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28章 风险最小的办法

第一百二十八章 风险最小的办法

看着胖子两手撑着膝盖,弯着腰,拼命地喘,章文惊奇道:“你不会是跑楼梯上来的吧?这可是最高层----12层!”

“谁说不是呢,坐电梯我会这样?大半夜的在做电梯维护。让我等半小时,老子赶得就是时间!”胖子喘着气说。

真不容易,章文同情的看着胖子,把他让到客厅里。

“纪清妹妹,先给我倒杯茶,再弄点吃的,这通跑没个三五斤干粮补不回来。哎呀!你是不知道,好久没吃你烧的菜了,哥都快减到二百斤以下了!”胖子大大咧咧的坐到了沙发上,喘着气不客气的叫道。

得!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

章文坐到胖子旁边,等他喘得差不多了才问:“说吧,这回想怎么善后?大半夜的也不让我清静?”

“怎么善后?我要是知道还来找你干嘛?”胖子看看离最后一场比赛开始还有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倒也不那么急了。

“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随随便便就敢把人家的3串1给黑下来,这回踢到铁板了吧?”章文哼道。

“什么话?要不是你,我会去黑这个3串1?”胖子倒先发起了牢骚。

“等等,什么意思?好像是我让你黑下来的?说清楚。”章文有些莫名其妙。

“靠!要不是你发给我的短信,我会去黑这个串?就是收到了你的短信才动起了脑筋。”胖子理由充分得很。

“我发给你的是下一期足彩的推荐,纪红说她最近记性不好,怕忘了,所以发到你这,让你顺便可以提醒一下她。又不是让你下注的推荐。再说,九哥也不让你赌啊!”章文想起来了,是给他发过一条短信。

“额!……那也不对呀!你推荐的比赛怎么现在就开始了,足彩还没停止购买呢!”胖子又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嗤!你也算是专业的人事了,不知道这星期双赛啊?我发给你的阿森纳,推荐:平局。是星期三的。”章文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胖子。

“额!我…我没注意,我只管把下注报上去,哪管那么多!”胖子张口结舌。

“好了,说清楚了!请回吧,我还要接着睡呢!”章文笑嘻嘻的看着胖子。

胖子有些抓狂了,有火无处发,酝酿了半天,终于想出了说辞:“那也怪你!你要是不往我那发短信,我会去黑那1万块钱吗?这点你再怎么呀说不过去吧!你只写了:阿森纳,推荐:平局。连对手的队名都不写,我哪知道是星期三的比赛。反正我不走,你不帮我想出招来,你也别想睡。”

说到最后,胖子耍起了无赖。

“我真的没办法了,这个串基本上是赢出来了。我又不是神,能有什么办法?”章文对胖子认真的说。

胖子急了,在屋里来回转来转去,纪清看着也有些替他着急。章文倒是很悠闲的品着茶,还时不时的点点头。

……

时静和莫心兰都三点多了还没睡着,莫心兰和她一边聊着天,还时不时的两人在**打闹起来,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的文静,含蓄。倒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样!

“静!你的胸好像大了些哦!”莫心兰抱着时静,还故意摸了一把。

“要死了你!大不大跟你有什么关系!摸自己的去,你又不是没有!”时静恼火的推开莫心兰。

“嘻嘻,好了,好了,不闹了。说会话,你说这次集资的事章文会不会管?”莫心兰适可而止的停了手。

“哼!不知道。”时静可不好意思摸回去,所以很不满的答道。

“说说嘛!你认为他会不会管?”莫心兰和时静靠在了一起。

“最好别管。这种事一沾上手很麻烦的,就算他能要回来一部分钱,传出去,那些人还不得踏破门槛来找他,连不认识的都会跑来。现在这些人眼睛都红了,什么事干不出来!”时静有些忧心重重的样子。

“嗯!真是的,马进利早上在我那就像要拼命一样,好吓人的。”莫心兰也有些后怕。

“不过,不管吧,又有些心里不安,会内疚的。其实章文这人心肠挺软的,吃软不吃硬。真的那帮人要是求到他那里,他应该还是会出手的。你是希望他管还是不管?”时静侧头看着莫心兰。

“我也不知道,管了肯定给自己惹麻烦,不管?那马进利真的就血本无归了,再怎么样,我也不想看到马进利落到这个下场啊!”莫心兰心情低落了下来。

“算了,章文他自己会拿主意的,而且他处理这些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笨。这家伙鬼着呢!要不也不会提前救了你的钱!怎么样,是不是想以身相许来回报啊?”时静看到莫心兰情绪低落,半真半假的说到。

“嗯!我真的觉得好像有希望重新开始了!”莫心兰眼里一闪,转而抱住时静:“静!我真的想试一试,我求你了,你别插在里面好吗?我真的不想和你争!”

