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33章 执迷不悟

第一百三十三章执迷不悟

章文这两天心情好极了,昨天一个巴掌打的心情舒畅,总算是出了点多年的怨气。而且钱一又去收牙去了,甭管结果如何,都对自己有利无害,只需静候佳音。

昨晚还特意给纪清打了电话,让她这两天赶做出两双鞋来,还有明晚上要准备一桌酒席,告诉她是钱一和范志成要来,纪清高兴极了,满口的答应了。纪清没什么朋友,九哥的几个徒弟中,钱一最有趣,范志成接触的最多。但是两天做两双鞋还是有难度的。

家里有个能持家的女人真是不一样,这纪清就是天生的做老婆的不二人选啊!别说这几天还真想纪清了,现在章文在纪清家和自己家过的日子一对比,差别太大了。在纪清那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闲来溜溜狗,晚上犁犁地,何等逍遥。再看自己家里,饭都在公司吃好了回来,换下来的衣裤装在一起,准备周末带到纪清那去洗,没办法呀,自家的洗衣机被前丈母娘搬走了,总不见得用搓衣板洗吧。连洗澡现在都是冷水洗了----热水器坏了。先凑合着吧,等暑假女儿不在彻底的装修一遍。

今天晚上约了许林一起吃饭,也好久没有碰过面了。现在章文充分享受这离婚后带来的无拘无束的日子,手里又有了车。

还是在‘又一邨’。现在凡是有吃饭,章文都往吴玫这拉生意。尽量帮着吴玫多赚点。而且,许林租的房子离这也不远,当然这也是章文建议的。

“你玩够了?想好了接下来做什么?”章文在看到许林,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精神得很。人也显得年轻了。

“嗯,想买辆车做物流,挂到物流公司下,一个月也能赚个万八千的。跟我一起出来的同事已经在做了。”许林看样子也没闲着,还是做了一番调查的。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本来章文还想把他介绍到朱志元的公司去开车,也想过把自己的洗码卡给他,让他跟着胖子洗洗码,后来章文否定了这个想法,一来自己手里没有客户,二来也怕许林控制不住,那就麻烦了。身边的朋友都太太平平比什么都好。

“王梅那谈的怎么样了?还不打算回家?”章文问道。

“上次谈了一半就谈崩了,她叫的比我还凶,管我要那五十万集资款,还要再放进去。你说这集资放贷真的会出问题吗?我怎么听说下周王学伟回来给咱们同学结利息。想把本金拿出来也可以。”许林疑惑的问。

“后悔了?要不我再帮你放进去?现在拿回来我没本事,再放回去还是可以的。”章文瞟了一眼许林。

“不是,上次谈判,王梅就是抓住这点。听说要结利息了,眼睛都红了。”许林摇头道。

“你再等几天吧,看王学伟回不回来,到时候再和王梅谈。”章文不想告诉许林太多。

可是,王梅并不愿意再等几天,章文和许林一瓶酒还没喝完,就接到了王梅的电话,一定要找许林,非要今天见面,因为----她没钱了。许林迟疑了一下,让王梅也到饭店来。

王梅最近过得有些捉襟见肘,自从许林把卡里的钱都提走之后,王梅才发现家里别的钱一分也没有,所有的钱都被她投到王学伟那去了。旁敲侧击的想让自己的父母拿点出来,嘿嘿,人家退休工资一发就打给儿子了。儿子现在开公司,将来要赚大钱的。无奈之下,王梅只好先把自己儿子的卡里的钱先借用一下。

……

时静和莫心兰刚吃完饭,莫心兰在帮着洗碗,时静倚在厨房间的门口,看着莫心兰笨手笨脚的样子忍不住说道:“我说莫心兰,你打算在我这打持久战了?我们家的碗已经被你打碎了四个了,再加上两个盘子,一个调羹。你到底想干什么呀?你每天没事做,我可是要上班的。”

“所以呀,我帮你烧晚饭,有什么不好?大不了我再去买点碗筷,这回买密胺的,摔不坏。”莫心兰头也不回答道。

“帮帮忙好伐?你烧得那也叫饭?真难吃。我女儿都提意见了,说比欣儿烧的差远了!”时静这几天吃的叫苦不迭,实在难以下咽,女儿都开始吃方便面了。

“咳!习惯了就好了,这厨艺也得慢慢的提高嘛。”莫心兰很有些脸红。

“这星期,欣儿不来补习,章文也不会来。”

“我又没说要等他来!”莫心兰擦了擦手,和时静一起回到卧室,莫心兰忍不住搂住时静:“静,你帮我打电话问问,马进利去找过他了没有?”

