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98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上)

第九十八章树欲静而风不止上

不知不觉中一星期过去了,章文一直是上班,回家,两点一线,回家就是研究赔率,每天下注几场球,均码下注,每场500元,胜率很稳定一直维持在60%。扣除抽水,几天来的赢利很一般,2千都不到。足彩倒是每期都买,而且章文现在每期都是128元的小复式,每次都能中个8场,9场的,还中过一次11场。网上看看“横扫千军”的战绩,最近没中过大奖,中过一次一等奖,奖金才17万,下注倒下了60万。

经过一周极有规律的生活,章文的心境逐渐平复了下来,期间给常晓蓉打过电话,提示已经是空号了,qq也再没上线。呵呵,章文不禁暗赞常晓蓉够狠,很有点破釜沉舟的意味,比贵喜强得不是一点两点。只能默默祝福了。

章文似乎都有些习惯这样的生活了,虽然做不到心如止水,但最起码过得温和平静。如果能一直这样也挺好,甚至希望生活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下去吧!

可是生活中的事总是事与愿违,先是老婆跑到章文面前:“你看看,你的女儿,这次英语考试59分,全班倒数十名了。还有,在班里向同学推销她的淘宝,让同学都到她那充值,老师都打电话给我了,请家长下周一去学校,我是没空去,你支持她的,你自己去和老师解释。”

章文有些头疼,这女儿还真不让人省心,看来只好自己到学校去一趟了。看看女儿怯生生的眼神,章文没有说教,到底怎么回事,等下周一去了学校搞清楚再做决定。他不想打击女儿的积极性。尽管有些地方可能做的不妥。

周日,胖子倒是开着车来了,虽然章文有些奇怪,但还是很高兴,胖子还带来了上次从绍兴带回来的陈酿。想到很长时间没有去看过吴玫了,索性直接开到了又一邨去吃晚饭,这让吴玫很是惊喜。

两人刚坐下来,胖子就告诉章文,他辞职了!

“为什么?不是干得挺好的吗,年终还发了5万的奖金呢吗?你不会也爬到人家**去了吧?”章文很意外。

“滚!你当我像你啊!不过到时和你有关。”胖子骂道。

“什么意思?我都几个月没去过纪家饭店了,跟我有个毛的关系!”想起上次莫名其妙的被胖揍一顿,章文就很恼火。

“你没去,你女儿可是去了,还住了一天呢!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纪红她那个圈子最近不太平,被请进去好几个,再加上最近纪清又和纪红闹了起来,反正事挺多的。”胖子分析着:“今天,她让我离你远点,嘿嘿,知道不,离你远点,年终还能加薪!”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离我远点,要不我到纪红那去举报!”章文看着胖子那得意洋洋的劲,没好气的说道。

“草!你也太小瞧我了,我立马把5万块还回去了!我金胖子是什么人?5万块想收买我,再加俩零还差不多!到时候咱俩一人一半。”胖子大义凛然的说道。

“哼!俩二百五。那你现在已经搬出纪家了?”章文点点头,换成他也会这样做。

“还没有,总得把这个月做完,等新来的人接手吧。也好,我本来就忙不过来,再夹在你们中间难受的要命,还是走了更自在。怎么样?兄弟够仗义吧?”胖子一点也没把辞职当回事。

“你说这纪红有病吧?好歹我也救过她妹妹,就算是有什么错,也该抵消了。她倒不依不饶的没完了?”章文对纪红的做法很是不解。

“不知道,反正最近乱七八糟的事多了!热闹着呢!”胖子把酒倒好,一边吃一边说……

最近的事还真不少,首先是胖子把原来卖掉的第一套房子又买回来了,原来买房的是个炒房客,买了一年涨了10万,又出手卖了。胖子付了个首付,再贷款50万。总算搞定了。连胖子那个离了婚的前妻都回来了天天找胖子要复婚,被胖子一口拒绝了。章文也很为胖子高兴,两人碰个杯,以示庆祝。

接下来,胖子说了一个更惊人的消息,老白上星期又去澳门,正巧碰到了上次让他输光的肥佬,老白像打了鸡血一样,斗志高昂,连牌都不看,就是和肥佬反着押,肥佬故技重施,又想以钱压人,老白居然不温不火使出对付朱志元的游击战术,成功的惹怒了肥佬,让那肥佬最后输光了手里的将近三百万筹码,老白不但复仇成功,还赢了二十几万。

回来后老白立马开始把停下来的新房装修重新开工,还给儿子的账户上打了5万生活费。再加上黄毛在镇上的炫耀,老白又一次大出风头,还不时地把在澳门打败朱志元一帮人的战绩也抖了出来,让朱志元等人大感光火,最后还是邢春花一怒之下,杀到棋牌室,指着老白的鼻子一顿臭骂,还把他最后打赏章文2000筹码,结果输到昏倒的事抖了出来,老白才算收敛了。

当然,老白也不忘到吴玫这来炫耀,结果,吴玫连面都没见,服务生又不让老白进财务室,也没再把他当成原来的老板,气的老白点了一桌子的菜,喝的大醉,被服务生扔出了饭店……

这是看到吴玫端着菜送进来,章文冲着吴玫笑,吴玫恼怒的瞪了他一眼:“笑什么?需要你的时候人都找不着,姐被人家欺负你还笑得出来?”

