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5章 花开三朵各表一枝(下)

第九十五章花开三朵各表一枝下

章文和许林,还有时静一起先走了。莫心兰因为老公马进利还在积极的参与集资讨论,只能继续等着,不过她也没有回包间,远远地隔着大堂的茶色玻璃注视着章文等人渐渐离去,最后看到章文没有上许林的车,而是上了时静的车……

莫心兰顿时恼怒的狠跺了跺脚:“混蛋,还没说几句话呢,就上人家车。死东西,还想要借条,做梦!时静,还闺蜜呢,还好友呢,手都伸到我这来了!没一个好东西!”

还真是冤枉了章文,许林因为已经解约,昨天刚回s,现在回公司收拾东西了。没法送章文了,再说,时静的邀请又不好拒绝,当然这厮也没想拒绝。

时静开的是一辆sar。两人坐的迷你小车。章文很奇怪,这车好像更适合女孩子吧。时静开这车有些不实用。章文坐进车里,四下看看,到底是进口车,做工精细,内饰档次很高,摸上去很有质感。车里有股淡淡的幽香。

坐在车里,两人倒反而没什么话说了,本来就接触的不多,在读书时,一个是品学兼优,一个是惹是生非。根本就是两路人,虽说有过一星期的当护花使者的经历,那也只是学生时代的小插曲。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没和莫心兰说上话心里不舒服?”实景先开口打破这沉闷的气氛。

“哦,不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你倒是没怎么变?”章文看了看时静。

“真的?”时静多少有些欣喜。

“假的!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一点不变?最起码比读书时成熟多了。”章文笑道。

“就知道你没好话!哎!一转眼都三十五了,真快啊!”时静有些感慨地说。

“三十五?怎么可能?你要比我小四岁?”章文有些疑惑的问。

“你忘了,我跳过两级,还早读书了一年。嗯?那也不对呀?应该是差三岁呀!”时静算下来看着章文。

“哼,哼,我初中的时候留了一级,不过不是因为成绩不好,是被人打伤了,当然,成绩也是不咋地……”章文好不尴尬,越说声音越小。

“咯咯咯咯……“时静看着章文难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章文侧头看着时静,应该说她是章文认识的女人中最完美的,清新典雅,褪去了学生时的稚嫩,更显成熟稳重气质绝佳。以至于章文感觉对时静只能远观不可近渎,有点想法都是罪过。

“唉!说实话吧,你一直是我仰视的存在,我最不愿意的就是和你打交道,总是有莫名其妙的自卑感,而且你看,过了这么多年,差距越来越大,从今以后,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章文下狠心说。

“那莫心兰呢?为什么对她你就很随意?”时静没想到章文会这样看自己。

“也许她有种崇拜个人英雄的情愫在里面吧!或者说她没你那么优秀!”章文想了想说。

“其实刚才你掐住王学伟的时候我就看到了莫心兰有种兴奋,狂热,崇拜的神情,很多女孩子都有这种情愫,我也有……”时静小声说。

“有什么用?现在的社会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倒真希望生在乱世,当个独角大盗,或是山大王,莫心兰肯定会是压寨夫人。”章文有些遗憾地说。

“你还是放不下她,是吗?”时静小心翼翼的问。

“不是放不下她,是放不下曾经的初恋情结,或者说那份比较纯真的感情。其实都这么多年了,早已物是人非,都成过去了。”章文今天见了莫心兰后倒没了以往的纠结。没有想象中的激动。

“你知道当初为什么莫心兰会那么快结婚吗?”时静问章文。

“就是大家都觉得不会有结果了吧?那时候还不太敢辞职吧,到底是大企业里旱涝保收,何况还涉及到户口问题,不像现在,户口的作用已经逐渐被淡化了。”章文想起当时的状况,确实很无奈。

“这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正好赶上最后一笔福利分房,必须有结婚证,而且两人都在企业里工作。”时静道出了当时的情况。

“这不奇怪,她本来就是很现实的人,有的时候也很果断。”章文点头道。

“另外的一个原因是你的名气太大了,他们家人知道了她谈的朋友是你的时候,全家没一个不知道你的大名,全数都反对,她那时应该也受到了不少压力。”这个原因让章文有些愕然了。

“嘿嘿,这就是所谓的恶有恶报吧!其实这样也好,要是真的跟了我,就我这几年混的惨样,估计也是离婚的结果,连朋友都没得做。从赚钱的角度来说,马进利比我强啊!”章文自嘲的说。

