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04章 我只要五万块

第一百零四章我只要五万块

接下来的事情也不少,章文看看日期又是星期三了,索性这星期就不去上班了,反正章越已经和牛伟军打过了招呼。

这几天陈怡芳还没搬走,章文觉得住在一起反而很别扭,特别是丈母娘,哦,是前丈母娘天天来家里安慰女儿陈怡芳,顺带着痛斥章文的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等等等等。

最后倒是陈怡芳提出让她和女儿再住几天,到下星期一她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搬走,章文觉得这样也好,省的大家别扭,临走还大方地说:“你看着办!家里看的上的东西你都拿去吧!”

想想家里还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章文父母也一样,一见面就是一通唠叨,有时还声泪俱下,吓得章文赶紧的安慰认错,甭管有没有错,先把老的哄好咯!这父母家里也不敢待了,还算好,又一邨那是个温馨的避风港。

吴玫看着无精打采的章文,有些心疼:“怎么了嘛?离了婚反而倒没精神了,舍不得了?”

“哪呀?就是烦得很!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管我!”章文不耐烦的说。

“那我更得照看着你了!”吴玫在章文身边坐了下来。

吴玫之前的心情是很复杂的,甚至是有些害怕,担心章文离了婚,来到自己这会肆无忌惮的兽性大发。可是结果却恰恰相反,从离婚开始,章文越来越老实,也越来越烦躁,让吴玫有些不明所以。自己的担心是不必要了,却提章文担心起来,顺势让章文躺在自己的腿上,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安慰安慰他:“是不是没钱了?姐这还能拿出2万,要不你先拿着?”

“钱的事你别管!明天我让朱老大他们都来募捐。兄弟需要帮忙了,我看谁敢往后缩!”章文闭着眼睛自信道。

“嗯!也好,他们最近生意上都很好!特别是朱志元,今年分包了好多工程,都是他小舅子给弄来的,他现在手下的员工有三十多个了,比去年多了一倍。”吴玫细细的说着最近镇上的这些老板的近况。

听到这些,章文才算来了精神,手上也来了灵感,侧了个身,熟练而精准的伸到了里面,揉捏着里面的丰满……

吴玫纵容着肆意活动的爪子,甚至有些满足于这厮又恢复了本性,更详细地说着其他人的情况和又一邨最近的经营状况。

随着朱志元的发展壮大,还有邢春花的力挺,又一邨的生意日渐兴隆,已经超过了去年最鼎盛的时期,吴玫把原来的三间棋牌室改成了小包房,只保留了最大的那间,留给章文他们专用。

换下来的麻将桌等设备也没浪费,被胖子买走了,原来胖子把盒饭店上面的房间也一并租了下来,改成了棋牌室,也交给他姐夫打理,最主要的是这让胖子的父母有了事做,帮着端茶送水,老两口忙了个高兴……

“说完了?那老白呢?最近有没有去澳门?”章文手上专注的干着活,随口问道。

“不知道!”吴玫本来还挺享受的,转眼温怒的说道。

“我就是随口一问,又没别的意思。”章文听出了吴玫的不满。

“听说他和那个寡妇也开了一间棋牌室,主要是那个女人在打理。老白前几天刚从澳门回来,好像没赢到什么钱,都是胖子说的,具体我也不清楚。”吴玫有些不情愿的说。

“嘿嘿!这教授彻底转型了。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啊!”章文有些意外老白会开棋牌室。

“哼!棋牌室能赚几个钱?镇上有上百家棋牌室了,哪还像个读书人。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提他。”吴玫不屑的说道。

“哎!哎!知道了,以后还是多帮你按摩按摩才是正经。”章文手上用力。

“哼!恐怕用不了几天,就按摩到纪家的小妮子身上去了!”吴玫哼道。

“谁说的?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提她!”章文把吴玫的话还了回去。

“真的?人家前两天还跑的我这哭了一场呢!”

“哦,知道了……你能不能下回我来的时候,这个胸罩就不要带了,很不方便!大家都不舒服。”章文左顾而言他。

“滚!还得寸进尺了?”

……

第二天,章文一通电话,这帮老板都来了,章文的号召力还真不是盖的。

朱志元都有些瘦了,看来最近还是很忙的,章文主动的坐到了朱志元的旁边,让朱志元顿时警惕了起来,找小子平时都是离自己越远越好,今天凑到跟前来准没好事。

“各位老大!百忙之中来看望我这刚离婚的落魄之人,兄弟心里不胜感激!来,干一杯!庆祝兄弟获得了新生!”章文很恭敬的站了起来,端起了酒杯。

“我怎么感到有种进了贼窝的感觉!”老顾四下张望着。

“我也是,右眼一直在跳,破财之兆啊!”老余把放在边上的包拿回来,塞进怀里。

“你上次也是这么恭敬来着,我兜里就出去了5万!这回又来了?”朱志元明白了为什么章文今天坐到自己身边了。

“说吧,这次想打劫多少?”胖子有种认命了的悲壮。

“嘿嘿!各位老大还真了解我!那我就不客气了!-----五万!”章文理直气壮地报出了价。

一阵混乱,每人从身上摸出一张卡来,放在桌子上。六张卡。五颜六色煞是好看。吴玫在旁边手里也攥着一张卡,有些犹豫,她这张卡里只有两万多。

“我这里正好五万!”

“我里面大概有四万多!”

“我的有五万多,只多不少!”

“我的里面可有八万呢,警告你哦,不许多拿!”

……

“各位老大,你们什么意思?我只要五万救个急。没说一人五万啊!”章文有些晕,这帮人生意是做大了,一起念头都是五万十万的。

“靠!早说呀。”

“神经病,总共才五万,弄得一本正经的,嗤!”

“就这也好意思开口!”

……一阵埋怨之后,桌上一张卡都不剩了。

“怎么都拿回去了?好歹给我剩一张啊!”章文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行了行了,才几万块钱。用得着卡吗?也别五万了,我们六个一人一万,喏!现钞!省的转账,密码的麻烦。”朱志元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扔了一万在桌上,接着每个人都不含糊,又是五沓扔到了桌上,吴玫都惊呆了,知道章文的人缘不错,没想到这帮朋友这么仗义,竟然没有一个犹豫的。不禁暗自可惜,老白放弃了这么好的一帮朋友。

虽然这帮孙子连阴带损的,章文还是很感动的,只是不需要说出来罢了。

……

周末,章文带着女儿在父母家住了两天,星期天晚上才回家,想想陈怡芳应该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走了,以后就是父女俩开始新生活了,不禁有些激动,开门进了家。

一回到家里,就愣住了,别的还好说,厅里面空荡荡的了,再仔细看看,电视机,洗衣机,饮水机,都搬走了,厅里的沙发,餐桌也都没了,这还是章越装修自家的房子是帮章文一起定制的,简约而实用,虽说用了三年多,但是确实好。

连胖子送给章文的空调也拆走了,家里像被打劫过一样,章文想了想,自己也就随口说了句,看的中的都搬走,这还真实惠,全看的中!

章文和女儿对望了望,都有些傻眼了。

“肯定是我外婆,别人家的什么东西都好!”女儿肯定的说。

“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就当是白手起家从头来过吧!”章文也知道陈怡芳还不至于做得这么绝。跟个老太婆也懒得计较了,还好手里刚募集到六万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