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32章 功夫不到家(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功夫不到家下

马进利被打的退了两步,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用手捂着脸惊怒的看着章文:

“你敢打人,你敢打人?”

实在太出乎预料了,章文在这里也敢出手打他,不过好像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凶猛嘛!一个牙都没松动。马进利有那么一瞬间还闪过了这个念头。

“是你吵着闹着要我打的,这么多人都看着呢!助人为快乐之本,能让你得偿所愿,我也挺高兴的。”章文用手一划拉,这一个大厅的人都成了他的证人了。

“就是,你不是求着人家打的吗?”

“要是换了我,我也乐意帮你!”

“嘿,哥们,还要帮忙吗?我打的比他还响呢!”

“哈哈,整个一傻b……”

马进利听得脸上更热了,这下连报警的后路都被绝了,急怒攻心,他冲到章文那桌前,抄起一个酒瓶就要抡起来,连着使了两次力,却发现被他攥住瓶颈的酒瓶纹丝不动,马进利惊诧的回头看,发现瓶身在范志成手里握着呢。

“你放手,要不然我连你一起揍!”马进利恶狠狠的威胁道。

范志成轻轻哼了声,抓住他的手腕,稍微用点力,马进利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向旁边倒了下去,单腿跪在了地上:“呦!呦!呦!你放手,放手,要断了……”

剧痛使得马进利的脸涨得通红,勃颈上青筋暴起,鼻尖冒汗,话都说不出了,用哀求的眼光看着范志成。

“滚!”范志成低低的喝了一声。松开了手。

马进利连忙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饭店,在这一刹那,钱一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只有范志成眼角扫到了,连章文都没看到。

“老五威武啊!”章文满是崇拜的坐了下来,对范志成的功夫充满了羡慕:“兄弟手上这功夫什么时候教教我啊!特别是那个唰唰唰三刀把蜡烛切断而不倒的刀法,我可是羡慕得很!”

“行啊,跟我学二十年,保证你学会。”范志成心里得意,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

“那学完了我都快六十了,还有个屁用啊?连坐个车都有人给我让座了。”章文大失所望。

“兄弟,他那是死功夫,没什么大用,还不如跟我学,三个月就能上手,三年可达大成!”钱一对范志成的功夫有些不屑,他也练过,但是吃不起那苦,到现在最多能劈一刀,蜡烛变两截。

“真的,钱兄最擅长的是哪样?”章文大喜。

“二指禅!”钱一神秘兮兮的说,范志成在旁边哼了声。

“硬气功?三个月就能上手了?”章文有些不可思议。

“咳,不是气功,完全是技巧,靠的是悟性,胆大心细跑得快。”钱一放低了声音。

“你这功夫还要助跑的,跳远啊?”章文感觉有些不对了。

“哪呀!喏,就是这样。”钱一两手指夹着个钱包,伸到章文面前。

“哦,小偷啊?”章文恼怒道,再看钱一手上的钱包怎么那么眼熟:“靠,这是我的,拿过来吧你!”

“什么话?神偷,也叫神手捞。我家传的。”钱一很不满章文的称呼。

“嗤!甭管小偷神偷,被抓住了还不都往死里打!”章文悻悻的把钱包放回口袋,顺便把椅子拉开点,离这家伙远点。

“甭管什么活,练到极致那就是艺术。懂不懂?我所学涉猎之广,我要是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钱一炫耀地说。

范志成这回倒是点点头没反驳,这位三师兄杂七杂八的什么都会,却是有点能耐。

“我还是欣赏老五的手上功夫,那一巴掌下去,说吐出来五颗牙就是五颗牙。”章文还是最崇拜强横的武力。

“草,这点小事我也能轻而易举的做到,手上的力道我也就比老五差了那么一点点。”钱一怪叫道。

“那行,刚才那孙子,你去给我收五颗牙回来,记住哦,是一巴掌!”章文伸出五根手指比划着。

“有什么好处?”钱一立刻问道。

“我让纪清烧一桌好菜,外加一坛陪嫁的陈酿。”章文也下了血本了。

“再加一双千层底的布鞋,和我师父一样的。”钱一还真够贪得。

“成交!那要是带不回来呢?或者说不是一巴掌打出来的呢?”章文也不肯吃亏。

“你说!”

