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4章 花开三朵各表一枝(中)

第九十四章花开三朵各表一枝中

许林看到王学伟脸色都有些发紫了,赶忙上前掰开章文的手,“噗嗵!”半吨肉砸在地上的声音,王学伟双腿跪地,一支手还撑在地上,另一只手不停地顺着脖子,张着嘴大口的喘气!李燕辉赶紧跑上去,蹲下身不停地轻拍他后背,安抚着……

“怎么回事?请我来就是给这傻娘们立威的?”章文怒道。

这一刻,大家都原形毕露,李燕辉才明白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不是她,而是章文。在章文面前,她和王学伟连对抗的勇气都没有。

酒店的领班也来了,在一旁考虑是不是要叫保安。

“没有,没有!文哥,一定是误会,咳咳,我请你来就是想聚聚,没别的意思!”王学伟连连摆手,这会喘气总算是顺畅点了。思维也开始恢复正常了,那眼瞅着李燕辉,心想:这蠢娘们到底干什么了?惹得章文发火了。

“我就是让他坐到另一桌去,咱们那桌要商量集资的事。”李燕辉小声的嘟囔着。

明白了,这蠢娘们非要把集资搞得像赈灾募捐一样,就怕别人不知道,不用问也知道当时她那副趾高气扬的嘴脸肯定欠抽啊!王学伟本来还有些狠不下心来甩掉这女人,现在心里一点障碍都没有了,甚至都有些感激章文,给自己找了个绝好的机会。

章文是不知道王学伟心里想什么,看他那样子还真是有点冤枉,不过也没有多大歉意,谁叫你拐别人的老婆做二奶,还堂而皇之的出双入对的。正想着,身后被拉了一把,回头看却是时静:“好了,没什么大事就算了吧,去坐下吧!”

这是酒店领班也问王学伟:“先生,你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没事没事!一点点误会,说清楚了。大家都入座吧!”王学伟迅速爬了起来,招呼着一帮同学。

章文也反身回到餐桌旁,敲了敲桌子,不耐烦的道:“要集资的都到那桌去!别在我跟前碍眼。”

现在章文听到集资就烦,第一自己根本没钱参与,第二是常晓蓉那被集资搞得连音信都没了。好好地同学聚会变成集资登记了。

结果一大半人都跑到那面张桌子去了,章文这桌还剩八个人,那张桌子倒挤了十三个人。

章文这桌除了他和许林,还有时静,时静大概是所有同学中身家最厚实的了,根本不屑赚那点利息。另一个是庞丽菊,她好不容易连骗带睡得从王学伟那弄来一百万投资,怎么肯再拿出去。还有一对夫妻,只是眼熟,不是同班的同学,只知道这夫妻两到日本打工了六年,回来买了套房,开了个干洗店。别管背死人也好,送外卖也好,人家苦了六年到底把钱挣回来了。章文还是挺佩服这样的人的,真正的吃得起苦,换了章文打死也不肯背死人的吧。还有一个是卖保险的女人,好像是比他们小几届的,也许凑进来还想推销保险吧!

最奇葩的是莫心兰了,她老公坐到了那桌,她倒坐在这桌,没看懂这玩的是哪一出。从进门章文也就和莫心兰点了点头,都没说话。人家老公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还是太平点吧。

虽说没说话,章文还是留心瞄了瞄莫心兰,这丫头怎么变得苗条了?从认识到分手章文一直叫她“丫头”。一身紧身的套装,一双细跟短靴,系了条紫色的丝巾,一头长发还挑染过了,分了好几色,烈焰红唇,给人一种妖艳的感觉。虽然形象改变很大,但是透过眼神,还是能感到彼此间的熟悉感,似乎分开没多久一样。

章文和许林聊着最近的事,旁边坐着时静,时静的另一侧是庞丽菊和莫心兰,三个女人聊得也投机,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主要是庞丽菊再讲她在美国的经历,而时静也不再是读书时的文静寡言,时不时也恰到好处的插两句。莫心兰还是和原来差不多想什么说什么。

相比这桌的低声浅语,王学伟那桌就热烈多了,时不时发出惊叹,或是满足的笑声。人人脸上放着异样的光彩,心里计划着美好的梦想。每个人都带着崇拜争相向王学伟敬酒,当然还不忘恭维李燕辉几句。

吃到差不多,章文看到另一桌根本没有结束的意思,还在热烈的讨论着,于是招了招手,把王学伟叫了过来。

“文哥,什么事?是不是菜不够,我再让他们加两个。等会吃完了一起去歌吧?”王学伟还真够殷勤的。

“不了,我们先走了,你过来有点事跟你说。”章文把王学伟拉到了包房外面。时静和莫心兰居然也跟了出来。

“什么事?文哥,许哥。”王学伟心里有点忐忑不安。

“月底前,你把许林他老婆的集资款连带利息给结清。打到许林的账号上,他老婆要是问起来,你就说被许林拿走了。还有,把她的最好也结清。”章文顺手指了指莫心兰。

“我的事用你管?早干嘛去了?”莫心兰很不满似的。

“你不插手我的事,我才懒得管你呢!我的欠条呢,还给我。”章文没好气的说。

“就不给!你管谁借钱不行,非要管他借!也不知道你怎么混的,都混到要借钱的地步了。”莫心兰白了王学伟一眼。

王学伟有苦不敢说,两人越是吵越是有感情,还是装傻最好,而且现在让王学伟郁闷的是许林把钱提出来还问题不大,才五十几万。莫心兰两口子可是二百万呢,就算一人一半,也得有一百万。这章文怎么回事,突然对集资的事也插手了?

“文哥,这好好的干嘛拿出来啊?你不知道,拿出来很麻烦的,以后再想进去就难了。”王学伟还是想做做思想工作。

“让你拿出来你就拿出来,哪来那么多废话!”许林一点也不客气。

章文凑到王学伟耳边悄声说:“丽华街18号,你不会让我到那去找你吧?”

“哎,许哥这没问题!只是莫心兰的钱拿出来没意义啊,她老公刚说还要再投进来呢!”王学伟被章文吓了一跳,立马改口。

“我的钱是我的,马进利要投多少是他的事,你把我的还给我!”莫心兰看到章文的举动,心里马上有种不好的感觉。再说,时静早就提醒过她,她一直犹豫不决,但现在她马上做出了决定。至于为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

“好,好,好!我月底帮你们搞定。这总行了吧?”王学伟心里盘算着,他要马上把这事压下去,要是别人知道了,会出大问题的。快点把这瘟神送走,然后抓紧把集资款收上来。

“哼哼!你放心,我知道的不多。也不会管的太多。”章文又意味深长的在王学伟耳边悄悄说。

……

看着章文等几个人走了,王学伟心里七上八下,吃不准章文知道多少,他越是说知道的不多,王学伟心里反而越没底,其实一个月前王学伟就发现不对劲了,有人在查他,王学伟再出大价钱反查过去,结果查到了九哥那查不下去了,这倒让王学伟糊涂了,自己没有和黑道的人有瓜葛呀,澳门那更是没有什么接触啊。是不是章文再查他呢?到底查到了多少呢?而且能请得动黑道的人,那得花多少钱啊?他不是没钱吗?这家伙简直就是妖孽......

其实章文知道的真的不多,只是王学伟态度的迅速改变让章文感觉到集资放贷估计已经开始出问题了。但也仅仅是估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