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26章 最好买个牙托

第一百二十六章最好买个牙托

简单的四菜一汤,但是却色香味俱全,时静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女儿的筷子的游动的方向就知道自己的水平比欣儿差了一截。

章文倒是很照顾时静的面子,专挑时静烧的菜吃,时静心里还是很满意的,这家伙有时候心还挺细的,有了章文父女俩的加入,家里好像温馨热闹了,很有种一家人的感觉。

从这父女俩的言语中,从不提及欣儿的母亲,时静能感觉到欣儿的手艺绝对不是和她母亲学的,而且上次给欣儿补习时,章文就流露出了要离婚的意思。所以刚才章文身上传出了女人香让时静恼怒不已,那肯定不是他老婆的。时静还不知道章文已经离婚了,同学之中也就许林知道。

吃完饭,章文告辞了,时静把他送到门口:“明天你什么时候来接欣儿?”

“你教完了,让她自己回来就行了。我女儿没那么娇贵。”章文说道。

“你倒是放心!”时静对章文的做法很不能接受。

“主要是帮你省顿晚饭,嘿嘿,平心而论,你烧的饭真难吃!”章文回过头撇着嘴说。

“滚!……”时静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门。

时静气呼呼的回到房间,仔细回想一下,又忍不住哑然失笑,和这家伙斗嘴真是挺有意思的,总是让人哭笑不得。

整个晚上时静就根本没教什么东西,基本上都和欣儿聊天了,欣儿展示了一手厨艺,心里得意着呢,把家里的那点老底都抖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女儿也没心思读书了,索性让两个孩子休息了,任曦迫不及待的拉着欣儿去上网看她的淘宝小店,从来也没加过女儿这么兴奋过,时静在疑惑,是不是自己的教育方式太古板了,两个孩子的反差太大了。除了学习成绩,欣儿几乎全面胜出。

时静在自己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想了很久,还是给莫心兰打了电话,尽管最近好像莫心兰对自己有些误解。

……

时静电话打过去的时候,莫心兰正坐在家里生闷气呢,马进利刚被她赶走,两人又吵了一架,就是因为集资的事,虽然王学伟给每个同学都打了个热情洋溢的电话,但是长期经营贸易的马进利可是不那么好骗的,他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一再要求王学伟马上把集资款归还,但是王学伟总是推说要到他回来才行,马进利通过几个朋友多方了解,心里顿时恐慌起来,这崩盘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好几百万呢,还有些是朋友那借来的。

马进利也是没办法,这两年像他这种经营化工原料的贸易公司生意越来越难做,原料在涨价,而客户中负责采购的那些大爷胃口越来越大,一笔交易,送出去的回扣再加上陪吃陪玩,剩下的几乎赚不到什么钱了。而且现在办公楼的租金,手下几个员工的工资,都在涨。马进利感到莫大的压力,看着自己的肚子被吃的一天比一天大,赚的钱却是一天比一天少。马进利才下狠心投了几百万,想赚一票就抽身。可是现在却被套牢了,账面上还剩了几十万,最多在撑一个多月。情急之下,想起了莫心兰。

马进利想起来了,莫心兰的集资款被她全部提出来了,为这事两人还吵过一次。现在马进利心里又是后悔又是嫉妒。最重要的是,好像王学伟接了章文的一个电话就痛快的把钱还了。这可是一线希望啊!只是要找章文帮忙,自己却是不敢的,俩人就是天敌啊。当年就是自己看准了章文受户籍所限,回不了兰州(章文父母进过二十年的努力,在章文高三毕业时调动成功,由西北石化调到了s的石化企业,章文章越也随调回了s)。马进利才迅速出手,先是花了大把的精力搞定了莫心兰的家人,再对莫心兰展开了猛追,最后连老天都帮忙,借着最后一次福利分房的机会,终于让莫心兰动摇了……

现在要想找章文搞清楚情况,只能通过莫心兰,所以今天马进利找到了莫心兰,两人自从假离婚后,(哦,不,是真的离婚了)。就一直分居了,其实没离婚之前就已经分房睡了,因为几年前马进利在外面陪吃陪桑拿染上了病,回来后传染给了莫心兰,让莫心兰大为恐慌,愤怒异常。后来经过了半年多才治愈,从那以后,两人很少有夫妻生活,就算有也是要他带套的。

马进利来了之后,也没必要多客套,直奔主题:“你对集资的事到底知道多少?”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前几天听说的,王学伟不是后来说没事的嘛?”莫心兰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王学伟后来的电话纯粹是骗人的,我托人打听过了,肯定出事了,这下麻烦大了!”马进利很懊恼的叫道。

