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89章 我又回来了

第八十九章我又回来了

大年初一。章文上午去给胖子的父母,姐姐姐夫拜了个年,发了几个红包,还特意给胖子的父母也一人一个红包,胖子心里真不平衡,自己花了上万块带老妈开刀,也没见父母这么开心过,这孙子用俩红包就哄的老两口合不拢嘴,真是会做还的会吆喝。当然胖子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章文对自己父母还真亲,一点也不做作。

下午回到自己家,老婆没在家,水斗里吃过的锅碗还没洗呢,都长毛了。章文都已经懒得生气了,自己动手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把长了毛的锅碗也洗了,也不计较是谁吃过的没洗。到底是自己的家。吸尘,拖地。擦灰,一通忙活,总算是有点像家的样子了。

随后拎着礼包去丈母娘家,再怎么样,没离婚之前礼数还得到啊。本来想拎两个礼包去的,现在心情不爽,减半。

给老丈人和丈母娘拜了年,礼包送出。看见老婆躺在**看的,也懒得打招呼。老丈人很客气地挽留章文吃完饭。看样子是没有什么准备,章文谢绝了,直接提出了告辞。老婆这时倒走出来了:“要不你在这吃晚饭吧,我让爸再去买点菜。”

“不用了,我回去了,家里还没收拾过呢,碗也没洗呢!”章文回绝了。

“哦,我忘了,前几天不舒服……”陈怡芳好像刚想起来的样子。

“哼,我知道,反正你一直不舒服来着!过两天我要去外地。”章文把事情交到清楚就回家了。

第二天照例各家亲戚都跑一遍,发掉十几个红包,吃完晚饭回家,有辆车就是好,回家才八点多钟。

泡杯茶,坐在电脑前,一边上网一边翻开手机查看收到的短信。这手机章文一直操作不熟练,怕有什么遗漏,翻看了所有的短信,也没找到常晓蓉的短信,再查看未接来电,也没有。心里很是担心,也打过电话,常晓蓉关机了。到底出了多大的事啊?至于这样吗?

再看看,连纪清也没来过短信,稍微有些失落,但也没太难受,可能这妹妹被洗脑成功了,终于觉悟了划清了界限。这样未尝不是个好的结果,只是可惜了以后再没了那么好的口福。

莫心兰也没有动静,但是章文收到了两个陌生的短信,打过去却是关机,凭直觉有一个应该是她的。想到这,章文自嘲的笑了笑,有没有短信又怎么样呢?现在这样不是也挺好吗!

许林带着儿子回父母那去了,王学伟倒是来了电话,很殷勤,约章文年初十参加同学聚会。

……

最让章文烦心的事,就是离婚的事,最近的状况让章文感到有必要加快节奏了,再拖下去,对自己对女儿都没有好处。只是过了个年,手里的钱只剩下七万了,不知道这次去澳门能赚多少钱。

心烦意乱之下,章文随便打了几场球,也没敢多下注,每场只是小小的下了100元,一口气选了10场比赛,想想等到比赛一开始,进球声此起彼伏还是蛮刺激的。虽然今天没有什么特别看的中的比赛,但是不打几场,晚上实在是无聊,只是想到老婆强大的克敌制胜的超能力,章文理智的选择了下小注,看比赛的投注方略。再生猛,也不至于把我10场比赛都克掉吧!不过现在章文呆在家里一点也没有主场的感觉,倒像是来到了老婆的主场,很有点后背冒凉气的感觉。

由于比赛的时间太晚了,章文没坚持住,倒头睡着了……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也就是年初三的上午十点了,章文懒洋洋的打开电脑,看看昨天的下注结果。

嗯?章文摇了摇头,再仔细看了看:8场全输,还有2场输一半。这不是等于全军覆没嘛!

