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25章 做个选择题

第一百二十五章做个选择题

时静正认真地看着电脑里的数据,手里还拿着笔不停的记录着,只要是工作,时静一旦投入都是极专注的,但是最基本的感觉还是有的,现在她就感觉到章文的头靠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气息悠长----睡着了。时静很有些不适应,甚至有些紧张,然而紧接着从章文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幽香,就让时静很恼怒了。

“你坐好,怎么一到读书就打瞌睡?”时静用力把章文推开,皱着眉说。

“哦,哦,对不起,昨晚没睡好,在这又没什么事干?睡着了!”章文惊醒过来,有些抱歉的说。

“哼!闻……看得出,你昨晚是没睡好!”时静淡淡的说道,语气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厌恶。

“哦,那个…表格改好了吗?”章文感觉到时静有些不痛快。

“累了,不想改了,我又不欠你的!”时静索性放下纸笔,双手抱肩靠在沙发上。

章文有些无所适从,接着做了一件连自己都觉得弱智的事:“咳!那个……时静,这张卡给你,帮女儿买点喜欢的吃的用的。”

说着,把上次牛伟军送给他的卡放到了茶几上,但是总感到拿出了这张卡,一下子两人之间变得生分了,果然,时静漠然的看了他一眼,站起来就走。

章文一把拉住时静的手,时静用力甩了两下,没能甩开只好低低的叫道:“放手!”

“你坐下,我就放手。”章文用了点力,时静被拉得站不稳,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哼!稀罕么!这种卡我有一抽屉,收回去。”时静别过头看也不看章文。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表示一下感谢。行,我收回去。要不,晚上我请你吃饭?”章文尴尬的说道,讪讪地把茶几上的卡收了回去。

“我菜都买好了,不去,也不想去。”时静没好气的说。

“那我帮你烧晚饭吧?有几个菜我还是做的不错的。”章文赶紧接上话茬。

“用不着,我也没打算请你吃饭!”

这就弄得章文很难看了,章文在考虑是不是该滚蛋了,也有些不明所以,这到底怎么回事嘛!

……

“对不起,刚才有些失态了,说说王学伟的事吧,你知道多少?”时静看出章文很难受,心里有些歉意,也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不正常,变得很刻薄,怎么会这样!连忙转移了话题。

“确实是崩盘了,老板都跑路了,咱们那那班同学都套牢了。”章文不愿意说这些事,烦。

“那王学伟应该没出国旅游吧?躲起来了?”以时静的聪明,恢复了冷静,就马上猜出个大概。

“嗯,他给自己争取了点时间,处理手里的资产。”章文恹恹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咱们这帮同学你打算帮他们吗?”时静坐直了身子,看着章文。

“我怎么知道的你还是别问的好。咱们那些同学嘛,关我鸟事!送钱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他们往我这跑,讨钱的时候想起我来了!”章文不耐烦的说。

“唉!我也提醒过他们,没人听得进去,连莫心兰都不相信我的话,还好,她反应快,先拿回来了。她的运气可真是好。”时静看着章文话中有话。

虽然换了个话题,可这话题还是很不轻松……

“你真的没准备我的饭?我吃的不多?”章文看着时静问道。

“没有,我可没这个义务!”时静干脆的回道。

“哼!稀罕吗?我又不是没地方吃饭,比你烧的肯定香!”章文堵着气说道。

“是呀!这我相信,香味都从身上溢出来了!”时静好像话里带着嘲讽。

“……”

章文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话什么意思呢?时静的表现也很令人不解啊!

……

同一时间,在胖子新开的棋牌室里,最大的那一间聚了不少的人,朱志元,老顾,老余都在,今天还都带着老婆来的,朱志元的老婆朱文英,还有邢春花,老顾的二奶,好像姓方的,再加上胖子的姐姐,四个女人在搓麻将,几个大老爷们每人飞几个苍蝇,坐在一边喝茶聊天,这种麻将是当地的带百搭的麻将,胡牌速度非常快,当然输赢控制的很小,娱乐为主,陪老婆嘛!

“老白前两天给了邢寡妇2万块钱,他还真舍得往里头砸钱。”邢春花乘着麻将桌洗牌时说道。老白勾搭上的寡妇原来是邢春花一个村的。都姓邢。

“他真打算和邢寡妇结婚吗?”朱文英问道。

“我看不太可能,那女人姘头多着呢!”邢春花不屑的说道。

朱志元几个人听了,面面相觑,都有些搞不懂老白,照说这岁数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难道想气气吴玫?那找的这女人也太不够资格了,腿短腰长很不协调,倒是听说**功夫非常了得。

“本来以为老白离开了吴玫,又没了饭店,会老老实实地过日子,没想到这小子还越活越滋润了。”老顾很感慨地说着。

“管他干什么?只要以后别来热咱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去,我看到他就烦!”朱志元提起老白,气不打一处来。

“就是,一群老板和一个叫兽赌输赢,还赢不了人家,你们也好意思,以后少搭理这个白教授。”朱文英很不客气的冲朱志元一伙人发了话:“对了,志元,我让你找章文,你找了没有啊?咱们家女儿的事也就他能帮上忙了。”

