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7章 真的两清了

第九十七章真的两清了

常晓蓉从浴室出来,气色好了很多,看见章文又在研究赔率,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

“又要赌球了?唉!看来你是改不了了。今天我也下注。”常晓蓉对章文说。

“我选了10场比赛,你挑5场。”章文没有惊讶常晓蓉也会参赌。

常晓蓉选了5场比赛,每场下注100元。剩下的5场,章文自己下注,也是每场100元。

章文下注完毕,随手关了电脑。

“你不看比分直播吗?”常晓蓉有些奇怪。

“不看了,今天主要是陪你。”章文笑了笑。

然后抱起常晓蓉,径直走到床边,常晓蓉比原来轻了好多,章文感觉没怎么费力气,就把常晓蓉扔到了**……

**过后,两人都面红气喘,常晓蓉战力还是蛮强悍的,尤其今天格外主动,几乎可以说是疯狂……

两人靠着床头,常晓蓉紧紧地贴着章文,还在轻微的喘息。渐渐地,章文感觉到胸口湿了,是常晓蓉流泪了。

“章文,我要走了。回老家去。也许再也见不到了!”常晓蓉低声喃喃的说。

“为什么?有必要吗?不就是欠了点钱吗?”章文很是不解,也很不爽。甚至有些怒其不争。

“不是钱的问题,是家里的问题,贵喜和女儿都需要我回去……”

……

听了常晓蓉的一番诉说,章文才知道事情远比他想的要复杂:原来贵喜在集资崩盘之后就一直处于一种忧郁,神经质的状态,每天一早就到集资公司的办公楼等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而且周围还有许多和他一样的人,有的哭天喊地,有的冲击办公大楼,大楼保安不得不报警才能控制住这些人。

常晓蓉带贵喜去医院看了看,初步诊断是忧郁症,需要长期调养,需要人照顾,年初贵喜上了几天班,出了两次交通事故,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学校让他回家休养,其实就是变相的辞退了。常晓蓉这下不但要照顾女儿,还要照顾贵喜,更糟的是,常晓蓉发现贵喜彻底的不举了,没有丝毫反应。赶紧带他去医院做了彻底的检查,还算好,其他器官都还正常,没什么毛病。

常晓蓉家里也不太平,那些小额放贷的人是把钱交给贵喜的,天天找上门讨钱,又吵又闹,把常晓蓉8岁的女儿都吓坏了,最后,常晓蓉把年终发的钱都拿出来,先还给了这些人,才算稍微清净了。

“哼!没用的东西,敢做不敢当,他玛的,上面精神失常,下面永垂不朽。你打算后半辈子就守着这么个废物?”章文没想到贵喜的承受能力如此不堪。

“那怎么办?怎么说也是一个家呀,难道这时候我和他离婚,孩子怎么办?再说贵喜的出发点也是想多赚些钱,也不能算是大错。何况就算离婚这笔债也是夫妻共同承担的,而且那样的话,贵喜就彻底废了,我做不出……”常晓蓉一脸的悲哀。

“我这有几万块钱,你先拿去吧!我暂时用不到。密码是*”章文把自己的银行卡拿出来,交给了常晓蓉。

常晓蓉拿着银行卡,犹豫了一会,最后放到了自己的包里。

“你这里不做了,不是更没有收入了,贵喜又不能正常上班。”章文还是不同意常晓蓉辞职。

“我们老家也有建筑公司的,只不过赚的比在这里少。但是可以照顾到家里了,也算有得有失吧!”常晓蓉轻轻的说。

“那我们怎么办?也变成这次崩盘的牺牲品了?”章文闷声问道。

“章文,我就是舍不得你,可是我不能再待在你身边,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真的就什么都不要了,只待在你身边,可是不行啊……”常晓蓉抱住章文大哭了起来。

……

“章文,别想了,我们还是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吧,也许看风景真的该结束了,希望最后看到的是最好的!”

看着常晓蓉俯下身开始做热身的动作,章文忽然很想也像贵喜一样,不举吧。可惜这玩意不是意志能左右的,章文没精神,可这小弟精神得很,稍有风吹草动,就探头探脑,稍微有点甜头就蠢蠢欲动,卖力的很,不干到吐绝不罢手。每次都做赔本的买卖!

章文打起精神,尽量让常晓蓉满足满意,保质保量的交了最后一次租子,真的两清了!也许是心情不佳,完事章文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章文醒来已经快十一点了,连上班也没去。看看房间里就剩自己一个人了,常晓蓉早就走了,章文坐起来,满心的沮丧,他知道,常晓蓉真的走了。

章文打车赶到公司已经是下午了,冲进办公室,果然,常晓蓉的办公桌已经空荡荡的了,章文有些失神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看到桌上有一封信:

我走了,带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包括一段美丽的风景。卡还是不要了吧。你从来不把钱当回事。曾经以为这是个缺点,现在才发现,缺点往往就是优点。因为它让我感动了。

很多事情,对与错,好与坏,都是相对的。也许分开也是如此!别了,一段美丽的风景……

……

既没有称呼也没有落款,但章文知道是写给他的。

章文把信封倒过来,掉出了自己的银行卡……

最讨厌纠缠在这种感情的纠葛中,但还是不知不觉陷了进去,章文满心的惆怅打开窗使劲透着气,手里慢慢的把常晓蓉留下的信一点一点撕得粉碎,把手伸出窗外,让手里的碎屑被风吹散在空中,似乎也预示着,这段美丽的邂逅也如同空中纷飞的碎屑一样,随风而逝……

……

章文没精打采的回了家,简单的下了碗速冻水饺,算是把晚饭对付过去了,老婆走过来向章文要三百块钱----女儿在学校的午餐费。现在,老婆又换了新的策略,凡是家用的女儿的开销费用全部找章文要,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章文根本懒得计较这些,索性拿出2000块钱放在饭桌的抽屉里,反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陈怡芬很是郁闷,无论自己使出什么招数,总像被章文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完全不受力。更让陈怡芬着急的是她始终搞不清章文到底手里还有多少钱。连欣儿那里都试探过了,也没个结果,只知道,章文赞助了女儿2万,还给老妈2万。这样算下来章文过年已经拿出十几万了,他哪来那么多钱?

章文回到房间,想起来昨天还下注了10场球,打开电脑,查看结果:常晓蓉选的5场比赛3输,1赢,1走水。而章文选的5场3赢2输。

看来,人不得志,连运气都会远离了,现在的常晓蓉不再神奇,也不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