“你不会自己问?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时静白了她一眼。

“哎!我怎么问?我问他:你把我老公牙打掉没有?打掉几颗?”莫心兰恼怒的说道。

“噗!那你问马进利呀。”时静忍不住笑了。

“我现在躲着他还来不及,还问他?马进利现在老想问我借钱。他现在估计外面借了不少钱。”莫心兰烦躁地说。

“你们不是假离婚吗?房子买好了,怎么不办复婚?”时静很奇怪这两人的事情。

“哼,一提复婚他就躲躲闪闪的,肯定心里有鬼,而且离婚后,公司一下子少了几十万,他说是借给朋友了,我怀疑是给那个女的了,那个小娘们原来就和马进利搞到了一起,被我发现赶跑了,马进利又是下跪又是哀求的。我才原谅了他,可我总怀疑他没有真的断掉。反正我不查清楚我也不想复婚。”莫心兰愤愤的说到。

“要不,过几天我帮你问问?”时静还是打算帮着莫心兰。

……

王梅走进饭店看到章文时,很有些不自然,要不是急着要想许林讨钱,她还真的不愿意来这。

“许林,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打算就这么拖着?”王梅对许林的做法非常不满。

“我不是说了嘛。你先把你父母安排好再来和我谈。我没义务一个人养五个人。”许林没给她好脸色。

“我爸妈又不用你来养,要不是你把那五十万提了出来,每个月的利息就足够开销了,他们也出了二十万,相当于自己养活自己,你当离了你,人家都活不下去了?”王梅最要紧的是想把钱再投进去。

“要是崩盘了呢?这五十万算你的还是算我的?”许林反问道。

“这么多同学,哪个不比你投的多?人家都不怕你倒吓得要死,瞧你那点出息。我不管啊,你要么把钱还给我,要么再放进去。你少听章文的,你也不看看他那家里什么样?都搬空了。自己混的不行还不让人家赚点钱,什么意思嘛。”王梅说道激动处连章文也带了进去。

章文一愣,没想到待在一边不说话也被卷了进去。这倒是很让人不舒服了,看着这傻娘们,章文有主意了:“你确定要把钱再放进去?”

“那当然,下星期王学伟就回来了,就能拿利息了,要不是你帮他把钱拿出来,我也能拿到一万块钱的利息呢!不比他赚的少吧?”王梅懊恼的看着许林说道。

“好吧,我今天就能帮你放回去。”章文撇了撇嘴。

“真的?”王梅眼睛一亮。

“那当然!还是原来的2分利,不过刚才许林问的很有道理,要是崩盘了这五十万算你的还是……”章文肯定的答复王梅。

“当然算我的,还能算他的?瞧他那点出息!”王梅瞟了许林一眼。

“写下来,别到时候我帮你放进去了你又不认帐,我哪给你去弄五十万来。我们家你也看到了穷的叮当响。”章文正了八经的说。

“行,但你要是没帮我放回去,怎么办?”王梅马上接着问。

“那利息我来出,一个月1万,是吧?直到你把钱放进去为止。而且拿出来这段时间的利息,我现在就补给你。怎么样?够意思了吧?你也再不要到处说我影响了你发财,我还真是过意不去!”章文想了想说道。

“好!那倒是有必要写下来,现在就写?”王梅大喜,又可以和同学们一起并肩捞钱了。而且上个月的利息损失还能补回来。

……

一会功夫,立字为据,双方画押,章文再次问:“王梅,你可想好了?这集资放贷一崩盘可就血本无归了,这里面还有你父母的二十万养老钱啊!”

“你是怕放不进去了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认倒霉!”王梅摆出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表情,冷笑着说。

“我会放不进去?现在放进去比拿出来容易多了。等过两天你问王学伟,肯定是今天到账的。嗯,大概赚大钱是得有你这样的魄力。我是自愧不如。1万块利息今晚打给你,五十万今晚就到王学伟的账上。来,字据拿好。不送。”章文懒得再和她啰嗦。

“哼!你当我愿意待这吗?”王梅小心的收好字据,扬长而去。

章文和许林对望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

“那1万块我晚上打给她吧!就当是生活费吧。”

“废话,难道还要我出?这么个傻老婆,要不休了吧?”

“还是再看看吧,到底儿子都那么大了。她又没有工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