“你是说咱们那帮同学除了我和许林,都被套牢了?”莫心兰很吃惊,自从拿回了钱她再没关心过集资的事,主要是怕人家还在赚钱而自己却赚不到了,心里不平衡。现在却开始庆幸了。

“所以我才来问你呀!是不是你有什么内幕消息,要不怎么那么巧,你刚提出来就崩盘了。”马进利心里着急。

“我没有什么内幕消息啊!如果有消息,同学之间我能不通知一声吗?更不至于看到你投了那么多,看这它打水漂吧?”莫心兰说道。

“那倒也是,那天同学聚会,章文跟你说什么了?你怎么会突然要把钱全部取出来?这没道理呀,那天我还在往里投呢!”马进利想不通道理。

“那天,那天,是他先要王学伟把许林的钱还了,然后指着我说‘把她的也拿出来’。嗯,好像就这样子!”莫心兰回想着说。

“什么?一百万,你就凭他一句话。你还就真照着做?”马进利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同时也产生了浓浓的嫉妒。脸色都有些发青了。

“我,我当时也没多想,可能我比较信任他吧!”莫心兰现在想来也有些不可思议,当时就凭直觉选择了相信章文。

“还说没消息?没消息他敢帮你做主把钱拿回来?他对你可真够意思!”马进利感觉心里泛酸,而且特别的酸。

“那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现在我们可是人手一本离婚证书,我就算去给他当二奶你也管不着!你以为你做的那点破事我不知道吗?”莫心兰毫不客气的回敬了马进利。

“好,好,这事咱先不说,你告诉我,王学伟凭什么就那么听话马上同意你撤出,还那么快就把钱还了。着你总该知道点什么吧?”马进利想着自己的钱,还是没敢发火,而是想知道更多的细节。

“我不知道!他趴在王学伟耳边说了几句话,谁也没听到,反正王学伟听了就马上老实了。”莫心兰也有点相信章文提前知道了些内幕了。

……

过了一会,马进利判断莫心兰也就知道这些了,调整了一下情绪,干笑着对莫心兰说:“咳咳!这样吧,你帮我问问章文,能不能找到王学伟,只要能拿回我的钱,我愿意付他五十万辛苦费。而且以后保证不干涉你们的事!”

“你可真恶心,你要是有点骨气都不该找章文帮忙,而且我告诉你,别说我们俩没什么,就算有点什么事你管得着吗?我做的是比你做的要干净得多。”莫心兰看着马进利,越看越觉得厌恶。忍不住怒斥道。

“哼,这么多年同床异梦,你还好意思说比我干净。你不找是吧,我自己去找他,要是他不帮我拿回我的钱,我就把他提前知道内幕的事全都出来,看他以后在这么多同学面前怎么说!”马进利也发了狠,冲着莫心兰吼道。

“请便!我可以提醒你一句,去之前最好到体育用品商店买个牙托。”莫心兰不屑的说道。

“什么意思?”马进利愣了愣。

“没什么,我曾经看到他一巴掌把一个混混打掉了三颗牙,后来赔了三十块钱,照你这体格,估计会赔给你五十块。”

“你当还是在西北啊?这是s,不是靠一把子傻力气就能摆平的。你还当他在学校啊,威风八面的!”马进利觉得很可笑。

“是呀,你多聪明呀,不还得找人家有把子傻力气的人帮忙吗?”莫心兰冷笑道。

“你……”

……

赶走了马进利,莫心兰心里乱七八糟的,没想到章文的一句话,让自己避过了一场灾难。但是马进利却套了进去,再怎么样,莫心兰还是不希望看到马进利血本无归。到底也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了,虽然两人不怎么像夫妻,更像是合伙人。

这时却接到了时静的电话,让她知道了一个更令她惊讶的消息-----章文离婚了。这消息对莫心兰来说远比集资崩盘的消息来得震撼。顿时心绪大乱,随后她立刻做出了决定,明天到时静家去……

……

章文回到纪清那,顿时感到了很温馨的感觉,虽然这两天纪清表现得有些粘人,但总的表现还是很乖巧贤惠的,而且纪清最大的优点是话比较少,章文干正事的时候就是陪在一旁,不声不响的。

像现在就是这样,章文坐在电脑前研究者今晚的球赛赔率,测试着刚刚改进的分析表,很专注。而纪清不知道哪弄来个小板凳,坐在章文旁边,矮了很多,正好可以枕着章文的腿,不声不响的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