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01章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上)

第一百零一章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上

章文欢天喜地的回到家,关上门,整整研究了一个通宵,下注了36场比赛,总算是测试出了新的赔率表的特性,主要对赔率异常的比赛有了明显的提示,特别是辅助线,更清晰的显示出了赔率变化的异常,而且能找到出现异常的准确时间,这个看似无用其实能让章文逐渐了解博彩公司的操盘手的操作手法,会有大用的。

其次,新的赔率表对章文提高胜率帮助不大,应该是提高了2个百分点,现在胜率是61%左右,以前一直维持在59-60%左右。但是这个胜率还要做进一步测试,统计。

意外的是,这张新的赔率表对标准盘的分析很有效,这让章文很惊喜,标准盘的分析准确率提高,对足彩的分析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

接下来的一周,章文基本上就没干别的,每天都是做着各种赔率的分析,连上班也照样在做着测试,现在章文根本不怕被开除了,反正又没有交金,去年年终拿的又不多,最主要的是常晓蓉也不做了,章文现在呆在办公室里无聊得很。办公室倒是新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应聘进来的,姓戴。还有一个是老板的外甥女,好像姓姚。小戴来到公司就没停过,,每天从早忙到晚。小姚这个典型的富家女,每天不是qq就是打电话,再就是上网玩游戏,估计比在家里都滋润。章文和这俩小家伙也就是点个头打个招呼,其他一概不管。

星期六,胖子请客,庆祝他把原来的房子买了回来,只请了朱志元等人和章文,这都是真的哥们,其他的场面上的人等过些时候排几桌热闹一下就行了。

这可是值得庆贺的大事,章文一定得参加的,更何况饭局是摆在又一邨,章文更得去了,好久没看到吴玫了,最近还真是被那章赔率分析表搞得废寝忘食。连电话都没怎么打。

提前离开了公司,到银行取了5千块钱,虽然有些肉痛但贺礼还是要送的,打了个车,直接开到了又一邨。

才四点半,章文是第一个到的,也好,去看看吴玫。

“姐!我来看你了,是不是很惊喜啊?”章文来到财务室探头叫道。

“你还知道来啊?你是来看我吗?出去!”吴玫祥怒道。

“嘿嘿,最近有点事,分不开身。”章文多少有些心虚。

“哼!那电话也不会打?”吴玫坐在那正画着妆。

“不是忙吗?”章文肆无忌惮的躺倒在吴玫的**。

“是在想你的那个红颜知己吧!怎么样?真的没消息了?”吴玫哼哼的问。

“嗯!彻底没了联系,倒也够狠!”章文有些郁闷。

“哦?倒是挺有性格!好了好了,别想了。今天胖子请客你打算送多少?有钱没有?要不我给你垫上?”吴玫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

“我刚取了5钱快出来,你这有红纸没有,包一下。”章文对胖子他们的习惯还是知道的。

“嗯!我给你包上!”吴玫找出了红纸细心地包了起来。

“你最近还在练瑜伽?好像又瘦了点。还剩多少斤了?来,我称称!”章文说着抱了抱吴玫。

“去,别闹!胖子他们马上就来了!”吴玫嗔怪的道。

“一百十,差不多吧?够标准的!”章文猜测着说。

“一百零九。”吴玫小声说。

“不会吧?都减掉二十斤了,别把前凸后翘也减了哦!那损失就大了,我得检查检查!”章文有些蠢蠢欲动。

“滚!来了就胡闹,快出去吧!朱志元他们该到了。”吴玫有些脸红。

……

五点半,朱志元领导下的小团体全部到齐,还多了个编外的成员----邢春花。

胖子来得最晚,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搞什么?

朱志元等人都把贺礼送给了胖子,朱志元最霸气,直接1万,联银行的封条都没拆开。其他人都是5千。只是章文拿出5千有些出乎大家的预料。

“嘿嘿!只要没有人追债!哥现在不缺钱!”章文笑嘻嘻的解释着。

“章文,你别逞强啊?如果不够姐给你垫上。”邢春花有些担心章文打肿脸充胖子。

“太感动了!姐,来抱抱!”章文故技重施,又想往邢春花那凑,被老余揪住后衣领给拽了回来。

“去去去!哪凉快哪待着去!”老余很不客气的说。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章文也不在意,老老实实地做回自己的位置。

随着一道道菜端上来,章文越吃越觉得不对劲,连鲍鱼都端上来了,这道菜可是要炖好长时间的,再说吴玫这的菜他可都知道,今天明显的档次提高了不是一点半点,吴玫可没这手艺,而且好几道菜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章文借口上厕所跑到了厨房,果然,纪清在那烧菜呢!怪不得胖子来得最晚。

吴玫和纪清站在灶前一边操作一边交流,两人都系着围裙,带着厨师帽。倒也别有一番风景。章文悄悄走过去,两手揽住两人的腰:“两位美厨娘!果然另菜肴增色不少,小生特来慰问一下!”

“啊!”

