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00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下)

第一百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下)

纪红坐在办公室里,有些心不在焉,最近的事情太多,而且都是不好的事,和自己公司有来往的两个主管,都被查了,连老黄最近也是小心翼翼,并且四处听消息,区教育局的局长要换人了,谁都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老黄还有两年就退了,只想太太平平的退下来。但是内部的斗争很激烈啊,不断地有人被举报。

纪红的公司还算好,这几年的经营比较正规,但是今年的好多业务都重新洗牌了,不再是纪红独家经营,而是要重新招标。

还有就是胖子的辞职也很出乎纪红的预料,这帮人对工作收入的稳定性根本不在乎,却把义气看的很重,这是和纪红接触的人最大的区别,纪红才明白自己做的事很傻和可笑。胖子也许会感激她,但是一旦涉及到了章文,却毫不犹豫的辞职了,连五万块钱都还了回来。纪红才发现自己其实一点也不了解章文他们这种人。

更让纪红难堪的是刚想介绍给纪清的一个很有前途的男士,去年刚被提为副科,过完年就被举报了,这让纪红郁闷得很,这纪清简直就是公务员杀手,介绍了几个全部被查了,包括这个还没来得及介绍给纪清的。难道真如她前夫家说的,什么白虎克夫?问题是还不是夫妻呢,怎么就克躺下了?纪红无奈的摇头,再也不打算给纪清介绍朋友了……

正在胡思乱想,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怎么连门都不敲?纪红很不满意的抬头看过去,居然是纪清!

纪红虽然心情不佳,还是挤出温和的笑容:“清清,你怎么来了?”

纪清满脸涨红,胸脯一起一伏,紧咬嘴唇看着纪红,好一会才开口:“你…你为什么要把胖哥开除了?”

“哪是我开除他?是他自己辞职的,我到现在还没同意呢!”纪红苦笑着说。

“我知道,你看不起胖哥,文哥他们,可是…我,我喜欢他们,喜欢和他们在一起,我再也不要听你的了,你也别再管我的事,我听说了,你以前介绍给我的人都被抓起来了,他们…才是坏人……”纪清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

“随你便吧!姐也累了,也不想管你的事了,你也是成人了,喜欢怎么做随你吧!”纪红有些漠然,情绪不高。

“姐!你…你怎么了?”纪清有些意外,本以为会和纪红有争执的。

“没什么,也许我真的错了,也许我太主观了。”纪红轻声道。

“哦,姐!我…我没钱了。”纪清小声说道。

“嗯!我知道,估计你手里的钱也该用得差不多了,这张卡你拿去,另外,买车让胖子帮你挑吧。我最近没空。还有,告诉胖子,让他别走了,我收回我说过的话。”纪红没精打采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那你…不反对我和胖哥他们在一起了?”纪清觉得有些不敢相信纪红改变了初衷。

“哼!小妮子,恐怕你心里想的是章文吧!”纪红没好气的说。

“哪有?才不是呢。”纪清脸更红了,心跳也更快了,心里莫名的兴奋不已。

“行了行了,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章文不是你能驾驭的,你要想清楚。”纪红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我…不想驾驭他,我只想跟他在一起……”纪清脸红到了头颈,头也低垂着小声说着。

“看你那没出息样!我警告你,在他没离婚之前,你给我把持住哦,我可不允许我妹妹给人家当二奶!”纪红郑重的警告。

“哎呀!姐,你胡说什么呀。不和你说了,我走了!”纪清觉得脸越来越烫,慌忙逃开了。

纪红看着纪清慌慌张张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有些羡慕纪清,有时候活的单纯点也未尝不好啊,最起码很容易满足。

……

周六,周日,连着两天,章文带着女儿到时静家里学习,主要是补习英语,时静和女儿住这一套三室两厅,平时就母女俩住,够奢侈的。其中一间厅被改成了书房,一张超大的办公桌,再也不用担心书本没地方摆,靠墙还摆放着一架钢琴,看来生活的格调很高哦。房间里静悄悄地,两个女孩子都在认真地做功课,时静不时的低声讲解着,整个房间都充满着浓浓的学习氛围。

章文也不好多说话,自己打开电脑研究起赔率了。其实章文对时静一直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从初中他们就是同班同学,但是由于两人的反差太大,章文在时静面前总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总是不自觉地躲得远远地。别的男生最起码还有过幻想,有朝一日能泡上时静,章文连幻想都没有,直接闪人。

看着两个孩子都在做题,时静轻轻地走到章文跟前:“你在干什么?我看看行吗?”

一如在读书时一样,虽是商量的口气,但是总是能让章文老老实实地听话。

“嗯!分析一下足球比赛的赔率。这个,你大概不懂了。”章文一本正经的回答。连眼神都目不斜视。

“比赛我是不懂,但这张表格我还是能看懂的,应该是近似于利润分析的表格,对吗?”时静认真地看着。

“差不多,是我请别人按照我的思路设计的。能分析出博彩公司的胜负倾向,和大致的赢利。”章文有些得意的说。

“嗯,我看看……”时静聚精会神的看着,在查看了里面输入的公式……

好一会,时静都没说话,只是在仔细检验表格中的公式,了解这张表格的设计思路。章文在一旁看着认真操作的时静,一身旗袍装,下面是一步裙,身材凹凸有致,但却是恰到好处,看着很舒服,白皙的皮肤,高高挽起的发髻,显得成熟典雅。举手投足,一笑一颦都张弛有度,不经意家散发出一种尊贵的气质,这是长期的积累出来的,不是能模仿的。章文又感到了学生时代的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张表格可以修改一下,能让结果显示的更清晰,再加入宏程序,可以在旁边做出一条辅助线,可以直观的看到博彩公司赢利的走势,当然前提是你设定的投注比例是准确的。”时静看完已经有了自己的见解,也看出了许多不足之处。

“你,会改?真的有用吗?”章文有些不相信。

“试试吧,我拷贝一份,今晚帮你改改。”时静想了想说。

“我怎么感到学霸又回来了?”章文叹道。

“有没有用还不知道呢?我试试吧,我电脑里有一套银行的利润分析系统,我可以借鉴一下,但是你要保密哦!这可是违法的!”时静也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等到周日再来,时静已经把表格改好了,数据还是和原来一样要手工输入,但是时静配了个数字键盘再配合快捷键,输入的速度大幅度提高。新增加的辅助线起到了很好的提示作用,正常的比赛赔率,辅助线是一条柔和的曲线,而不正常的比赛,辅助线会在中间突然拐头,形成拐点,偏离原来的发展方向,朝另外的方向延伸。

没想到来时静这里,有如此意外的收获,这让章文兴奋不已,恨不得马上打几场比赛验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