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24章 仔细的盘问

第一百二十四章仔细的盘问

为了补偿纪清的遗憾,也为了树立起纪清强大的自信,更为了彻底消除纪清心底的阴影,章文同学拿出了最温柔的态度,做了最诚恳地检讨,同时也付出了最实际的行动,将晨练由户外改在了户内,单人改成了双人,自觉地由主导转变为配合……

唉!这世上的事总是充满了异数,章文尽心尽力,极尽温柔的配合着,换来的是纪清横不舒服,竖不满意,越做越别扭,终于忍耐超出了底线,章文一怒之下把纪清掀到了一边,取消了她主导的资格,挥戈挺进,砍砍而伐,转眼间攻防转换,纪清熟练的配合了起来,渐渐地脸色泛红,娇喘起来了……

章文明白了,顺着她,她倒没感觉了,非要听着命令来,唉!纪清才是最实在的,自己把她捧得太高倒让她不知所措了,看着重新适应了自己的角色的纪清,忙着帮章文做着善后工作,只穿着章文的衬衫,隐隐间春光外泄,不禁在她俏臀上拍了下:“呵呵!我才知道古人为什么称老婆为‘贱内’。这真是的,给你发挥的主动权,你还不会用。真没用!还是当好我的‘贱内’吧。”

“你管我!我愿意,贱内也是老婆!我就愿意照着做,不用动脑筋最好了!”纪清重新爬上床,背贴着章文,在拉过章文的手搂住自己,心满意足的开始睡觉,她昨晚上可是一晚上没睡。章文也抓紧时间再睡一会,一共睡了没几个小时,还晨练了一回,累着呢!

……十点了,章文穿戴好准备去父母那接女儿,临走,慵懒的躺在**的纪清睁开眼定定的看着他:“晚上回来吃饭!”

“我带着女儿呢!不好吧?”章文有些犹豫。

“那你把欣儿送回来,吃了饭再走!好吗?”纪清不乐意了。

“嗯!,好吧!”

章文看着纪清,心里挺感动的,这妹妹要求真的不高,而且很容易满足,最难得的是没有一点娇骄之气……

……

在父母那陪着吃了顿午饭,离婚已经两个星期了,老爸老妈总算是不唠叨了,主要是老妈,现在有了新的生活内容----帮章文找个女朋友,这让老妈最近忙的不亦乐乎!吃完饭,一下子拿出了四份资料,两个离异的,一个剩女,一个寡妇!这效率也太高了嘛!

章文看看欣儿:“你看看!哪个合适当你妈?”

“我都看不上!这也太老了,有五十了吧?这个好像有点斗鸡眼。还有两个连照片都不敢拿出来!奶奶!你也太着急了吧?捡到篮里都是菜。”欣儿勉强看了看。

“听到了!你打算把你儿子贱卖了啊?”章文笑嘻嘻的对老妈说。

“你以为这么好找啊?你有没钱又没权的,人家同意见见面就不错了。”老妈很不满意地说着。

“你就炒你的股票,别管我的事,我才刚自由了没几天,干嘛老着急把我送回去?”章文不耐烦的说。

……

老爸趁老妈洗碗的时候悄悄地问:“小文!离个婚开销够大吧?钱还有吗?我这有2万块钱,你拿去!别让你妈知道。嘿嘿,等有了钱再还给我。”

“爸,你的私房钱又增加了?挺快的嘛!分开放,要不然被老发现全没了。”章文和老爸打着趣。心里却是酸酸的,老爸平时很节俭,抽个烟都是5元以下的。想买个新电脑也一直没舍得买,却为了他全都准备拿出来。

章文拒绝了老爸的好意:“爸,我不缺钱,我还要帮你买个电脑呢!等过段时间,我和阿越陪你和老妈一起去旅游。”

“不用不用,你先把你的事处理好!……”

……

“啊呀!欣儿怎么回事?才两个星期长胖了4斤……”厅里,老妈看到电子称上的数字都超过90了。

欣儿坐在上发上郁闷的说:“我不得不承认,最近伙食是好了些,胃口大了些!”

“伙食?你爸烧的?”章文老妈很不敢相信章文有这本事。

“哪呀!一个专业美厨娘!那比你找来的这些寡妇漂亮多了,还是个大厨,烧出来的菜比饭店里的要好多了,当然,结果就是涨了点肉。”欣儿声音又高慢慢的低了下去。

“嗯?她和你爸是什么关系?”老妈敏锐地抓住了重点,精神一振。

“嘻嘻,什么关系还没明确,反正比我爸主动,就是人挺内向的。”欣儿有些得意地说。

“她是哪的人?家里是干什么的?结过婚没有?有没有孩子?……”老妈连珠炮似地一下子问了一堆的问题。

……

在父母家里待到了快一点钟,章文带着欣儿总算逃了出来,好家伙,老妈这一通盘问,细致入微,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老妈在不断的比较:不可能啊,这么好的条件会看上我这混蛋儿子,当然这混蛋儿子最近一年好像是上进了些。知道了纪清有些口吃,又知道了她不能生养后,老妈找到了平衡,甚至还有了些优越感,典型的以物易物。

章文很反感这种比较,但是在父母面前,又没什么好争辩的。不交代清楚,休想出门。最后还是看到欣儿补课时间都快到了,才算放过章文。

……

赶到时静家,总算能太太平平的放松了。在祥和,整洁,宁静的气氛中,时静开始了对两个孩子的辅导,当然主要是对欣儿。这种时候,章文也不敢乱发声音,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陪着。好像从前在学校时一样,时静总能让章文安静下来,连欣儿也不例外,到了时静这就变得安静,专心了......

过了一会,时静安排欣儿做几道测试题,顺便把章文让道客厅里,让他能够随意些,章文把最近几次的赔率研究总结出来的问题也提了出来。请时静帮忙再做进一步的修改。

时静看着表格里的数据,仔细分析着,适时地做一些修改,章文由于昨晚上没睡好,或者说今早上晨练太卖力,有些发困,看着看着,眼睛渐渐的闭了起来,居然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