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0章 来赚点小钱

朱志元等人还是很为胖子着想的,在离开赌场较远的地方的小宾馆开了几间房,春节期间房价上浮了一倍,这对胖子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一到赌场,这帮人就如游鱼入海找不着了,各自到合适的台子去赌起来了,在各大堵场的大众厅现在都是人山人海,绝大部分都是来自内地的赌客,普通话成了通行的语言,连赌场的荷官近两年国语水平也突飞猛进,要跟上形势变化啊!

胖子所在的贵宾厅不适合朱志元等人,里面总共只有四张百家乐台子,还有21点,轮盘,等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是在这下注的额度比较大,5千起。唯一的一张下注额度最小的也要1千起。人也不多,环境优雅,没有大众厅的喧哗吵闹。

到了晚上六七点,胖子的客户陆陆续续都来了。胖子今天很霸气的先提了200万泥码,放在一边,这样换码可以少跑几趟。

现在有4个赌客是胖子的客户,其他还有几个打码仔也带了各自的客户在赌。黄毛也在,他带了2个赌客来,不过没看到老白,估计是和朱志元他们一样到大众厅去玩了吧。

章文也算是开始开工,守着两个赌客,机会合适把手里的泥码换成现金码。干着活也要有点眼色,最好是赌客赢钱的时候,而台面上的现金码比较多了,去换一次。这时候赌客心情好,说不定就扔个筹码给你作为打赏。一会功夫章文已经收到2个打赏的筹码了,2千块。

这活倒是不累,就是时间长动不动就是一整夜,章文没多大工夫就适应了,闲暇时环顾四周,发现来赌的人已经很多了,大多是内地的老板或者公仆,官员等。不过到了这,都是有钱人,没见到谁敢太过嚣张,现在内地的这些官员公仆,基本上都带着个女人。而私企的这些老板倒是大多数独自来或者是和几个朋友一起来。

当然还有些来自澳门香港的赌客,这些人很容易分辨,都很低调,背着单肩挎包,赌起来也不吵闹,而且都穿的很正规,很绅士。基本上不搭理这些内地的赌客。

这些内的赌客在地头上都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到了赌场就不够看了,而且在这绝对的公平,扑克牌可不管你是不是官,该输照样让你输的连内裤都不剩。

胖子可能已经是习惯了,对这些赌客没怎么放在心上,倒是这些赌客,反而对胖子很客气,连打赏都不好意思给,倒是章文,别人以为他是胖子的小弟,还时不时打个赏。

……

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六个多小时了,章文才发觉胖子这钱赚得其实挺辛苦的,根本没有停的意思,章文这张台子上已经有两个输了几百万,输光了,离开了。但还是不断有人加入进来,当然也有聪明的,赢了钱马上撤退了。

这时大厅里有些小的**,原来是九哥来了,很难得的今天杜西九亲自来大厅,赌场的荷官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有些没想到,所以出现了些小**。九叔,在这可是神一样的存在,平时能看到他手下的几个徒弟就已经不错了。

“九叔!”

“九爷!”

一片的问候声,叫什么的都有……

九哥频频点头,不时拱手回礼。来到章文这张台子,九哥伸手,后面的范志成连忙递上几个5千的筹码。九哥分别押在了三宝上(即庄对,闲对,和)。随即对在座的赌客笑笑:“我没有影响你们下注吧?”

在座的各位纷纷起身以示尊重……

这张台子的荷官也很兴奋,原来这是九哥特有的打赏方式,一旦这把牌出了对子或是和,则连本带盈利都是给他们的喝茶钱。出个对子,1赔11。相当于打赏6万,所以荷官们都有些激动,连在座的赌客也不博牌了,让给了荷官,于是就看到了难得的一幕,赌场的荷官也认真地吹啊,顶啊,使劲的博牌……给昏昏欲睡的荷官们提起了精神,还别说,真有一张台子的荷官博出了一个闲对,整个大厅都鼓起掌来,九哥也很高兴,手一挥算是6万块请喝茶了。

九哥算是新年来和各位赌客和职员打了招呼,笑呵呵的准备离开了,忽然看到站在一旁的在当打码仔的章文,有些意外。刚才他并没有注意这些打码仔,也就是扫了胖子一眼。

“九叔!”章文也跟着人家一样称九叔。

“哦?你也在这?呵呵,是帮小胖子来的?”九哥有些恍然道。

“来赚点小钱!”章文笑道。

“给你一百万你不要,倒跑来这赚小钱,哈哈!有空没有?陪我喝一杯!”九哥想起了什么。

章文看看手里的筹码,刚要说话。

“有空,有空!”

胖子飞快的移动到了章文跟前,一脸的笑模样。

九哥点了点头,算是对胖子的眼力价的赞许,径自朝着吧台走去,章文把手里的筹码交给胖子,也跟了过去,面对周围投来的异样的目光,暗自思付:装b的感觉还真不错。

“喝什么酒?”九哥问。

“随便。”对自己不熟悉的东西,随便是最好的选择。

“给他来一份:一怒为红颜”九哥帮章文要了份酒。

似乎有所指啊!章文有些警觉。

酒是不错,调的很漂亮,青红两色,杯口还插着火龙果做的造型。

“一怒为红颜。名字很好哦,九叔,你是有所指吧?”章文直截了当的问。

“你和纪清的事我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办?”九哥没看章文,自顾自的喝着酒。

“我能怎么办?我都被纪红打出来了!再说,这段时间也没见过纪清,过年连短信也没有,估计是被纪红洗脑成功了,已经重新做人了吧?”章文很委屈的说道。

“没那么简单,纪清的性格我知道,认准的事不会放弃的。说是叫我九哥,其实她比我女儿也大不了几岁。如果有可能,你会怎么做?”九哥拿着杯子轻轻晃着。

“我没想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我们之间的条件相差太多,我首先要考虑的是还债,离婚,还要把女儿拉扯大。”章文不认为有这种可能性。

“你也不用妄自菲薄,纪红也有些自视过高。好些事还是我这个外人看得清楚啊!”九哥有些感慨,他一生未娶,只有个养女,还有就是纪家算是他的亲人。

“嗯!如果真有事,我会处理好。”章文点头道。

“需要我帮忙,可以直接打我电话,要钱,要私奔,要移民!都不是问题。但是不许让纪清受委屈。”九哥算是给了天大的面子。

“……”

很强悍!很直接!不过我喜欢!章文心里嘀咕着。

……

再回到百家乐的台子旁边,发现朱志元这帮人都来了,朱志元也坐在了下注的位置上,当然是在那张额度1千起的台子上。他可是代表着这一帮人在赌,要不然这里的起注太大,他们没法玩,几个人凑一起就好办了。

下半夜了,大厅里人已经少了很多了,章文在一旁看着朱志元玩百家乐,有时也能轮到博牌,吹啊,顶的,热闹得很,尽管只有2千,5千,1万的下注额。

还不错,朱志元这里算是赢了几万块钱。

这时没想到的是,老白也来了!连黄毛也有些意外,连忙迎上去。到底老白也算是他的客户,虽然财力有限。

老白和朱志元他们一样,也是一进赌场就跑到大众厅去了,不过老白可是像做任务一样,一点也不偷懒,五百一千的一点点把盈利积攒起来,总算是完成了既定的目标,有空了跑来贵宾厅看看。

朱志元他们有些意外,也有些别扭。

章文和胖子却是根本没把他当回事,依旧有说有笑的在看朱志元玩牌。

老白也看到了胖子和章文,还有朱志元等人,不冷不热的点了点头,竟也走了过来,看样子是要玩两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