“帮我做一件事,当然绝对在你能力范围之内。”章文又打起了小九九。

“后天晚上,把酒席准备好。”钱一说罢就要走。

“一个巴掌你要打两天?你是带着他拔牙去吧?”章文惊诧的问。

“哼,我出马能这么随随便便就完了,我得把他的老底全翻出来,再把他老婆的内裤也整出来,还是穿在身上的那条,当面还给他。”钱一猥琐阴森的说道。

“哦,真是专业……啊!不对,内裤不许偷,他老婆可是我同学!”章文吓了一跳,别弄巧成拙,莫心兰还不杀了他。赶紧警告钱一。

“我走了,记住啊,还有一双布鞋。”钱一还真干脆,说走就走。

“章文,后天我也来,我的鞋是42码的。”范志成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脸上的功夫比手上的也不差嘛!”章文看着范志成。

“还差一点,有时候会脸红!”范志成谦虚的说。

“日,亏本了!……”

……

马进利被赶出了饭店,虽然心里怒极但是也没办法,还有好多事要办呢,跑了一下午,向各路朋友借钱,再跟原来的几个债主打招呼,赔笑脸,今天的脸色还真不错,红扑扑的。

“进利,你什么时候回来呀?都好几天了,我要的项链你到底买好了没有啊?”马进利接到了老婆的电话。

这就是他和莫心兰假离婚后,不敢迟迟不提复婚的原因,因为莫心兰结婚前就说不要孩子,当时马进利以为只是说说。没想到莫心兰真的坚决不要孩子。后来的剧情就很老套了。现在他帮这个老婆在她老家买了套房,离s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每星期周末回去住个两三天。现在这个老婆可是法律上承认的合法夫妻。

咬了咬牙,把老婆要了快半个月的项链买了下来,开车回去,今天受了太多的委屈,赔了太多的笑脸,很想回去找点安慰,顺便浇点水。果然回家还是很舒心的,把项链交给老婆,共进浪漫的晚餐,哄哄快一岁的儿子,唉!多温馨的日子,干嘛要去参与什么集资放贷,马进利心里后悔的很。迷迷糊糊地夫妻俩睡着了……

一觉睡到了早上快十点,马进利被老婆超高分贝的尖叫惊醒了----家里招贼了!

仔细翻了一遍,就少了刚买的项链。可是,这少了东西可怕,多出来了东西更可怕。两段视频,简直就是夫妻生活现场秀,这也就算了,最多暴露了点**。问题是还有这些年的送礼的记录证据,还有留着防身的见不得光的交易的证据,都被复制了一份,原件倒被拿走了。这下连报案的勇气都没有了。

马进利失魂落魄,心不在焉的出了家门,准备把家里的锁换了,尽管知道没什么用,还是图个放心。开车到了离商场不远的马路边上停好车,就停这吧,这不收费。

“好小子,我找了你好几天了,勾引我老婆不说,还拐带到这来了!”

马进利有些疑惑,不知道这是说谁呢?紧接着衣领被人攥住,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马进利才有点反应过来这是在骂自己呢!仔细看这人有些眼熟,猛然想起来了,惊叫道:“你,你,你不是那个……”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大嘴巴由远及近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自己的脸上,脑子顿时发懵眼冒金星,气短心慌。昏了过去。

“呸!你少给我装死,睡了我老婆,还把我老婆的存款也骗走了,哦,还有这车也是我老婆的!”钱一理直气壮地拎着马进利的脖子,拖死狗一样扔进了车里,回头对周围的看客扫了一圈,悲愤地说:“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碰到这么个败家娘们,给老子戴绿帽子不说,还把家里的钱全都拿了出去。那可是我的血汗钱啊!不行你得把我的钱还给我!各位,来让个道,我的带着他去吧老婆找回来,把钱要回来……”钱一开车冲出了看热闹的人群。

一直开了快半个小时,哪人少往哪开,最后停了下来,钱一下车跑到车后座,把迷迷糊糊地马进利脑袋朝下,想抖落麻袋一样,来回的摇晃着,嘴里念叨着:“1颗…2颗….3颗……4颗……嗯?没啦?”

还不死心,手指伸到马进利的嘴里,像个兽医一样在马进利嘴里摸着:“这牲口岁数不小了啊!牙口也不好,肾亏,早泄。咦!真的只有4颗,哎!功夫不到家啊!力度掌握的不够精确。一双千层底的布鞋飞了!”

钱一郁闷的开着车想把马进利扔到个没人的地方,开到一条小路,猛然看到了一个修车补胎的摊子,钱一眼睛一亮,伸头问小伙计:“小家伙,有老虎钳没有?卖给我!”

“只有旧的,你要不?”小家伙很不好意思的问道。

“行,可以,不就拔个牙嘛!哪有卖白酒的?”

“那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