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29章 且藏且珍惜

第一百二十九章且藏且珍惜

纪清手脚麻利的弄了几个凉菜热炒,胖子还专门跑到楼下把车里的半坛陈酿搬了上来,当然,这会电梯已经维护好了。

“嗯,香!我可有段时间没吃纪清妹妹烧的菜了!来,干!”胖子吃起来是最享受的,能忘记一切烦恼,包括马上要输掉的1万多块钱。

不过,纪清这会有点闷闷不乐,刚才被章文说了几句,有些感觉委屈,坐在章文身边伸手在章文胳膊上掐一下,掐一下,这意思是要章文哄哄她吧?

“啧!行了,别掐了,刚才说你是为你好,像刚刚你把钱押上去,要是输了呢?这不是让我为难吗?”章文把纪清拉过来,靠在自己肩膀。

“我借给胖哥,你为难什么?”纪清小声嘟囔着。

“怎么不为难?这钱他还吧!又背上了一身债。不还吧,我得为你去找他拼命,弄得自相残杀。你说我为难不?而且,这货隔一段时间就要惹点祸,输急了什么钱都敢拿,你给他多少他都敢要!纪清,你要记住,这个胖子不简单,他有着卖掉两套房的历史,你要做的不是借钱给他,而是时刻提防着他开口借钱。必要的时候,可以拔出你的菜刀正当防卫!”章文瞟了一眼胖子。

“咳!章文,不就是让你少睡了一会吗?你就这样作践我,你,你他玛太可气了!典型的重色轻友。”胖子本来在笑眯眯地看好戏,没想到会扯到自己头上来,一口就差点呛着。

“哎!没办法,这是我最大的优点,更何况这很可能是我们家的钱!”章文摊摊手说。

“噗!讨厌!”纪清忍不住被逗乐了,勾住章文的脖子在他耳边小声说:“我不要你说‘可能’……”

“嗨!嗨!你们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这么肉麻,我也是单身人士啊!”胖子极不满的叫道,怎么才没过几天,自己就像个外人似得。

纪清顿时被弄得脸通红。

“我知道,哥一直在帮你留心呢,凡是碰到一百六十到二百四十斤的女性,长得还过得去的,我都上前问一声,结婚了没有?不过货源实在少啊!现在我已经降低标准了,只要不长胡子,我就已经注意了。给你找个相对应级别的,难啊!”章文忧心忡忡的道。

“咯咯咯咯!你坏死了!”纪清娇笑到。

“草!我改主意了,我要找个苗条的,不超过120斤。”胖子怒道。

“那,那一晚上再起来还不成馅饼了?胖弟弟,你要三思而后行啊!”章文惊讶道。

“滚!”

……

一直到早上六点半,比赛才结束。一场本以为一面倒的比赛,直到最后伤停补时才进了一个球,有惊无险的赢了,纪清手心里都是汗,现在连她也看得懂球了。章文在纪清头上摸了摸:“看到没,多危险!差点就打平了!”

“嗯!”纪清点点头。

“嗤!最后不还是赢了!”胖子嘴里说道,心里也是很后怕。

“虽然输了点小钱,我一点也不后悔。输点小钱不一定是坏事。相反,就算你押了15万赢了,也不一定就是好事,下回你还会抱着侥幸心理再下注,总有挨刀的一天。记住了?”章文这回是很认真的说。

“嗯!知道了,真啰嗦。我先睡一会。九点去接飞机。”胖子心里认可,嘴里不肯服软,倒头就睡在了沙发上。

章文一觉睡到了中午,连胖子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

时静和莫心兰醒来已经11点钟了,昨晚她们一直聊到了四五点钟。

“要死了!都快中午了,我还没烧午饭呢!都怪你,晚上不睡觉,早上起都起不来!”时静埋怨莫心兰。

“那现在烧呗!大不了我帮你。”莫心兰也有点不好意思。

两人手忙脚乱的起床穿衣,马马虎虎的洗漱了一下,一起出了卧室,准备去烧午饭,来到厨房外面,隔着门看到两个女孩已经在烧午饭了,欣儿刚炒好一盆菜,任曦端着盘子接着,欣儿把菜盛进去。

“欣儿,你又把汤滴到我手上了!你故意的。”任曦不满的叫道。

“嘻嘻!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好了,摸摸!”欣儿笑嘻嘻的一点也不在意,伸手摸了摸任曦的头顶。

