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02章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下)

第一百零二章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下)

章文也懒得和这帮人再浪费时间,让胖子先下注欧洲盘“平”,把刚才盈利的9500元,再加了500元,凑成了1万元整数。

朱志元和老顾等人倒不在乎这1万块钱,问题是章文这丧门星先下注了,长期的条件反射让他们犹豫不决,再说阿森纳强队的概念深入人心,又是主场。赢两个球都算少的。下注阿森纳还差不多。

最后,还是决定就按章文的提议每人下注5000元。赢了的话也有21000元。连胖子都没有原来的豪爽,因为刚贷了四十万的的款,有些想求稳。

倒是邢春花不屑的瞟了瞟老顾等人,让老余和章文一样,也押1万元。老余虽有点担心,但是老婆一瞪眼,立马坚定的执行了。

比赛开始了,打下盘就这点不好,众人一直是看的提心吊胆的,更何况这会打得还不是下盘,直接打的“和”。也不知这章文玩的哪一出,开始打欧洲盘了!

章文拍拍胖子的胖脑袋,似笑非笑的说道:“信文哥,得永生!怎么今天没信心了?”

“我就不能知足常乐啊?”胖子心情矛盾。

“嘿嘿!乔迁之喜,想送份大礼你还不敢要?这里面赌性坚强的也就只有我和我姐了。”章文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其实心里也被阿森纳一波一波的攻势弄得直打鼓。

“你少得瑟,等赢了再吹吧。”胖子真想掐死这厮。

……

提心吊胆,七上八下,抚手庆幸,众人经历了一系列的煎熬,终于把这场比赛看完了,神奇的是阿森纳头顶脚踢,由点到面,由远及近,围着桑德兰狂轰乱炸,又是门框,又是门柱,终究没能敲开桑德兰的球门,终场比分0:0

章文得意的摇着头对两个姐说道:“竖子不足与之为谋!还是我们拥抱一下以示庆祝!”

“滚!”

“去死!”

……

朱志元狠狠地瞪了老顾一眼:就你这样还自称小诸葛呢!呸!

“胖子,明天咱们就杀到澳门去!好好收拾收拾老白!”朱志元虽然赢了钱,却窝火得很。

“好唻!草,今晚上的盈利凑一块,也有快二十万了!好好找那孙子算算账!明早上九点半就有一班飞机。”胖子也借机会提升自己的士气。

“老余,咱们回家!”邢春花得意的搂着老余开始撤退。

“夫人,请!”老余很配合的唱到。

“都回家睡觉!明天飞澳门。”朱志元冲着大家下令。只是心里不那么舒服,再这样下去着老大的位置要让给邢春花了……

“文哥!明天一起去吧?”胖子凑上来想拍拍马屁。

“我不去!我明天要带女儿去补习!”章文都懒得搭理他,好好地给他赚钱的机会给错过了,还要飞到澳门去斗气!这不是有病吗!

胖子回纪家饭店,顺便把纪清也送回去,章文本来也搭顺风车回家,被吴玫叫住了。

纪清有些不舍得问章文:“文哥,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要不我们等你!”

“哦!不用了,你们先走吧,早点回去,省的你姐又瞎操心。再说明天他们还要飞澳门,早点回去休息。”章文有些想避开纪清。

“哦!……”纪清有些失望。跟着胖子先回去了。

……

回到财务室,吴玫的脸色有些不好,章文猜想是不是朱志元一帮人明天要去澳门对付老白,影响到了吴玫的心情,再怎么说老白也是吴玫的前夫。

“外面的传言是不是真的?老白现在和一个寡妇搞到了一起?”吴玫很有些着急的问。

“哦,应该是吧!怎么?你还想破镜重圆?那简单啊,我去把那娘们收拾一顿!”章文没想到是为了这事。

“你说什么呀?我是担心我儿子。别到时候老白的房子被那女人骗走了,我儿子怎么办?再过几年他就大学毕业了,接着就是找工作结婚,现在没套房子谁跟你结婚?”吴玫不满的看了看章文。

“你也想得太远了吧?老白也就是和那寡妇姘居,不太可能真的结婚吧!没必要啊。”章文不以为然。

“希望是这样吧。章文,你们真的要去对付老白吗?我怕弄到最后会伤害到儿子。”吴玫靠近章文,还是紧张儿子会受牵连。

“不是我们要对付他,是老白不依不饶的非要挑衅,再加上最近他赢了点钱,嚣张得不得了,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干社么?”章文也很郁闷,他没把老白当回事,但是吴玫这样担心又让他有些不忍,扶着吴玫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姐,最好的办法是你这越做越好,到时候自己买两套房,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你当买套房那么容易啊?要是那样我还用得着住在财务室里?”吴玫嗔怪的说道。

“也没那么难。只要饭店生意好了,其他问题就都解决了。现在饭店生意好吗?”

