿。

章文就比较无聊了,东张西望,时不时比较一下哪个美女磕头的时候臀部比较丰满,最后还是觉得吴玫的臀部曲线最诱人,环视了一下周围,看有没有那个色狼在偷看吴玫,有必要的话不妨出手教训一下。真没劲,来的人怎么都那么严肃啊,没碰到什么千夫指嘛!倒是看到不少乳子牛!

总算出了大殿,吴玫用手戳了章文一下:“一点也没诚心!东张西望看什么呢!”

“我在找我要拜的佛!”章文很无奈的说。

“什么佛?我带你去。”

“大欢喜佛!”章文回道。

“……”

吴玫拉着章文花了三千多块买了两串据说是高僧开过光的檀香木的手链,不,应该说是请了两串:“这个你带着,不许拿下来!保平安的。”

“……”章文想说什么。

“不许胡说话!”吴玫很严肃的警告章文。随后又往功德香里塞了两百元钱,章文也跟着把兜里的几个钢镚虔诚的扔了进去。

……

回道饭店都凌晨四点多了,章文觉得有些累了,主要是在玉佛寺里太无聊了。吴玫去帮两人烧碗面,章文打开电脑,看看这会还有没有比赛,还真不错4:30还有3场比赛。赶紧用赔率表算一下。没有好的结果,章文也不敢冒然下注,索性三场比赛都下注打比分,每场50元。消遣消遣。

吴玫端了两碗面进来,看见章文在摆弄电脑:“又要赌了?都几点了,你还睡不睡了?”

“嘿嘿!今天开销这么大,总得弄点回来吧!”章文放下电脑,跑过来一点也没客气,两分钟不到就把一碗面解决了。

“你,你还要不要?”吴玫没想到章文这么饿。看了看自己的一碗面。

“不要了,我嫌脏!”章文撇了撇嘴。

“去死!你当我要让给你吃啊!”吴玫气的想踹他两脚。

过了一会,吴玫还是端着面走到章文跟前:“张嘴!我算是欠了你的,给你吃,还得喂着你。”在这厮面前,总是没了主意,乱了方寸,还偏要操心着他。

……

吃完面,章文盘腿坐在**,看着电脑,弄得吴玫没地方呆了,只好也坐在他身边。

“怎么样?今天烧香都许什么愿了?说来听听。”章文没太在意比赛的进程。

“不说,说出来就不灵了。”吴玫把头轻轻靠在章文肩上:“章文,我这两天是不是变化特别大?我都不敢相信,像做梦一样!”

“是挺大的,漂亮多了!今天我仔细比较了下,愣是没一个比得过我这姐姐的。”章文深有感触的说。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那个,行为举止,是不是太过了?”吴玫红着脸问。

“这才是恢复正常了,你应该庆幸,遇到了我这么个弟弟,让你知道了你需要什么,想要什么,怎样活的随性,活的自由。”章文眉飞色舞的说。

“可是别人会说闲话的,贞女的美德我都没有了,会被人看不起的。”吴玫最不能释怀的就是现在和过去的观点冲突太强烈了。

“有个女人等了几十年终于等到了心上人回来,尽管两人已经都不惑之年了,还是很高兴,新婚之夜却发现老公早就萎了。而几十年的等待只不过圆了一场梦,真的生活在一起,却并不是想的那样美好。你说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章文问道。

“可是原来我没有这种负疚感,现在却有。”吴玫还是很疑惑。

“那是因为原来的生活是一成不变的,你只要按照这条路走下去就行了,现在却是要你选择,让你选择现在的生活观念,你向往又会害怕。让你选择过去的生活,你又不甘心。所以你会有挣扎有困惑。”章文想了想说道。

吴玫感觉想的很累,俯身躺在章文的腿上,闭起眼什么也不愿想了……

“以后会怎样?”吴玫轻轻地问。

“和现在一样。”章文的手在她身上熟练地游动着。

“现在会怎样?”吴玫任由章文的爪子游动,懒得去管他。

“和以后一样!”

章文突然把手伸进了里面,直接捂住了双峰,简单直接,不容置疑。

吴玫似乎早有准备,既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责备章文,只是过了很久才幽幽的看着他:“你还是没忍住!”

“我只是停在允许的范围内啊!稍微的避开了些遮挡”章文很无赖的道。

……

“你还有别的女人吗?”吴玫隔着衣服按住里面的爪子,使它不至于运动太过激烈。

“嗯!有一个,我单位的同事,一个很爱钱的女人,我们各取所需。”章文犹豫了下,还是没有隐瞒。

“把手拿开,讨厌,你倒一点也不躲着藏着,倒是大方。哼!少碰我!”吴玫连打带拽的把章文的手赶了出去。

“哎!是你要问的,我老老实实的回答还有错了?”章文感到女人真不可理喻。

“哼!那现在怎么样了?心里很牵挂吧?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了?”怎么这口气中充满了醋味。

“她老公参与集资放贷,可能崩盘了,贪财的娘们这回估计亏了不少。”章文嘴里调侃着,心里却是很担心常晓蓉。

……

“实际上,我挺感激她的,她让我明白,人要抓住身边的现实的,而不要去期待遥远的想象中的。我们相处的挺好的,算是异性知己吧。”章文把自己和常晓蓉的事告诉了吴玫。

“哼!你倒是够忙的,担心着知己,惦记着初恋,操心着离婚,还要抽空英雄救美!怪不得你的公司会倒闭,你哪有心思好好经营啊!”吴玫听完没好气的说落着。

章文有些黯然的坐着发呆,吴玫拉拉他耳朵也不见反应,倒有些着急了,放开了他的手,甚至还特意挺了挺胸,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

“你说话呀?”吴玫有些担心了。

“说什么?该说的都跟你说了。”章文看着吴玫。

“你跟她在一起是不是很开心?”

“嗯!和你在一起也一样,还有种在家的感觉。”章文淡淡的笑了笑:“其实这样待在一起是最好的,大家都展示出自身的优点,隐藏了自身的缺点,给对方留下的印象也是最好的一面。这样最容易相处愉快。”

“嗯!也许吧,真的太熟悉了,什么都不避讳了,也就把缺点都暴露了。”吴玫若有所思。

这时,电脑里的比赛结束了。三场比赛的比分一场也没打中。

“你赢了?”吴玫问道,看到章文对比赛的结果毫不在意,有些不解。

“赢4千,姐,一人一半吧。”章文只是找个理由换点钱给吴玫,今天吴玫的开销差不多四千了。说着点了两千块给吴玫。

“嗯!算你有良心。章文,你和她在一起开心,还是在这开心?”女人始终纠结这类问题。

“嘿嘿,各有千秋,和她在一起更直接些,和你在一起更温情些。”章文逐渐有调整好了情绪。

“谁更好一些?”吴玫还真锲而不舍。

章文没有回答,站起来,抖了抖脚,准备出去。

“你干啥去?”吴玫问道。

“我不是说了嘛,现在彼此展现的都是优点,缺点都被隐藏了起来,这样才相处得最愉快,现在我想放个屁,为了留下好的印象,我得要到卫生间去解决掉。决不能让一个屁崩毁了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光辉形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