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03章 还是不能免俗

第一百零三章还是不能免俗

晚上,章文回到家,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盘点了一下自己所有的钱,总共可以提出来九万四千块。应该可以摊牌了,想到这,心里真有些忐忑不安,又有些激动,还有些茫然,终究是人生的一件大事,接下来该怎么操作呢?

正在想着,女儿推门进来,拿着英语考试卷让章文签字。看了看成绩,79分。老师的评语是:有进步,继续努力!

呦!这让章文很高兴,签完字,章文安排女儿明天自己打车去时静家里补习英语,他不想和老婆谈离婚的时候,女儿在场。随后给时静也打了个电话……

……

第二天是星期天,章文早早的就起来了,其实昨天一晚上都没怎么睡,想着今天会发生的各种情况,帮女儿买来了早点,顺便也帮老婆买了一份。

等女儿吃完,把她送上出租车,平静了一下心情,准备和老婆谈谈了。

……

事情的进展没有章文想的那么顺利,老婆听完章文的开场白后,沉默了好一会……

“我不离婚!”陈怡芳回应章文。

“嗯?为什么?我们可是有协议的。再说我们现在这样你觉得有必要维持下去吗?”章文没想到陈怡芳回答的这么干脆。

“你想离就离?不想离就不离,哪有那么便当的。”陈怡芳逐渐进入战斗状态。

“什么叫我想离就离?好像这协议书是你要我写下来的,我们都签了字的,这你总承认吧?”

“那又怎么样?这种协议又没有法律效力,我现在不想离了,这总可以吧?大不了我把十万块还给你!”陈怡芳振振有词。

“好吧,我本来想大家好聚好散,不要弄得剑拔弩张,看来还是不能免俗。那好,我现在告诉你离婚是我的决定,而不是和你商量!实在不行,我只好起诉打官司了。”章文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

“你就那么想和我离婚,恐怕外面有人己经等不及了吧?”陈怡芳像是抓住了把柄一样。

“这跟你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就算是有,也是你造成的。”

“你不就是对夫妻生活不满意吗?大不了我以后尽到义务总可以了吧?”陈怡芳似乎在做出让步。

“哼!你以为我是为这点事才离婚的?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麻烦你照照镜子,看看你还有什么地方能吸引人。”章文不客气的说道。

“我怎么了?你以为你好的到哪去?一天到晚家里的事不闻不问,就知道在外面吃喝嫖赌!”陈怡芳也不甘示弱。

“那也是你造成的,好吃懒做,别说等你烧顿饭了,连自己吃过的锅碗都长毛了,还是我回来洗掉的。”章文想想就有气。

“我是身体不舒服才没洗的。”陈怡芳有些脸红的辩解道。

“哼!所以乘早离婚吧。再过下去,当个太监也就算了,还要照顾病人了!我没有那么高尚。”章文不屑的说道。

“再怎么样我也没像你还欠着一大堆债呢!”

“又没要你来还……”

……

不可避免的协商变成了激烈的争吵,相互揭短……

最后,章文不想再做无谓的争吵:“你说吧,想怎么样,才离婚?我没兴趣和你吵架。”

“我不离婚,离了婚我住哪去?除非离了婚你搬出去。”陈怡芳坚决的说道。

“笑话,房子是我父母的,而且是婚前财产,跟你有半点关系吗?”章文哼道。

“没我的,总有女儿的吧,我和女儿在一起有什么不可以?”

“离婚后,女儿跟我,你就不用操心了!”章文态度很强硬。

“凭什么女儿跟你?”陈怡芳有些慌乱

“因为我有房子,离婚后你没有。而且女儿更想跟我在一起。而我也不希望她跟你这种好吃懒做的人在一起。”

“我就不离!你再说,我就找你爸妈评理去!”陈怡芳拿出了杀手锏。

“哼!随你便,反正我告诉你,要么协议离婚,要么民事诉讼。”

……

不得不说,在我们这个国家离婚还是很麻烦的,而且像是一场战争,但是没有赢家,大家都筋疲力尽。

事情不可避免的牵扯到了双方的家长,过程和别人家的没什么两样,先是双方家长的劝说,接着是各自为自己的子女撑腰……

章文为了这事连班也没去上,陈怡芳也一样请假参战。同时还要时刻留意双方家长的身体状况,都是六七十岁的人,实在是让人担心。

一星期过去了,毫无结果,章文只好找律师了。准备提起民事诉讼。

双方家长也都积极地帮着出谋划策,亲情真是很奇怪的东西,刚开始双方都是劝和,到最后双方父母都开始为自己的子女出谋划策,争取最大的利益。

在等候法院的传票的间隙,章文跑到了吴玫这里,这回是真的求安慰了,吴玫还从来没看到章文这么老实过,也感到了章文流露出的疲惫。

胖子也过来陪章文喝了两次酒,说些镇上的事,自从上次被老白杀回来后,朱志元就出去做工程了,主要是不想在镇上露面,太没面子了,好歹六个老板被老白一个人杀的片甲不留,真他妈丢人!老顾更是窝火,最近有传言他的最小的老婆好像和别的男人有一腿,这让老顾大光其火,自己还准备帮着这小老婆在她老家买房呢,居然被扣上顶绿帽,老顾不动声色,正布局抓奸呢!

纪清倒是给章文打来了电话,不过章文正为离婚的事烦心呢,也没太在意,随便应付了一下,让纪清好生失望。还跑到吴玫那哭了一场。

大家都不招惹老白了吧。他倒输钱了,前几天又去了一次澳门,输了10万,老白马上停手了,乖乖地回来了,他知道自己不像朱志元这些老板,不断的在赚钱,他的钱就这点,只能赢不能输。

……

就在章文感觉到心力交瘁,烦闷不已的时候,终于盼来了法院的传票。

等章文真的启动了民事诉讼的程序,收到了传票,陈怡芳这面倒开始和章文协商了,双方的父母像在菜场买菜一样讨价还价,最后,章文答应再付给陈怡芳20万。离婚后马上付10万,还有10万两年内付清。欣儿由章文做为第一监护人。

转眼间快二十天了,章文从民政局出来,感到好像两世为人,这离婚太恐怖了,还算是章文没有什么房产股票古董之类的,要不然还不知道要耗多少时间呢。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有的人离了婚要摆酒庆祝,太不容易了。仰头看着天空中的飞鸟,章文真切的感到了自由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