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31章 功夫不到家(上)

第一百三十一章功夫不到家上

忙碌了两天,做完了手头的工作,章文又在上班时间开始摆弄他的赔率表,每天都下注10场,胜率61.5%有所提高,最重要的是修改后的赔率表对标准盘的分析很有效,这以后对足彩的选择会很有帮助。

唉!时静这女人咋就那么聪明呢?而且还让自己一直以来心存敬畏。章文正在胡思乱想,电话来了,还真是想谁就是谁----时静的电话。

“章文,在上班?”时静先开口。

“啊!对呀,正研究你呢!”章文有些乱。

“胡说什么呢?”时静倒没有太大的反应。

“不是,正研究你修改的分析表呢!”章文马上补充道,不过现在在办公室,他也只敢说分析表,自觉地把赔率两个字过滤掉了。

“哦!有效果吗?”时静好像是松了口气。

“再试几天,数据会更准确些。你找我有事吗?”章文印象中时静好少主动打电话来。这好像是第二次。

“蕰州的事你最好不要管,很严重,你不要脑子冲动,给自己惹麻烦!”时静很小的声音说。

“我知道,听说还死了人了。”章文赶紧走到窗口那里。

“嗯!你也知道了。所以我特意提醒你一声!”时静有些惊讶章文的消息的灵通,同时也放心多了,看样子章文也有充分的准备。

“哦!好生感动!抱抱!很纯洁的那种。”章文真的有些感动。

“你少拿对付莫心兰的那套来,没用!还有一件事,那个马进利可能会来找你!要你帮他讨回集资款!”时静说的有些吞吞吐吐的。

“他还敢来找我?莫心兰也有毛病吧!还让他来,欠揍吧?”章文顿时心里不爽了。

“哦,不是莫心兰让他来的,呵呵!莫心兰还警告了他,他自己非要来!”时静有些想笑。

“这还差不多!莫心兰警告他什么了?是不是让他自带板砖来!”还是莫心兰了解自己。

“不是!是提醒马进利会被打掉5颗牙,呵呵!10块钱一颗。”时静忍不住笑道。

“哈哈!还是这小妮子了解我!啧啧,5颗牙,现在的实力做不到了,唉,老了!

哎!怎么听上去你好像也很兴奋嘛!怎么这么个品学兼优的时静也喜欢如此暴利的行为。”章文很有种回到从前的感觉。

“滚!谁喜欢了?我就是讨厌马进利这个人而已。”时静恼怒的挂断了电话。

章文没心没肺的笑着,看看自己的手,越来越白皙光滑,不禁摇摇头:“唉!路遥知马力--不足,日久见人心--不古。唉,连时静都学坏了!”

……

下班前,范志成也来了电话:“明天上午见个面,带你见个人!”简单明了,没容章文多问已经挂断了电话。章文赶紧去请了个假。没办法,谁叫人家牛呢!

次日中午,章文把范志成请到了“又一邨”,顺便也可以看看吴玫,一举两得。

和范志成同来的是钱一。

“范老弟,好久不见,我可真想你!”章文热情的打招呼。

“我怎么记得刚见过没多久?”范志成对这厮真有点没辙,伸手先握握手吧!

“杜西九!”章文嘴里翻着口型,不出声,先警告范志成,然后再伸手出去。

对这么个无赖,范志成也算是长见识了,还真没敢用力,回头看看钱一。

“这就是章文,纪二小姐的先生。这是我三师兄,钱一。”范志成简短的介绍了下。

“三师兄?你也认识纪清妹妹?那咱们不就是一家人嘛。请坐。”

章文上下打量着钱一,很瘦小很精干,还有点猥琐,很想市井无赖的感觉,脸上始终笑嘻嘻的。

“先说正事,范老弟今天约我有什么指教?”章文还是最关心集资的事。

“第一,是给你个忠告,蕰州的事你最好不要管,很麻烦。

第二,我按照你的要求,把底透露给了王学伟,效果很好,他答应把你那些老同学的钱还一半。另外提了个要求。”范志成有条不紊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也不打算参合进去了。所以我要他自己看着办,希望他还能念及些同学之情。他能这么说,我还是很高兴的。”章文也算是松了口气。

