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1章 和为贵

第九十一章和为贵

老白在朱志元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两人分别在荷官的两侧,朱志元虽然有些心里不舒服,但也没太多的想法,百家乐谁都能玩,只要你有钱,更何况朱志元认为自己和老白没有直接的冲突过节,还不至于弄的剑拔弩张的。大家各玩各的。

后半夜了,大厅里人已经很少了,特别是这张台子,也许是额度最小,位置最偏的关系,只有朱志元和老白两个人在下注,台子中间发牌结算的荷官倒有三个人。老白旁边陪着黄毛,朱志元身后则站了六七个人。章文还在和胖子谈论着洗码的事情,也没把老白当回事。

刚开始还算融洽,各押各的,碰到大家都押庄,谁的下注多谁博牌,甚至有时朱志元看到老白很想博牌,索性示意荷官把牌发到了老白面前,反正能赢钱谁博牌不一样。

但是到了后来就有些不对了,朱志元押中了一个长庄,而老白则押的是闲,连出5个庄,老白输了上万块,第六把下注的时候,朱志元很谨慎的只下注了1千元,虽然是最低下注额,但还是很专注的准备博牌。无关乎赢多少,关键是势头很好,要保持住。

老白这把下注1万,还买闲,然后顺手点了根烟,很随意的样子,就在荷官叫出----买定离手。准备发牌的时候,老白又扔出了一个5千的筹码。押到了庄上。荷官稍微愣了愣,随即开始发牌。

这回朱志元的牌就没发过来,而是留在了荷官跟前,老白还是拿到了牌。

朱志元一愣,随即想站起来理论,因为他和老白离得挺远,也没注意老白的举动,所以没拿到牌有些感觉意外了。但是胖子和章文是站在他后面的,视野开阔,刚才老白的举动看的清清楚楚。胖子连忙在朱志元耳边告诉他牌不发过来的原因。朱志元顿时大怒,论身价他要翻老白十倍,没想到老白给他来这手,而且是“偷袭”。再说朱志元代表着身后一帮子人在赌,这帮人的身价哪个不比老白厚实,朱志元感到简直是被羞辱。

但事实却是,老白止住了颓势,赢了虽然只赢了5千,但是成功打击到了朱志元,这才是最重要的,老白烟不离手,脸上难掩得意之色。

朱志元怒不可遏,从胖子那一下子拿了20万筹码,等着老白,嘿嘿!老白倒玩起了心理战,这把只下注1千,押闲,朱志元下注5千,押庄,同时在闲上押2千,也不让老白看牌,临开牌,老白突然又下注1千押庄。这样等于没下注,最多输50元抽水钱。朱志元再想做出反应已经开始发牌了。结果还是朱志元输了……

本来挺好的氛围,被老白弄得乱七八糟,连荷官也很不满,时不时警告一下老白,因为他老是在开牌前突然加注,弄得荷官的操作也不得不停下来,再次确认,才能再发牌。

老白现在等于挑明了就是和朱志元他们作对,看着朱志元的恼火的样子,老顾赶忙坐上来把朱志元换下去,但是也没什么效果,这老白这会把老毛的游击战术发挥的淋漓尽致,你认真对付他吧,他躲在一边下注极小,甚至不下注。你不理他吧,冷不丁发牌前他扔个筹码不让你博牌了,老顾也被他弄得有点毛了,一个小时不到已经输了6万了……

“老白,你什么意思?找别扭是吧?”老顾有些收不住火了。

“莫名其妙,输不起不要来,你好歹也是个老板,还不如我一个平民!真是好笑。”老白吐了口烟圈,一脸的不屑。

黄毛看到形势不好,两边都不愿得罪,找了个由头走了,连洗码都不想洗了。

老白今天的表现是有原因的,前几天,老白在镇上的棋牌室搓麻将时(老白现在是什么都敢赌)才知道,吴玫把饭店的名字改了。老白当时就怒火中烧,他一直认为这些都是他的,连复婚也是迟早的事,要知道当年吴玫是多么的崇拜他,现在饭店名字也改了,这让老白感到曾经拥有的,或者说他还想着拥有的东西,真的在离他而去。

更听说现在的饭店在朱志元这帮老板的帮衬下又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甚至有超过原来的趋势。这让老白极不平衡,对朱志元等人自然也就没有了好感。

还有章文,一个巴掌让他至今还觉得是奇耻大辱,所以今天看到这帮人,老白就燃起了熊熊的斗志。

章文也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一步,现在真是很难取舍,从理智上说,现在应该马上离场,但是看到朱志元等人愤愤不平的样子,估计是很难劝离他们了,可是再赌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这人一冲动,什么事都敢上哦。

章文附耳对老顾说了些话,然后走到台子中间,正好站在老顾和老白正中间。人的感觉还真怪,看似不经意的站着,老白却感到了无形的压力,浑身不舒服。

接下来就更不舒服,老顾听了章文的话,改变了打法,既不增加下注量,也不改变下注方向,始终押庄,而且每把就下注1千元。任凭你老白押闲也好,押庄也好,都不搭理他。不给看牌?老顾索性一把都不看了,就是1千块押庄,赢了收钱,输了再下注。连续十几把,老白没了脾气,你在挑衅,人家不理你,这就很无奈了……

