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3章 花开三朵各表一枝(上)

第九十三章花开三朵各表一枝上

第二天星期六,章文早上被女儿吵醒了,非要帮他烧早餐,,章文睡眼惺忪的在女儿身边打下手,原来,这是女儿新学来的早餐做法。

“你什么时候变的勤快了?这做的是什么?能吃吗?”章文对女儿的拉壮丁行为很不满。

“请你把最后一个字去掉。我做的是奶油面拖培根,要不是我怕炸的时候油会溅出来,我才不要你帮忙呢!做好了,奖励你三块,应该能吃饱了!”欣儿用筷子搅合着面糊,还往里加了好多佐料,估计都是纪清那弄来的。

“好好!我把最后一个字收回,再叩谢我们家公主的赏赐!不容易啊,这么多年总算吃到女儿做的早餐了!”章文看着女儿做的早餐应该很好吃的样子:“对了,你妈把你接回来是有什么目的吧?”

“问你呀,你昨天做什么了,我妈一直怪怪的,说了好些以前的事。”欣儿反问。

“哦,我还给她10万块钱,让她早点准备”章文犹豫了下,还是告诉了女儿。

“哇!你哪来那么多钱?人一有钱就变得好帅,我就觉得你最近变的很帅哦!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女儿没心没肺的惊呼起来。

“关你屁事!你就一点也不难过?”章文很想知道女儿的想法。

“我不知道,我觉得你们在一起那才叫难过,我看着都跟着难受。”欣儿无奈的说道。

“你说的也对,反正你只管好好读你的书,别为这事分心。”女儿的反应比章文想象的要好很多,章文觉得底气足了。

章文把炸至金黄色的面拖培根拣出锅,和女儿一起开始享用早餐,味道真是不错,已有几分纪清的水准。

“好吃是好吃,就是油多了些,锅里的剩下的油怎么办?”章文吃着,还不忘善后的事。

“中午烧菜可以用呀!我妈中午要烧饭的,昨天晚上就是我妈烧的。”欣儿不以为然。

“好吃吧!”章文笑的有些幸灾乐祸。

“唉!凑合着填饱肚子吧,这已经是我妈的最高水准了。要不,中午你来烧吧!”欣儿勉强道。

“我中午去参加同学聚会,将就点吧,你妈呢?”章文有些奇怪。

“还在睡觉,昨晚翻过来调过去,估计没怎么睡好!”欣儿还在津津有味的吃着。

……

十点半,章文离开家去参加同学聚会,现在手里没车了,得早点出发,不能老是打的啊。好几年没参加同学聚会了,心里还真有些激动。

找到“流金大酒店”,真是金碧辉煌,王学伟就喜欢找这种高档的地方,他玛的,真不是老百姓来的地方。章文忍不住心里暗骂道。进了大堂,一报王学伟的名,立刻一名身穿旗袍的服务生带他去了包间。

包间里已经坐了不少人,章文同班的同学有七个在s市,其他一些人是同年级的,还有两个是校友,部分人还带了家属,差不多正好可以分两桌。聚会发起人王学伟还没来。

许林已经到了,章文径自坐到许林身边,同时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也看到了莫心兰。

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都和章文打招呼,章文不认识他们,这些人都认识章文啊,从初中打到高中,从本校打到外校,最彪悍的时候和许林两个人追着人家六个人打,当着人家老师的面把人给砸躺下了。嘿嘿,恶名远播哦!当然,记过处分是少不了的。

“章文,你做到那边去,这桌我们要商量事情”

瞧!还真有不开眼的,章文抬头看到李燕辉正冲着他指手画脚的发话呢!

当了半年王学伟的二奶,李燕辉脾气见长了。到哪都要摆出女主人的样,眼中充满了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意思。接着又自言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学伟怎么想的,什么人都请来,真是的!”

“你是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发话了?”许林已经忍不住先骂了起来。

李燕辉闻听,更是不依不饶,叉着腰,手指着许林对骂了起来。

其实都是人到中年了,本来不会这么没风度,一见面就吵了起来,其中有着更深层的原因:

原来当年李燕辉是英语课代表,另外一个女生----时静,是语文课代表。而李燕辉和时静又都是当年的神童,两人小学都是连跳两级,然后有一起上初中,高中,也许是宿命吧,两人一直是同一个班。李燕辉性格张扬,总想力压时静一筹,但是文静内向的时静却总是不动声色的竞争着,两人的成绩也一直稳定在班里的第三和第四,交替领先。

但另李燕辉尴尬的事出现在章文身上,这厮的英语全班倒数第一,但是语文成绩却能排在前十,严重的偏科。所以李燕辉和章文的关系一直就是水火不容,更让她生气的是,章文还有相当一部分女生力挺,其中就包括时静,莫心兰就更不用说了。

而且中间还有一段时间,由于校外的混混找时静麻烦,章文每天护送时静回家,在当时年级里都传的沸沸扬扬。连莫心兰都有些不满意了。

没想到,毕业后这些人又都来到了s,更让李燕辉不平衡的是时静这些年已经远远地把她甩在了身后,已经是某银行分行的信贷主任了,家里房子就已经买了两套了,而且据说她老公某财团的股东,光年薪就上百万。而李燕辉精挑细选的老公赵东辉,却没了读书时的风光,眼高手低,不懂人情世故。始终郁郁不得志,如此也就罢了,前年还查处了睾丸癌,这下连基本的夫妻生活也没了,最后李燕辉心里不甘心就这样过一辈子,攀上了王学伟后,狠狠心,把赵东辉甩了。

这半年来,随着倒王学伟这里求着要放贷的人越来越多,王学伟越做越大,李燕辉逐渐找回了优越感,凭着现在的势头,未必不能超过时静。而且去年听说章文赌输了就差卖房了,心里更是说不出的痛快。

但是今天看到章文根本没有想象中的衰败颓废,反而精神得很,更让人生气的是时静和莫心兰看到章文时的欣慰的表情,真让李燕辉有些抓狂。而且这些人都主动的和在章文打招呼,更是抢了她这个女主人的风头。所以李燕辉毫不客气的向章文发难了。

章文刚来时的好心情已经彻底没了,看着许林和李燕辉吵架节节败退,更是不耐烦,随手拿起一杯茶直接泼到了李燕辉的脸上,茶水还挺烫,烫的李燕辉尖叫着不停用双手来回擦拭着脸上。她没想到在这么高档的地方,章文还敢做出如此低俗的,毫无风度的举动。

直到被茶水烫着了,才警醒过来,章文还是章文,该出手时还是会出手。看着章文冷冷的目光,李燕辉还是很害怕的,有些不知所措……

章文和许林转身往外走,正好碰到姗姗来迟的王学伟,这厮也真是倒霉,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已经被章文掐着脖子顶在墙上,王学伟努力踮着脚尖,仰着头,才能勉强呼吸,双手抱住拼命想拉开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文哥,文哥,放了我,放了我,有什么话好说,别发火!文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