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27章 半夜串门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半夜串门

章文把数据输入赔率分析表,仔细查看每一场比赛的分析结果,感觉经过时静修改过的分析表,分析出来的结果更清晰些,至于准确率还有待今晚上的比赛来验证。

纪清对传统的女红都挺有兴趣。坐在小板凳上,矮坐在章文旁边,手里也不闲着,在摆弄着刺绣,倒数让章文有些不自在,生怕她不留神给自己来一针。

“你留神点啊,别扎着我。要不你做那面去。”章文低头看看纪清。

“我就要带待在你旁边,放心吧,我很少扎到自己的,几个月才偶尔扎到过一次。”纪清就喜欢腻在章文旁边。

“那一年至少要扎三四次啊?这也太恐怖了!”章文叫道。

“这算什么呀!我过去练刀工的时候,每个星期都被切到手呢!”纪清很不以为然。

“我就是怕你下回切肉的时候也搬到我腿上来切!”章文哼道。

其实,章文对纪清的这些刺绣,剪纸等传统的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现在会这些的女人不多见。前几天纪清还打算着帮章文纳个鞋底,做双千层底的布鞋那。这让章文好生期待,据说九哥的布鞋都是纪清包办的。章文考虑着布鞋做好是不是再做一套唐装穿穿。

手机响了,纪清赶忙放下手里的针线----“嗷!”的一声从章文嘴里传了出来,这扎针的概率提高了嘛!

“喂!姐!”纪清有些歉意的看着章文,接通了电话。

“在新家呢?干什么呢?”纪红问道。

“嗯,在刺绣呢!”纪清想到刚刚刺完人,忍不住想笑。

……

听着姐妹俩聊起来没完没了,章文又继续看他的分析表。

纪红听着妹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很是兴奋,不禁有些奇怪,平时可不这样,搬了新家连话都多了?

“你,一个人?”纪红问道。

“我…我…和文哥在一起!”纪清有些迟疑地说,抬头看看章文。

章文立刻明白了,肯定是瞒不住了,也不想瞒。索性把脑袋伸到纪清的手机旁叫道:“清清,上床睡觉了!谁的电话,聊这么长时间,真不懂事!”

纪清恼怒的看了看章文,耳朵紧贴着电话,等了好久才听到纪红叹了口气:“你把电话给章文!”

“呦!纪大妹子!好久不见了。有什么训示?洗耳恭听!”章文倒是放得开。

“哼!终于得手了,很得意吧?”纪红哼道。

“嘿嘿!得意的不好,瞎得意!让你见笑了!”

“唉!好好待我妹妹……”纪红轻叹一声,情绪好像不高。

“嗯,我知道,一上来就让她当妈,她高兴着呢!”章文也稍微严肃了些。

“噗!就你能把坏的说成好的,还理直气壮的。”纪红被气乐了。

“要不过来喝两杯?来点‘看得明白’,‘心里清楚’?好歹咱们也算是亲戚了!”章文嬉笑道。

“滚!你还来劲了!不了,我还在外地,明早的飞机回来。”纪红忍不住回了句。

“那我把明天的推荐发给你,这可是我一晚上的研究成果。说不定值6千呢!”章文顺便问道。

“胖子明天来接飞机,发给胖子吧,也好让他提醒我,最近我老忘事。就这样,挂了。”纪红挂断了电话。

“你姐怎么了?好像情绪不好嘛?”章文问纪清。

“好像她的公司有点事,有几个和她有业务来往的人都被查了,今年好像断了好些老客户。”纪清轻声说。

“哦,我说呢!我还以为更年期到了!”章文一边说一边给胖子发了条推荐短信。

“哪有!你才更年期到了呢!”纪清使劲掐着章文。

……

时静刚把两个孩子安顿好,让她们睡觉了,然后自己也洗了个澡,靠在**想着心事,正有些倦意的时候,手机响了,居然是莫心兰:“静,开门,我在你楼下。”

“什么?有什么急事啊?都几点了?”时静顿时睡意全消。

时静起身穿上睡衣,开门,等了一会,莫心兰真的来了。

“你有病啊,都半夜12点了,什么事不能明天说?”时静把莫心兰让进屋。

“晚上来陪你,不好啊?呆的无聊了,就是想和你聊聊天!今晚我睡你这。”莫心兰倒是不客气,过去倒也经常住时静家,熟门熟路。

两人回到卧室,莫心兰先去洗漱,时静再拿出一套睡衣给莫心兰:“看样子,某人听到了一些消息在家里坐不住了!”