幻觉!一定是幻觉!章文还是不太相信。给了自己两个巴掌,还真舍得用力气,清醒多了。但是电脑上的比赛结果还是没变。

咝!章文倒抽了口凉气,这太恐怖了吧。虽然昨天分析表没有值得投注的比赛。但是随机下注赢的概率也应该有50%啊。现在是全输啊。一千块只回来了一百块。输掉九百块钱对于手握七万元的章文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这,这太邪门了!娶老婆娶回来个杀手,这谁受得了。

这时电话响了。是吴玫。

“章文,你后天走之前到我这来一趟,上次帮你求的开光的手链你忘了带了,你要带上,听到吗?”电话里传来吴玫温和的声音。

“姐呀!兄弟这活见鬼了!你是没看到啊,太邪门了,10场比赛啊!全军覆没,那概率相当于2的9次方啊。买彩票都中奖了!”章文电话里鬼哭狼嚎。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你别吓我!”吴玫被章文吓了一跳。

“没什么?我就是被克死了!不用等走之前,我现在就到你那去。”

章文毫不迟疑的收拾东西,头也不回出了家门。

……

“让你这么一说,这婚是离定了?也许是巧合吧,你别冤枉人家!”吴玫看着章文郁闷的样子,觉得好笑。

“什么巧合,屡试不爽。一克一个准。而且非要找那个来化解,你让我哪找那么多旺夫女去?这不,我又回来了。”章文躺在吴玫腿上,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呵呵!谁让你昨天不带上我给你求的手链。活该!”吴玫笑道。

“不行,我得尽快凑足钱离婚。当个太监最多下半身不要了,跟着个杀手那下半生都没了。知道不,你也就没了弟弟了。多亏啊?我还有好多隐秘没有探索呢?”章文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去!大白天的,你少瞎胡闹!”吴玫叱道。

“哦,懂了,晚上是可以瞎胡闹的。”章文立刻抓住了机会。

“我可没说!”

“不用说,有些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

晚上吴玫别出心裁的弄了个小火锅,俩人在财务室里吃的热火朝天,脸上都红扑扑的。

“嗯!姐,我等会打几场球,你还是帮我选一下。”章文还是不甘心。

“还赌?你就不怕再全军覆没?那我不是跟着倒霉了?”吴玫不满的说道。

“不会,你不一样,你有旺夫相。”章文摇头道。

“旺夫,又不旺你!少臭美。”吴玫脸更红了。

“临时客串一下,我不介意的。在这我有安全感!”章文有感而发。

“我没有安全感!”吴玫挺了挺胸说。

“哦,习惯就好了,如果实在不行,我赠你一句座右铭:越堕落,越快乐!”章文凑到吴玫的耳边说。

“滚!”

怎么不用教,都会这个字!章文很纳闷?

……

晚上,章文倒是下注后就睡着了,反倒是吴玫一晚上没睡。不但要留意电脑上的几场比赛,还要担心半夜这厮会不会兽性大发。

一只手撑着头也侧卧着,低头看着熟睡的章文,紧贴着吴玫,像个孩子似地,时不时还磨牙。一只手还紧握着她的胸脯。几次把他抓出去,过不了多久又自如的伸进来。现在吴玫才算明白,为什么会被人家纪红一顿胖揍,原来这厮已经养成了习惯,还真不是故意的。

吴玫心情很是复杂,明知不应该让他睡在这,可是这会却又感到很温馨。在章文面前,自己总是有着太多的矛盾,既想保守又想放纵,既想亲密又想保持距离,既想当个姐姐又想感受宠爱。也许真像他说的:越堕落,越快乐!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七点了,章文有些惊讶的问:“你一晚上没睡?”

“嗯!我怕你下注的比赛会输,所以一直看着。”吴玫真的有些累了。

“就为了赢这一千多块钱?其实看不看,结果都是一样的,真傻!”章文有些感动。

“谁叫你让我选的,我才担心嘛!”吴玫嗔怪的说道。

“那你现在抓紧睡一会吧!”

“算了,九点钟胖子他们就来了!”吴玫摇头道。

“他们知道我在这?”章文很意外。

“嗯,我告诉他们的。”

章文看着吴玫,感到她似乎很坚定很有勇气……

刚过九点,胖子和朱志元一帮人都来了,连邢春花都一起来了,开了一辆面包车。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很暧昧的笑,,似乎是在说:果然不出所料!

当着这么多人,吴玫大大方方的帮章文把领子顺好,头发梳齐。浑身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会,直到没有疏漏的地方才松开手:“出门在外,自己当心,别惹祸!”

“嗯!知道了。“章文心里温暖,有个姐真好。

……

一行人离开了又一邨饭店,直奔机场,十二点钟的飞机。

大年初四下午三点半钟,胖子带领一帮人出现在了澳门。看着金碧辉煌的各大赌场,章文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五年没有来过澳门了,新建了好几个新赌场。看的章文眼花缭乱,情绪亢奋。一侧头看到了最熟悉的葡京赌场,不禁有些忘形的吼道:我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