老白心里有些着急,想着怎样才能打乱老顾的节奏?看到站在中间的章文,老白恼怒不已,不用问,老顾现在的打发肯定是章文刚才附耳教给老顾的,老白想了好久,想到了一个主意。

“哎呀!这黄毛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连洗码也不洗了,人都找不到了。要不,胖子这点钱让你来洗怎么样,反正都是洗码,洗谁的不一样?”老白冲胖子叫道。

所有人里,老白最看不起胖子,认为他输得最多,别看现在赚了点钱,但是卖掉两套房呢!而且虽然开了个盒饭店,那能和他的老白饭店比吗?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胖子想冲过去揍他,凭他现在的影响,这大厅里的工作人员还真不太好管他,这胖子现在受九叔青睐啊。

“当然,能赚钱干嘛不赚?白老板,拿好!”章文抢在胖子前面,把老白的四万多现金码换成了泥码,放在台面上推给了老白。

老白斜眼看了看,又扔出了2个1千元的筹码:“呵呵!打码很辛苦啊!来,喝茶了!”

哬!这时给章文打赏啊!朱志元等人面面相觑,脑子有点不够用了,才赚了几个钱啊,居然打赏?还出手就是2千块。绝对的大手笔啊!

朱志元等人脑子不够用,不代表章文脑子不够用,这厮一点也没客气,还把投标时唱标的本事使了出来:“谢白教授打赏!恭祝白教授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整个大厅的人都回过头看向这里,还围过来了好些人。弄得老白哭笑不得,咧着嘴摆了摆手。

老白继续押闲1万,这次老顾没有下注,倒是章文站到离老白不远的5号位置上,把手里的打赏得来的2千筹码分出1千押在了庄上,还有1千的下注就让周围哗然一片,他居然押到了“和”上,打和的赔率是1赔8。

章文看了看四周围拢的人群,油滑的笑道:“嘿嘿!捡来的,押了也白押!”

周围一片哄笑。

老白听了都想吐血,哆哆嗦嗦的点起一根烟,等着荷官发牌。

牌发下来了,老白押闲,先开牌,老白专注的一点一点扣了半天,6点。还行,不算小了。轮到章文,先博出了个5,接着一张牌博出了无边,那就是出头了,只有可能是1,2,3了。

旁边不知是谁太希望章文赢了:“顶!”

章文气的直翻白眼:“我还押着和呢!”

又是一片哄笑,“吹!”

“吹!”

……

周围的人都不自觉地帮着章文喊着,老白更是尴尬,到了这时候他也盼着吹掉两粒,要不然他就输了!

真就吹掉了,牌型变成了5和1。也是6点-----真的出和了。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押在“和”上的1千变成了9千,荷官在赔彩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照惯列这时候是可以讨喝茶钱的,但是这几个荷官知道章文这帮人刚才一段时间是输的,有些不好意思,章文倒是大大方方的留下了1千喝茶钱:“喝茶,喝茶!我请客!”

老白真是想一头撞死,恨恨的又加了一万在闲上,现在变成2万了,押闲。

章文把赢来的8千还是分成两半,4千加到了庄上,还有4千,在一片惊呼声中他又押在了“和”上。现在变成了庄上押5千,“和”上押4千。

这时老白故技重施,突然庄闲各加押1万。但是感到这招对章文没啥用,反倒是章文双手抱臂,神情笃定的看着老白博牌,5点。荷官随手一翻庄也是5点,给老白补了一张牌,侧边翘起,露出了四边,那就是说,不是9就是10啊,老白郁闷极了,要么输,要么和,自己没有赢的份。老白全神贯注的博出了牌,是张10

大厅里再次沸腾了,又押中“和”了,连本带利3.6万,章文又请客了1千喝茶。

章文冲这老白笑了笑:“和为贵,以和为贵啊!”

把剩下的3.5万全加在了庄上,现在庄上已变成4万了,章文抬抬手示意老白也加注,他要和老白一把定胜负……

老白已经是额头见汗了,脸也涨的通红,在周围众人的注视下,也不愿意弱了气势,同样把闲上的下注加到4万。随后,老白手动了动,想有点小动作。

章文看出来了,不屑的笑了笑:“你不就是不想让我博牌吗?”

说完,章文把桌上的筹码移到两个投注位的分界线上,这视同场外投注,不得博牌,由荷官直接开牌。

老白心里难受,如果不是自己发贱去打什么赏,哪会有章文眼前的4万筹码。深吸口气,俯身博牌,这把博出了个4点,轮到庄博牌,荷官也微微有些手抖,先翻出了个8,随后一张,直接秒杀了老白……

结束了,围观的人也散了,胖子把赢来的7.8万收好,心满意足。

老白还在发愣,许久,突然双手捶打台面,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想赢个100万而已,我就想过回原来的生活,为什么?这点要求都不给我!”

章文看着胸口起伏,红着脸,喘着粗气的老白,想不到曾经的文质彬彬的白老师现在已经变成了这幅嘴脸,而且还执迷不悟:“哼!你的要求倒是不高。别人能不能成为百万富翁我不知道,你一定行!只需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老白瞪着正朝门外走的章文问道。

“自备1千万!”

……

章文等人刚出了门口,就听到大厅里一阵混乱----老白又昏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