“嗯!改了名以后,生意很好,特别是纪清来过几次后,每天晚上都基本上爆满,现在是淡季还这么好,真是有些意外,纪清这小妮子还真有本事。还得感谢你帮我介绍了一个大厨。说说,要我怎么谢你?”说道饭店生意,吴玫心情马上好了起来。

“不用,我已经开始收谢礼了!”章文的手已经伸到里面去了……

“你还回不回去了?”吴玫软绵绵的问。

“凭什么?把我留下来,问完了,想打发我走啊?你也太不地道了!”章文正渐入佳境呢。

“那你去洗个澡,嗯,晚上不许过分了……”吴玫低声说道。

“我知道,我保证只行使属于我的权利!”章文很有些兴奋。

……

“我的毛巾怎么是湿的?还弄得那么香。你帮我搓过了?”章文洗完澡回到房间里问。

“哦!…是纪清那小妮子,非要用你的毛巾,哼!香吧?”吴玫似笑非笑的说。

“嗯!弄得太香了,你说她不会有狐臭吧?所以才拼命加香水!”

“噗!什么事到了你嘴里就变得那么恶心了!人家不但没有狐臭,还有体香哦!”吴玫忍不住笑了出来。

“是吗?那你有没有狐臭或者体香啥的?我的检查检查!”

“滚!你都检查多少遍了!”

“那都是上面,今天我要检查检查下面。”

“啊!章文,别胡来……”

……

早上醒来,吴玫悄悄整理好内衣裤,一晚上的进攻防御大战,直到陵城四五点才结束,让吴玫又惊慌害怕又觉得有些兴奋刺激,自己坚守的阵地仅剩下巴掌大的一块,也不知道还能坚守多久。

“你怎么不睡了?精神那么好啊?”章文也醒了。

“好你个头!晚上一点也不老实!”吴玫坐了起来:“哎!章文,你昨天赢了四万多。这回离婚的钱算凑齐了。准备动手了?”

“嗯!早点离了,大家都解脱!”章文是在考虑离婚的事了。

“这会高兴了吧?恐怕有人比你还高兴呢!”

“谁?你,不会吧?做弟弟的打光棍了,你有什么好高兴的?”章文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还装傻?喂!你姐的智商没你想得那么低吧?”吴玫不屑的说道。

“这事暂且不提,我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再说,希望能干脆点!别弄得要死要活的!”章文隐隐的觉得不一定会很顺利的。

“其实我觉得纪清这小妮子倒是挺合适你的,挺乖巧也挺能干。”吴玫帮着章文参谋起来。

“能不能干,上了床才知道!再说她合适我,我不一定合适她呀。他们家更是一直反对!”章文没好气的说

“你真就是个混蛋!我怎么就会认识你这个坏蛋呢?”吴玫用手指戳了戳章文的头。

“嘿嘿!我看你一点也没有悔改的迹象嘛。越堕落越快乐!”章文无赖的说。

“哼!我是引狼入室,后悔已经晚了。哎!你要是离婚,钱够不够?别和你老婆太计较钱,好歹也一起过了这么多年,女人到了这岁数就不值钱了,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好聚好散,别弄得跟仇人似的。”吴玫有些感慨地说。

“嗯!我知道了!”

真到了要摊牌了,章文倒有些忐忑不安了,这玩意没经验啊!

一直到下午了,章文才从**爬起来,这厮一直靠在**看着电脑,研究这张新的赔率表,兴趣所在就不觉时间的流逝……

五点钟,胖子倒来了电话,听完电话,章文愣了好一会,接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怎么了?是胖子来电话?”吴玫进来看到章文在笑,心里有些不自然,虽然老白很讨厌,但是真的输光了,也有些担心他怎么还贷款。

“呵呵!不是朱志元把老白收拾了,倒是一帮子人被老白收拾的铩羽而归!”章文还在笑。

“那你笑什么?”吴玫有些奇怪。

“我笑他们自不量力!巴巴的就赶到澳门去被老白痛宰一刀!劳命伤财!真把赢来的钱不当钱。这回好!早上去下午回来了。这钱来的快去的也快。这帮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