“她说给你去过两封信,你都没回?”时静问。

“嗯,都烧了,当时很有挫败感,连多看一遍的勇气都没有!”章文闷头说。

“我也给你去过两封信。”时静轻轻的说。

“嗯,看到了,太励志了,不适合我!吓得我只想离你越远越好!”章文白了时静一眼。

“为什么?我只是让你报个夜大,读个文凭。有什么不对?”时静没想到章文是因为这两封信反而躲着她。

“那时我更想拎着板砖杀回去。”

……

谈的多了,也找到了共同的话题,两人的女儿都是13岁,读初二,学校也离得不远,只是时静的女儿一直是年级前三,章文的女儿则差远了。这让章文心里一动:什么时候让欣儿到时静那学学,人家的女儿是怎么学习的,成绩这么好。

临分手,时静还特意把自己的专用的电话报给了章文,以后可以多交流小孩子的教育方法。

……

与此同时,又一邨饭店,纪清刚忙完,一大早就被胖子请到了这来,本来纪清不愿来,胖子没办法,搬出了章文这杆大旗,才算搞定。

来到又一邨饭店,吴玫很是热情,但是纪清却是怒冷不热,把又一邨的菜谱都看了一遍,还特意尝了几个菜,把这些菜的不足之处一一指了出来。另外再教了吴玫四道不算太费事的,但是有比较有特点的菜肴。

做菜的时候,纪清却是一丝不苟,从选材,到烹饪详细的操作了一遍,吴玫还特意拿笔记了下来,对纪清的厨艺赞叹不已。

一直到下午总算告一段落,吴玫和纪清都是一身油烟味,吴玫带着纪清到自己住的地方洗一洗,纪清进了盥洗室,直觉感到有种熟悉的气息,特别是看到了挂着的一条蓝色的毛巾,还有放在盥洗台上的剃须刀,剃须泡,另外还有一套牙刷牙膏……

吴玫拿了条新毛巾进来,看到纪清已经在用那条蓝色的毛巾在洗了,不禁愣住了。

“我给你拿了条新毛巾,你要不用这条吧!”吴玫递过去一条新的毛巾。

“不用了,我就用这条,是他的吧?”纪清话语里有些冷淡。

“哦,也行,反正我都洗干净的!前几天,他和老婆吵架,是在我这住了几天,睡在棋牌室里,所以我才给他另外买了套毛巾。”吴玫还是把实情告诉了纪清,吴玫感到瞒是肯定瞒不过的,纪清太敏感了,再说两人本来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当然,这么想还是有些心虚的。

“你…你和他很…很好吗?”纪清有些不知该怎么说,还有些紧张。

“哦,呵呵,你想哪去了,他一直把我当成姐姐的,我也一直是那他当自己的亲弟弟。所以他在家里受了委屈会跑到我这来。”吴玫知道纪清想多了。

“他经常来这吗?”纪清很想知道的更多些。

“哪有!就除夕前住了两天,主要是和老婆吵得太凶了,可能他真的要离婚了,听胖子说这次去澳门他赚了些钱,回去就会谈离婚的事!所以他最近心情不太好,我特意给他求了个开光的手链。”吴玫还是告诉了纪清一些重磅的消息。还给纪清看了看戴在手上的手链。

“真的?”纪清几乎是惊喜的叫道,随后又很不好意思的涨红了脸,哪有盼着人家离婚的,纪清很恼怒自己的失态。接着,手指着吴玫手腕上的手链:“你…你能把这串手链卖给我吗?多少钱都行!”

吴玫虽然有些不舍,但是看到纪清执着而渴望的眼神,还真是不好拒绝,再说一天接触下来,她对纪清还是很有好感的,这女人很单纯,也很贤惠,又能干。以后若是真的能和章文走到一起还是很不错的。

“说什么钱呀!你喜欢就拿去,不过这可是我给我弟媳买的哦!你以后能不能带要看你自己了!”吴玫索性大大方方的把手链给了纪清。但是又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

“谢谢玫姐!”刚才还充满敌意,转眼间变得亲若姐妹。

纪清感到一切正向着自己希望的在发展,而且这次回老家,她得到了三奶奶的支持,三奶奶把纪根正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把自己温养多年的一串玉佛珠送给了纪清。

原来,纪清的爷爷当年娶了一妻三妾,解放后被迫休了三个妾,这个三奶奶就是当年最小的妾,名义上休了,但是一直没离开纪家,纪根正还是向待自己的长辈一样,礼数一点也不敢少。这三奶奶是如今纪家辈分最高的一位,都快九十了。但是精神相当好,因为纪清是最小的孙女,又从小就没了娘,所以对纪清格外疼爱。

看着纪清欢天喜地的样子,吴玫觉得找个这样的弟媳也不错,就看他们有没有缘分了,同时自己心里多少有些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