“唉!你怎么总是把我想象成你的情敌!姐姐!你冷静点吧!你以为他离婚了你就能和他在一起了。先不说他可能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就算没有,你会什么,你能干什么,你能当好一个后妈吗?我们都不再是少年时代了,现在他更需要的是一个贤妻良母,而不是重新来一段风花雪月。你醒醒吧!你要是真的想试试,就要做好到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的准备。”时静一直是理智的,能看清大局的。

“坏时静!你有时候聪明的让人讨厌,可是,你说的又都对……”莫心兰很失望的抱着时静喃喃的说道……

……

纪清这里,胖子还在转着圈想办法呢。章文都喝了两杯茶了。

“靠!有什么办法你倒是说出来呀!没办法你会那么笃定?”胖子已经发现了不对。

“最多,少输点!”章文也不搭架子了。

“那也好啊!”胖子眼睛一亮。

“很简单啊!他的3串1最后一场不是打的阿森纳的标准盘的赢吗?那我们也跟着打阿森纳的标准盘----赢,虽然只有1.2的赔率,打个2万也能拉回来4千的损失。”章文懒懒地说。

“才4千,那还要输2万多呢!干嘛不多打点?”胖子不满意。

“怕出意外呀!打个2万,出了意外我们最多损失1万,因为那个串爆了,其实这样我们的损失是最小的。”章文很郁闷的说,下了注,还要盼着输,这事情就是那么奇怪。

“能有什么意外?1.2的赔率啊,相当于80%的胜率。我看肯定能赢出来。”胖子心有不甘的说。

“肯定能赢出来,那你找我干什么?不就是希望我给你个定心丸-----肯定赢。你我都是输过大钱的人,还不长记性吗?我们现在要赢三万才能补掉这个串。1.2赔率,赢3万要下注多少?”章文平静的说。

“15万。但是肯定赢的呀!”胖子嘟囔着说。

“那你怎么不押个老婆上去,五分之一的赔率,也能赢条大腿回来,运气好说不定还带着半拉屁股,正适合你这种单身人士!”章文哼道。

纪清听着脸红,使劲的掐了章文一下:“你怎么说得这么恶心!”

“好,好,我收回后半句,接着说,15万输了,你是不是要搏命了?还是1.2的赔率,要赢15万就要押75万吧!你敢吗?我是不敢!”章文说完了,看着胖子。

“那打2万也太少了,再多打点?”胖子征求章文的意见。

“要不把我们这次洗码的钱押上去5万,不能再多了!”章文其实也很有押把大的冲动。但是的忍住啊。

“我,我,我这还有钱!”纪清小声的跟了一句。

“你别参合!”章文没想到纪清会冒出来这么一句,很是不满的看了她一眼。

纪清心里一惊,感觉到章文是真的不满,忽然感到心里很有些害怕,恐慌,也很后悔刚才自己多了句嘴。刚想再说什么,却是被章文一挥手打断了。让纪清去厨房准备宵夜去了。

胖子算了算,就算自己这押5万,也才赢1万,贴给人家1万8千4百。心里还是肉痛得很。

“你跟这个打串的客户熟不熟?这人胆子大不大?”章文问胖子。

“还算比较熟,这人胆子不算大,在我这下注输多赢少。但是人倒是爽气,从来不拖欠。家底厚啊!”胖子想了想说,心里一喜,章文这样问肯定还有招。

“他不是3串1除外,每场比赛还单场下注5万的吗?还有个办法就看你的了。”章文似笑非笑的说。

“说,没有我不敢干的事!”胖子大喜。

“你要是能让他反打个平局,那我们就损失小多了!这要看你的本事了。”章文笑的很奸诈。

“反打?那怎么可能?你不是说这个串基本上赢出来了吗?”胖子不解。

“对呀,他现在前面两场不但串上的赢了,单场下注也赢了,就是说他今晚上是赢定了,哪怕这个串爆了,也最多时少赢点而已。所以现在他最怕的就是出意外,出了意外,不但3串1没了,连最后一场的单场下注也会输。损失要将近8万。所以你跟他说,有可能要出意外,让他再打1万阿森纳的平局,保一下,他未必不肯。毕竟他他最后一场是5万博1万,性价比太低了。赢了才1万,输了倒是很肉痛。”章文分析道。

“嗯!行,我试试,看这小子能不能上钩。”胖子也觉得有道理。

胖子拿着手机翻出电话打了过去:“老谢!还没睡呢?呵呵,今天运气不错嘛,我刚刚得了一个消息,也不知是不是真的,但有几个客户都补了个平局,加点保险……”

……

过了五分钟,胖子有些失望的挂了电话。

“是不是他不肯反打?算了这也很正常。”章文连忙问。

“唉!不是不肯,而是只肯反打5千的平局。太少了点!”胖子郁闷的说。

“哈哈,知足吧你,这样的话,我们就输1万多块钱了,这已经是风险最小的办法了!”章文倒是很高兴。接着说:“行了,输的1万多,我在帮你出一半,从我上次澳门洗码的抽水里扣!”

“嘿嘿!就等你这句话呢!早说呀。来,等纪清妹妹把菜弄好了,我们看直播。我车里还有半坛酒呢!”胖子精神一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