吴玫倒是没什么?已经有些习惯了,纪清却是吓了一跳,炒勺随着身体一起转了过来,正敲在章文的脑门上,上面还带着一些辣椒沫。

“噢!!!”章文一声怪叫,捂着脑门跑了出去,眼睛则是被辣的眼泪汪汪的。

吴玫和纪清从惊吓中缓过神,相视着大笑了起来……

……

席间自然说起了最近镇上的事,无疑老白是风头最劲的,朱志元说到老白就气不打一处来,上次的赌场失利让朱志元一直耿耿于怀。

“老白最近嚣张得不得了。听说还勾搭上了一个寡妇,就是我们后面楼的女人,前几年老公被车撞死了,虽然是全责也陪到了三十几万,家里又有两套房,这女人就靠出租房子,什么事也不干,每天就是搓麻将,也不知怎么和老白搞到一块去了。”老顾回头看看吴玫不在,小声说道。

“嗯!我也听说了,这女人我认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年乱七八糟的事没断过。”邢春花点点头说。

“少提他!我现在听到他就烦!”朱志元不耐烦的说。

“我也是,要不咱们哪天杀到澳门去,也给他捣捣乱,让他把那点钱输光拉倒!省的整天神气活现的,到处吹嘘他在澳门的那点事。”胖子也是很想收拾收拾老白。

“问题是这老小子最近是疯的厉害,还把上次那个肥佬给摆平了,300万啊!”老顾很有些担心。

“章文,你说说该怎么办?”朱志元问章文,这里面只有章文重创过老白。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别跟他较劲不就好了嘛?赌场里一冲动可是要出大事的!”章文不想做这种无谓的较量。

“不,我们非出这口气才行!”朱志元和胖子都不买账。

“你不是说有研究出了新的结果吗?今天推荐几场,赢了,我们明天立马去澳门找他算账。输了那就拉倒,连在这都赢不了,那也别去澳门丢人了!”胖子提议道。

没想到众人都点头同意。

“打多少?”章文对改良过的赔率表还有些不太放心。但也很想试试。

“我们一人一万,怎么样?”胖子试探着征求大家的意见。

“行!但是今天我也要下注。”章文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不行!我们是为了收拾老白先备点筹码!到时候,老白还没收拾掉,倒先被你收拾了!”

众人全都不同意。

“你们是为了收拾老白,我是为了收拾我老婆!比你们任务艰巨多了!”章文怒道。

这时吴玫进来了,后面还跟着纪清,大致了解了情况后,对众人要收拾老白并没有什么反应,倒是对章文要下注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吧,章文的投注由我来下注,这样总行了吧!”

“还有我!”纪清也却生生的附和着。

“对,我也出一份!”邢春花也拍案叫好。

这回大家倒是没意见了,三个女人一边倒的支持章文,这让在座的大老爷们很无语,只能理解为女人都喜欢同情弱者,问题这厮是弱者?简直就是头狼。

章文也坐到一边把电脑打开,开始研究接下来的比赛。心里祈祷这赔率表能发挥正常。

赔率表里显示出了一场比赛,很符合章文的要求,伯明翰平手西布朗,20:45开赛,下注西布朗,高水0.95每人1万,总共7万。胖子报了上去。

没过多久,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比赛也开始了。

吴玫和纪清趁着比赛刚开始,跑到吴玫的住处去洗了个澡,到底烧了一顿晚饭,身上多少有些油烟味。

洗过澡的纪清,显得清新纯净,吴玫不禁感叹没生育过的和生育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看纪清双峰坚挺,小腹平坦,臀部翘挺,真是自己没法比的,虽然这几个月也瘦了二十斤,身材已经恢复了很多,但是腹部总归是有些赘肉,胸部也很丰满,但是总没有少女时的上翘,倒是增大了不少……

“玫姐!你说文哥他能赢吗?他真的是为了…离婚吗?”纪清很期待地问。

“你说呢?你也很希望他赢吧?”吴玫笑着问,眼光很有深意。

“嗯!我…我是不是很自私?”纪清怯生生的问。

“也没有错!只是你能管得住他吗?”吴玫觉得纪清其实还是很合适章文的。尽管心里有些失落。

“我…我没想管住他。我只要他在我身边就行了。”纪清摇摇头说。

“你就不怕哪天他又闯祸了,背个几百万外债回来?”吴玫问道。

“我不怕,大不了我帮他还债,……我有钱的……”纪清小声的说。

“你要这么想,你就得不到他了……”吴玫摇摇头觉得纪清的想法太单纯,也很傻。

“为什么?”纪清有些不解,更有些着急。

“他像个孩子,经常会犯错,但是又很骄傲,不会求助于别人的。你还是不了解他。”

“哦!……”

……

等吴玫和纪清回到棋牌室,比分已经1:3了,没有什么悬念了,接下来才是章文今天志在一搏的:阿森纳主场1球/球半桑德兰

章文要下注欧洲盘的“平”。赔率是4.2

朱志元这帮人都有些不太敢下注,要说打个亚洲盘,还说得过去,就算阿森纳赢1个球也能赢一半,但是直接打平,这风险太打了。都有些犹豫不决。

“刚才赢了9500元,你们可以留下5000剩下的下注平局。这样今天肯定是赢钱的。”章文看到所有人都不太敢下注,提出了个折中的方案。

“那你呢?怎么下注?”胖子问。

“我研究出来的平局,当然把刚才的赢利全部押上去,大不了今天不赢钱。”章文一旦出手就很坚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