“哼!那又怎么样?上**床,晚上到还真有些凉,还是在被窝里说说悄悄话!”莫心兰倒反客为主先钻进了被窝。

……

章文连着分析了几十场比赛的赔率,为了测试分析表的胜率,选了15场比赛,完全根据分析的结果下注,不带一点个人喜好。

“你先睡吧?我在等一会就弄好了。”章文看看都12点了。对纪清说。

“我不睡,一个人睡太冷。”纪清已经有点困了,趴在章文腿上。

“加条被子。”章文低头看纪清。

“也冷!”纪清坐直了身子说。

“去,到墙角去,那有90度。”章文指着墙角说。

“还冷!”纪清笑了起来。

“那躺在地板上,那有180度。”

“还是冷!”

“原地转一圈。这回有360度。”

“嘻嘻,越来越冷了!”

“那到被窝里做美梦去吧!梦里有千百度!这总可以了吧?一只猪扔进去都熟了!”章文拿出最后一招。

“就是冷!”纪清勾住了章文的脖子。

“明白了,生命在于运动!来吧,娘子,我们还是采用最原始最有效的取暖方式吧!经济实惠!”

“嗯……”

……

时静和莫心兰都没睡,靠着床头,说着话。

“你怎么知道他离婚了?”莫心兰直接提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哎!我真不该打电话给你!好像前些时候有人对我很有意见呢!”时静叹道。

“好了,别卖关子了,是我胡思乱想的,行了吧?大不了我明天请你吃大餐。”莫心兰脸一红。

“哼!好吧,告诉你。他女儿现在就住在我们家,我晚上和她聊天的时候知道的,小丫头可真像章文,精灵古怪的。”时静轻声说着。

“什么?他女儿在你这?那他呢?”莫心兰顿时警惕起来。

“当然回去了!难道你希望他也住我这?我这成什么地方了?”时静嗔怪的看了看莫心兰。

“不是,我是说他女儿怎么会在你这?”莫心兰觉得今天的事越来越想不透了。

“这有什么?我帮她女儿补习英语,小丫头上次月考才66分。”时静说道。

“那有什么奇怪的,遗传呗,他初中考高中英语才19分。”莫心兰理所当然的说。

“噗!你到记得清楚!”时静忍不住乐了。

“他女儿长什么样?我去看看!”莫心兰极度的好奇。

“哎呀!有你这样的吗?明天不就看到了!”时静急忙拉住她。

“好吧,那你告诉我,他为什么离婚?什么时候离得婚?我怎么不知道”莫心兰连珠炮似的问道。

时静知道现在想睡觉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把晚上自己探听分析来的情报细细的说给莫心兰听

……

真正的半夜三更,章文和纪清都已经睡熟了,没想到这时候还有电话来。章文看看来电显示,居然是胖子,心里有些警醒,这货不会又惹什么麻烦了吧!

“喂!死胖子,几点了,你有病啊!还让不让我睡觉了!”章文很不情愿的接通了电话。

“文哥,坏了!我今晚上黑了一个3串1.好像出问题了。这个串好像要赢出来了!”胖子在电话那头火急火燎的。

“什么?你个死胖子!没事就会惹祸!”章文清醒了,没法不清醒,这欢猪一惹祸保证小不了:“说清楚,他下了多少钱注,赢出来你要赔多少?”

“那家伙,下了1万块,赢出来3万8千4百,三场的赔率是1*2.0*1.6*1.2。已经赢了2场了。还有一场是赔率最低的1.2的那场。”胖子挺郁闷的说。

“最后一场什么时候开始?你把那个3串1报给我!”章文起身去开电脑,纪清也醒了。

听完胖子报过来的3串1。章文也没办法了,应该是这个串赢出来了,时间到还有,要四点半才开始。

“你等一会吧,我想想怎么办?”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

章文在屋里来回的走着,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最后一场下注欧洲盘赢,但是1.2的赔率,要赢近4万元,那的下注20万,这万一输了事情就闹大了。

才过了二十几分钟,胖子来了电话,这货居然已经在楼下了,40分钟的车程,这货二十几分钟就开到了,这下把章文和纪清弄得手忙脚乱,到底都穿着睡衣呢,不太雅观。

赶紧换好衣服,章文跑到门口迎接胖子的驾到,连纪清也穿戴好跟着出来了。

胖子一进来就剩下喘了:“哎呦!可累死我了,总算是到家了!”

“你脑子有病吧?几点了还来串门?”章文恼怒的说道。

“我得抱住我那几万块钱!”胖子理直气壮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