“我知道了,过两天我再打他电话。他刚离婚太忙。”朱志元郁闷的说。

原来朱志元的女儿交了个男朋友,好像是高中的同学,家里的条件一般,最主要的是没考上大学,读了个野鸡大专,现在一家汽配厂实习,朱志元很不满意,不同意女儿和他交往下去,但是那男孩子对朱志元的女儿极好,女儿一直不肯分手,处于逆反心理,反而和朱志元夫妇越来越疏远了,朱文英急得不得了,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后来想起这女儿和章文一直吵吵闹闹的很说得来,于是一直催促朱志元把章文叫来开导开导女儿。

……

这会,老白坐在家里在盘算着手里的钱,好几个月了,一直赢钱,让他有些得意,也有成就感。但是他和章文碰到了一样的问题----手里一直很紧,赢了点钱,每个月还贷款,吃喝用度都要花钱,现在又要装修房子,更郁闷的是才几个月到已经给了邢寡妇快五万了,这女人太贪财,两人合伙开的棋牌室的收入,老白一分钱也没见着,和大多数赌鬼一样,老白最近一直赢钱也没把这点小钱放在心上,最让老白受不了的是这邢寡妇正值狼虎之年,精力旺盛,老白都五十多了,实在招架不住,现在随身带着药呢,也不过一晚上来个2次已经是筋疲力尽了。邢寡妇还时不时表露出不屑的样子,弄得老白有火也没处发,自身实力不济啊!

所以今天躲在家里休养生息,不过还别说老白现在渐渐喜欢上了现在的生活,很刺激很新奇很随意,干什么都没有了约束,甚至老白前一次在澳门还斗胆叫了个洋妞,牛高马大的俄罗斯大妞,结果才一分钟就被人家搞定了,这洋妞惊喜于这创纪录的快餐的同时,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临走抽出两张一百的港币,还给了老白,还抄着不算流利的中文说道:“你的速度太快了,给你打八折……”。老白当时就快哭了,心情沉痛:作为一个*员,本想着为国争光,没想到丢人都丢到俄罗斯去了,后悔啊,步子跨的太大,扯着蛋了。应该先国产的磨合熟练了,再找进口的……

往事不堪回首,想起这些,老白就觉得遗憾,要是早个十年,唉!……十年前好像也这样……

不行,还是钱太少啊,老白觉得不能再和朱志元他们做无谓的缠斗,吃力不讨好,而且每次都弄得心惊肉跳的,特别是那个章文,每次遇到他都没好事,以后绕着点走,现在最重要的是赢钱,先把贷款还清,这才是当务之急。下星期就去澳门,安安稳稳的住个一星期,最好也别碰到那个肥佬……

老白心里想:等老子有了钱,是娶邢寡妇呢,还是把吴玫娶回来,或者……像老顾一样……

……

“妈妈,晚上让欣儿住在我们家,行吗?”乘着时静一个人的时候,女儿任曦跟了过来,怯生生的问。

“为什么?”时静有些意外,虽然知道女儿和欣儿相处的不错。

“她知道好多东西哦,她还有个淘宝小店,还有只小狗,我想和她多说会话。”任曦眼里放着光,很期盼的看着时静。

“嗯……好吧,要是她愿意,就住你那间吧!”时静想了一会,有些勉强的答应了。

章文刚和朱志元打完电话,看到时静站在面前,不禁有些发愣:“怎么?有事吗?是不是于心不忍,又打算留我吃晚饭了,放心,我不白吃,我可是烧的一手好菜!”

“算你走运,我要给欣儿吃晚饭,给你做个选择题,要么现在就走人,要么等会我们吃饭时,顺便给你剩点。”时静还是没好气的样子。

“靠!喂狗呢?”章文大怒。

“不吃拉倒,欣儿今晚住我这,还有点课程,今天教不完,省的明天跑来跑去了。你要是不想吃,现在就可以走了。”时静忍着笑说。

“我选二,我偏不走。哼,这狗食我来烧,我看谁还敢吃?”章文哼哼着说。

“滚,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坐着,那面茶几上有水果,咖啡,要吃自己弄!我去烧饭去。”时静和章文斗了几句,心情好了起来。

没想到,两个小朋友也跑来帮忙,这一动手就显出高下来了,任曦什么都不会,笨手笨脚的。欣儿轻车熟路,有板有眼,时静不禁暗暗称奇。再往后,简直是让时静惊讶了,欣儿这丫头烧了两个菜,水准绝对的超过了自己,而且很专业的样子,时静有些懵了,都不知道章文这厮怎么教出来的这么奇葩的女儿。

章文这头也没闲着,他要和纪清打个招呼,不回去吃晚饭了。对付纪清章文还是游刃有余的

“喂!清清吗?”章文夸张的肉麻的叫道。

“嘻嘻,你又想干什么坏事?每次你这样说话就没好事!”纪清还是被肉麻的声音哄得心花怒放。

“做个选择题,第一我和欣儿都回来,你准备晚饭。第二只有我回来,不用准备晚饭。”章文使出同样的招数,让纪清选。

“嗯,我选二,你几点回来?”纪清立刻做出了有利的选择。

“八点钟吧!”

章文心里得意,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