“不全是念及同学之情,是拿这个作为条件,让我们帮他重新弄本护照。”钱一插话了。顺带着把王学伟的护照的来源及可能的后果说了说。

“那就帮他弄呗!钱不少你们的就行。”章文不以为然地说。

“哼,你当我们是蛇哥那种团伙吗?王学伟这种不上台面的小角色我们一般不会管……”范志成不满的道。

“哦,那就是说现在管了?老范,你看你又皱眉又撇嘴的,不就是想让我知道又欠了你一个人情嘛。行了,我记着啦,我欠的债多了,不在乎再多个人情债。”章文很鄙视的看着范志成:“过些时候等这事过去了,我请你们到我那喝酒,纪清的陪嫁陈酿哦!连九哥都喝不上几回。”

“干嘛要等这事过去啊,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钱一听到纪清的陪嫁陈酿,先坐不住了。

“行啊,来,尝尝这道菜,这可是纪清妹妹到这来传授的,这家饭店的招牌菜……”

“嗯!真的啊,已经有点纪家菜的特色了,来来,干!”

章文热情的和钱一品酒论菜。愣是把范志成晾在了一边……

章文正和钱一谈得尽兴,电话响了,马进利的:“章文,我要找你谈谈。”

“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没空!”章文想也不想就回绝了。

“章文,我知道你有内幕消息,也知道蕰州那面崩盘了,我只想拿回我的钱,我告诉你,我和莫心兰已经领了离婚证了,现在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且我来找你也是莫心兰的主意。”马进利早就准备好了说词。

“哼!那你来吧,我现在在‘又一邨’饭店,蓝丰路18号。过时不候。”还挺会编,要不是时静打电话来,还真就把莫心兰也陷进去了。

……

半个小时不到,马进利赶来了,看着马进利的状态不怎么样嘛,眉头紧锁,满眼的焦虑,鬓角处白发都出来了。到了章文这桌,看了看范志成和钱一。

范志成一脸的漠然,慢慢的喝着酒,钱一倒是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马进利一看钱一的泼皮像,顿时一脸的厌恶,没搭理他,心想章文也就能和这些人臭味相投。范志成有些同情的扫了马进利一眼,这小子真不该鄙视钱一,要倒大霉了。

“章文,你帮我把钱要回来,那是我和莫心兰全部的家当。以前我们有什么过结等这件事过了我给你个满意的答复。怎么样?”马进利倒是开门见山。

“第一,那是你自己的钱,莫心兰的已经拿回来了。

第二,我觉得最满意的结果就是你的钱都赔光,所以我不用你给我满意的答复。现在我就很满意。

第三,你真不该什么事都把莫心兰推到前面,她好像是劝你留神你那5颗牙。而不是劝你来找我。

第四,我也没有内幕消息,你还是想办法找到王学伟才是最要紧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章文不急不缓的说了好几条。

“不行,你没有内幕消息,会那么巧就把许林的钱提前拿回来了。你没有内幕消息,敢帮莫心兰做主把钱拿回来。谁信呀!”马进利坚持者说。

“姓马的,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怎么还纠缠不清呢?赶紧的走人。”章文不耐烦的说道。

“章文,你别逼我,我把这些事告诉咱们那帮同学,我保证你好过不了。这样吧,你帮我拿回我的钱,我给你20%。怎么样,你不是还欠着外债呢吗?而且,以后你和莫心兰的事我保证不干涉。这总该可以了吧?”马进利犹豫了很久,狠下心说。

章文这回可不乐意了,沉下脸对马进利说道:“你真是想留下五颗牙在这吧!本来看着大家都人到中年了,本想给你留点面子,你还真不识趣。”

马进利也不甘示弱,像打了鸡血似得,冲到章文跟前:“你才别不识趣,我要报警,你和集资的幕后老板有关系,经济警察马上就的把你抓起来。”

“呵呵!看不出你还会编故事,不过,我现在真的想把你那五颗牙打掉了!”章文火往上冲。

“你敢?这是s,你当还在学校呢?来,给你打,来呀,打我呀……”马进利伸着半边脸一个劲地往章文跟前凑。

周围的食客都停下了筷子,看着马进利在叫嚣,章文往四周看了看,退了一步,马进利更是得寸进尺的往前伸头叫嚣:“你打呀,来呀,我让你打……”

“啪!”

极响亮的一记耳光,从马进利脸上传了出来,整个饭店大厅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们都听见了。他让我打的!太热情了,实在却之不恭……”

章文摊了摊手,对周围的看客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