门外的时静和莫心兰对望了一眼,刚才欣儿的动作太熟悉了,跟章文的动作如出一辙,一模一样。莫心兰盯着欣儿都看呆了,动也不动。

“妈妈!我和欣儿把饭烧好了!咦?兰姨,你什么时候来的?”任曦端着菜出来,看到了时静和莫心兰。

“哦!哦!我昨晚上就来了!”莫心兰刚回过神来。

饭桌上,时静对欣儿说:“欣儿,这是莫心兰,兰姨。也是你爸爸的同学。”

“兰姨!”欣儿很有礼貌。

“好!好!真是和那个坏蛋一模一样!”莫心兰点着头,小声对时静说。

“我见过你!”欣儿说。

“真的?”莫心兰惊喜的叫道。

“嗯,好像是我爸的相册里,反正看着眼熟,肯定看到过!”欣儿转着眼珠说。

“是吗?”莫心兰都有些快落泪了。

“嘻嘻!应该是吧!兰姨,这是我的淘宝小店,您要是话费充值就到我的小店来。”欣儿递过来一张名片。

“嗯!好好……”莫心兰忙不迭的答应着。接过名片小心的收藏好。

“……”时静无语的朝天花板翻着白眼,心想:热恋中的女人智商低,想热恋的女人智商更低,简直就是白痴。

……

“激动吧!”时静对难得主动要求洗碗的莫心兰问道。

“嗯!”莫心兰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欣儿对我也是这么说的。那名片我也有一张。”时静浅浅的笑道。

“啪嚓!”

两个碗被打碎了。

……

“文,午饭烧好了!起来吃饭吧!”纪清回到卧室,又腻到章文身边。

“嗯!别说,这妹妹持家真是一把好手!”章文顺手揩揩油。

“我是不是很笨?老做傻事?”纪清还在为下注的事耿耿于怀。

“那倒没有!只是待人接物缺乏锻炼,你们家给你创造的条件太好了,你对钱都没有个具体的概念。也没有起码的防范之心。如果遇到居心叵测的人,很容易上当受骗的。”章文通过几天的接触,发现纪清的社会经验太欠缺了,连欣儿都不如。

“你会不会讨厌我?”纪清忧心忡忡的问。

“傻丫头,怎么会呢?这可以慢慢练出来的嘛!”章文笑道,摸了摸她的头:“以后多出去走动走动,多见识见识,就会有长进的,用钱上也要精打细算,持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理财。记住:赚钱不易,攒钱更难,且藏且珍惜!”

得!原来几年后马**的名言原来出自这!

……

吃完饭,章文帮着纪清把家里好好收拾了一下,胖子这货把厅里弄得乱七八糟的。

没想到,收拾好没多久,这死胖子又来了。

“你还没完了?”章文看着这货气不打一处来。

“我刚把红姐送回去,顺便过来,吃了晚饭再走!”胖子倒是很实在。

章文那这货也没办法,蹭一顿就蹭一顿吧!让座,泡茶,又从新做了一遍。还的陪着这货坐着聊天。

“文哥,我刚才到九叔那结账的时候,出了点怪事!挺吓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胖子很凝重的样子。

“说说看,哥帮你拿主意!”章文不以为然,只要这小子不惹祸就行。

“上星期有个客户打了10万块,0.95的赔率,赢了。钱我也拿到了,但是一直没来取,后来我打电话过去。居然关机了。我也就没再联系。”胖子想着说。

“那钱呢?”章文问道。

“钱在我这里,前几天他换了个电话打给我,让我把钱打到另外一个账户上,我没打给他,又是换电话,又是换账户,我只能凭声音认出他,我当然不敢贸然打过去,到底近10万块钱呢!”胖子喝了口茶,越来越严肃。

“出什么事了?不会这人被人绑架了吧?”章文也觉得不对头了。

“今天我去九叔那结账,才知道这家伙死了,被人追债打死了。我仔细问了问,原来他在蕰州放高利贷,这次蕰州的集资崩盘了,他也被套牢了,跑到外省躲了起来。后来被人家债主找到了,不知道怎么起了纠纷,被打死了。”胖子说道。

咝!章文听了心里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这太让他震惊了,说明这次的集资崩盘影响相当大啊,后果相当严重啊!章文有些发呆了,他调查王学伟的事没有和胖子说过,连纪清也不知道。

“文哥?文哥?”胖子看到章文发呆的样子很纳闷。

“啊,啊!哦,那后来怎么样了?”章文回过神来。

“不知道,我现在是想这笔钱怎么办?要不咱俩分了?”胖子悄悄地问。

章文没有说话,坐在那发愣。

胖子带来的消息太震撼了,章文需要时间消化,看来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不仔细想清楚会惹大麻烦的,这帮债主这么疯狂,自己那帮同学会怎么样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