“他敢?再敢来胡闹,我把他手给剁了!”章文一拍桌子,把胖子都吓一跳。

“行了行了,这事不许再说了,听着就烦。来,尝尝这两个菜,纪清那小妮子教的,还真的很好吃的,客人来都点这几个菜!”吴玫有些得意。

“纪清来过了?不错,胖子办事总算是利索了一回!”章文夸奖着胖子。

……

喝了酒,章文也不敢要胖子送了,让胖子先回去了。

走进财务室,也是吴玫住的地方,房间里的气氛顿时有些暧昧了起来,章文看到桌上摆着一尊欢喜佛,还真够大的,有半米多高了。不禁乐了,伸手摸摸欢喜佛的肚皮:“呵呵!你还真的去把这尊大神给请来了?”

“哼!你不是就信这尊佛吗?这回满意了?”吴玫脸一红。

“满意,太满意了!来,抱抱。感谢一下!”章文还是原来一样,这一星期的清修又告废了。

吴玫任由他抱了抱,这厮抱着就不放开了:“怎么好像又苗条了,这叫什么来着,…衣带渐宽终不悔!”

“悔你个头!我是跟着纪清妹子学着做做瑜伽。早晚各一遍。”吴玫轻笑着说。

“哦?相处的和愉快嘛?教你烧菜,还教你瑜伽!收费不?”章文还在不停地在吴玫身上揩着油。

“哼!把我的手链都给拿走了。能不愉快吗?你老实跟我说,你们两到底什么关系,好像不像你说的那么单纯嘛?人家一眼就看得出你用过的毛巾,姐可没这个本事哦!”吴玫还真舍不得那串手链。

“是吗?我也没这能耐。不过,我和她真是没关系了,咱也高攀不起呀。他们全家跟防贼似得防着我,我有必要凑上去自找没趣吗?”章文想着上次的一顿胖揍就来气。

“我看不见得,有些事外力的没有什么用的,情比金坚!知道吗?”吴玫有种直觉,纪清很执着。

“嗯?你是在说你吗?别说,是挺坚挺的!”章文的爪子已经游移到了坚挺的地方。

“去死!你今晚回去吗?”吴玫有些心跳。

“那你的当一晚上的枕头!那就是打死我也不回去了。”

“滚!谁有精神陪你这么折腾!”吴玫恼怒道……

这厮真的滚了。章文明天一早还有去学校,打了个车回家了,吴玫有些失落的看着出租车越开越远,逐渐消失在视野里……

星期一早上,章文第一次来女儿的学校,感觉挺怪的,也回想起自己读书时的情景,那时候,被老师请家长的次数估计是全年级甚至是全校最多的。

见到了女儿的班主任刘老师,岁数不大,才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看得出是挺负责的老师,事情主要有两件,第一是女儿开了个淘宝小店,向同学推销电话充值,这事肯定是影响不好的,章文立刻做了表态:“小刘老师,这事是我的责任,我马上就把这个淘宝店收回,本来就是想让孩子放假期间做点有意义的事,没想到反而给你添麻烦了,还好,只有3个同学充了值。这样吧,反正充的值也不多,我把钱退给他们。至于充的值就算送给他们吧!”

“孩子放假期间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我也是不反对的,但是不能影响学习,更不能影响别的同学。”刘老师对章文的积极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

“对对,学生就是应该以学习为主,要不班里再做个深刻的检查?这事过去我常做……”章文说的顺嘴,把老底给漏了出来。

“啊!这就不用了吧!你这个家长很有意思。”刘老师忍不住要笑了。

“……”

“第二件事,就是比较重要的了,章子欣同学读书就不太努力,喜欢耍小聪明,尤其是英语,不肯背,不肯读……”刘老师接下来说的,让章文很头疼。女儿不喜欢英语他是知道的,还老是被陈怡芳说教失手了章文遗传……

和刘老师谈过话,章文离开了学校,一路上都在想怎么办呢?最后,他想到了时静,时静的女儿不是年级前三吗?对,找时静帮帮忙,看能不能让女儿在学习方式上有所改变……

……

忙完了女儿的事,还没喘口气,许林有打来了电话,告诉章文,王学伟已经先还了20万。其余的要再过些时间。

“不行,你告诉他,月底必须全部还来。还有莫心兰的。你就说是我说的。”章文立刻警觉起来,王学伟这小子是在用拖字诀。

“要不,就再等等,也许真的要办什么手续?”许林电话里有些犹豫。

“犹豫不决,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算了,电话我来打!”章文电话里对许林都没客气。

……

树欲静而风不止,章文本想过几天平静平淡的生活,没想到周围却是暗潮涌动,事情反而越来越多,最近还真是不太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