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6章 又见常晓蓉

第九十六章又见常晓蓉

周一,章文终于开始上班了,放假了二十几天都有些不适应了。

一大早,章文就赶到公司,甚至有些急切,很想见到常晓蓉。进了办公室却是很失望,常晓蓉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坐在那里,位置上空荡荡的,办公桌上还有一层灰……

章文把办公室打扫了一遍,把自己的和常晓蓉办公桌擦得干干净净,然后坐了下来,还是感觉有些冷清。虽然不时有同事进来拜个年,发个喜糖之类的。

“文哥,过年好!”牛俊杰跑进来和章文打招呼。

“嗯,过年好。”

章文因为年终奖的事,很不满意牛俊杰等人的做派,帮他们做了事,结果年终奖都加到他们头上了,章文心里一直不舒服。牛俊杰在办公室里闲聊了几句,可能是感觉的了章文的冷淡,有些尴尬,忽然悄声说:“我刚才看到常晓蓉了,她在老板娘办公室……”

“哼!关我屁事!”章文哼了声。

牛俊杰讪讪的离开了。

……

章文一直注视着办公室的门,直到九点半,门被推开了,终于再次看到了常晓蓉。

短暂的欣喜过后,章文上下打量着常晓蓉,才一个月不到,常晓蓉像换了个人,瘦了好多,脸色发黄,还有些发黑。衣服头发看来还是收拾过的,很整洁。但还是掩饰不住疲惫忧郁的神情,眼神漠然,眉头紧锁。看到章文时,也就眼光瞬间闪了闪,就又恢复了漠然……

“你这是怎么了?弄成这副摸样?出什么事了?”章文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是常晓蓉。

常晓蓉也没理他,坐到自己的位子上,顺手打开电脑,看着屏幕发呆。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集资的事出问题了?”章文帮她倒了杯水,看她这样,比病人都需要照顾。

“别问了,你烦不烦?”常晓蓉冲章文叫道,说罢,趴在办公桌上哭了起来。

章文默默地看着,也不再出声,整个办公室就剩下常晓蓉的抽泣声了。

……

感觉过了好久,常晓蓉才抬起头,抽了几张面巾纸擦拭着眼睛,章文再帮她倒了杯水,顺便把窗打开,办公室里的气氛太过沉闷,透透气。

“好点了?”章文隔着办公桌问。

“嗯,谢谢。好多了。”常晓蓉恢复了些精神,深呼了口气。

“呵呵!什么时候学会客气了?”章文笑道,尽量让气氛轻松些。

“嗯!……集资的老板跑了,我们那里已经乱套了,贵喜被彻底套进去了。”常晓蓉尽量平静的说。

“这么快!年前你不是还说你们那的房子都卖出去了吗?”章文问道。

“哼,海景房,靠着海边湿度,盐分太大,没过半年所有的装修都开始生锈,原来订房的人都来退房,退不掉的连定金都不要了。现在所有的在建房都停工了。”常晓蓉悲哀的说道。

“那你也不至于搞成这样啊?不就是十万块钱吗?”章文算着贵喜手里也就十万块钱。

“要是十万就好了,我都要谢天谢地了。哼!贵喜这混蛋投了五十万,五十万啊!”常晓蓉又有些情绪激动。

“他哪来的那么多钱?你不是说他手里就装修的十万块钱吗?”章文吓了一跳,这可不是小数目了。

“他办了好几张信用卡,而且他们兄弟三个还做起了二老板,把人家小额的集资收过来,凑成整数再投进去,能多做点利息。兄弟三个一共投了二百万!”常晓蓉越说越怒,忍不住拍了拍桌子。

章文彻底无语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忽然觉得自己还是很乖的,胆子也不大。

“刚才我去管老板娘借钱,哼,推三阻四的说没钱,说穿了,不就是我们是外人,不肯借嘛。要是她的亲戚早就借好了。”常晓蓉愤愤不平地说。

“嘿嘿,这有什么?很正常啊,借给你,你跑了怎么办?”章文倒是没有觉得意外。

……

午饭时章文帮常晓蓉带回来的,她现在的样子不愿见人。章文总算知道她是怎么瘦下来的了,吃了几口就不吃了,没胃口。原来可是不吃到打饱嗝不肯停嘴的。

“你不至于吧?为了这点事就饭都不吃了。不就是五十万吗?照你们夫妻俩的收入也就3年就还清了。何况其中还有10万是你们自己的,年终你又发了10万吧?算下来才30万了。比我轻多了。”章文开导着常晓蓉。

常晓蓉默默地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章文,你还欠我租子呢。你忘了吗?”常晓蓉忽然旧事重提,但是一点也不觉得轻松。

“嗯,没忘,只是……”章文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下班带我出去吧!把欠我的早点还了,咱们也可以两清了。”常晓蓉看着章文很认真的说。

“哦,没问题,我一直惦记着你这个东家呢!”章文回答道。

感觉常晓蓉怪怪的,到底她想要干什么?章文没有了以往的兴奋,反而越来越担心。剩下的上班时间简直就是煎熬,常晓蓉也不再说什么话,两人在沉闷中等着下班。

……

下班了,章文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先赶到不远的车站等着常晓蓉,好一会,常晓蓉才慢慢的走了过来。

“先吃饭吧!我想去上次去过的火锅店。”常晓蓉很自然的挽住章文的胳膊。

“嗯!没问题,今天一切都听东家的。”章文说道。

常晓蓉难得的笑了笑,招了辆车,和章文一起坐了上去。

虽然是常晓蓉提出来吃火锅,但是真正在吃的却是章文,常晓蓉吃得很少很少,更多的时间是定定的看着章文,时不时帮章文夹些菜,拣些肉放到他碗里。酒倒是喝了好几杯。章文这顿饭吃的真是别扭。

再次来到“越狱”。开了间房。

进了门,常晓蓉抱住章文,紧紧地抱着,一直也不肯松开。

章文也抱住常晓蓉,感觉到常晓蓉瘦了很多,没有了原来的壮实感,甚至让人感觉很柔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