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35章 这回亏大了

第一百三十五章这回亏大了

老白直接推上去了20万,押庄。然后示意肥佬下注,肥佬脸色很难看了,咬了咬牙,也把筹码推了上来,但是他也推到了庄上,肥佬皮笑肉不笑的说:“不好意思,我这把也押庄。”

老白冷笑道:“人背的时候押哪都没用的!”

说完,老白把筹码推到了闲上。

发牌了,老白押的闲,先开牌----6点。

轮到肥佬了,深吸口气,把背带裤的两条背带撑开又弹回,老白的点数可不小啊,肥佬有些发颤,第一张牌是红桃4.第二张牌,肥佬先从两边开始博,两边居然是空的,那就是出头了,这更紧张了,拿到a输,拿到2和,只有拿到3才赢。

打码女也伸着头想看看,肥佬像捧着宝贝似得,转头冲打码女骂道:“滚开!”。然后四下扫了一圈,确定没人偷看他的牌,才开始小心翼翼的从牌的上方慢慢翻卷开来,过程之复杂,时间之沉长,硬是把场内的气氛变得极其凝重。

终于,这张牌的上方露出了一点黑色,出头了,出头了,肥佬抹了把汗,抬头对老白咧了咧嘴:“出头,只赢不输!”

这回老白着急了。离着大老远的用嘴拼命吹!嘴里还喊着:“吹!吹!……”

肥佬大概感受到了老白吹过来的阴风,心下大怒,忽然不博牌了,伸手从下面托起这张牌,一反手拍在台子上:“叫你个老母!”。这普通话里还夹着广东话。

短暂的沉静,肥佬大喜的狂叫道:“3,一张3,七点叉烧,哈哈。直接赢!”。20万转眼变成了39万。

相比肥佬的狂喜,老白则是郁闷不已,这时老白已经萌生退意了,前几次的教训太深刻了,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只见那肥佬恶狠狠地把39万全部推了上来,回头冲打码女喝道:“拿1万筹码出来。”

打码女不情不愿的从自己兜里摸出了一个1万元的筹码,放了上去。

这回凑满了40万。

“再来!哼!”肥佬把筹码推到了庄上。

“嗤!怕你啊?”邢寡妇冲着肥佬回敬了一句。

出人意料的肥佬冲着邢寡妇笑了笑,不过笑得很**邪:这女人虽然岁数不小了,但是看上去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啊!而且坐在那比老白还要高出半个头,这得有一米七五以上了吧!

老白没注意肥佬的**荡表情,他很犹豫是不是有必要把台面上的40完全都推上去,推上去如果赢了,还好,但是输了的话,后果可就严重了……

“老白,上呀,别怕他!”邢寡妇替老白打气,她还想着赢了拿点小费呢。

终于没能抵挡住侥幸心的作怪和邢寡妇的推波助澜,更主要的是不愿意在邢寡妇面前失了面子。

老白慢慢把40万筹码推了上去,推到一半时,忽然也改变了主意,也推到了庄上。和肥佬上一把的手法一模一样。到底从概率上来说出庄的概率大那么一点点,虽然庄赢了要被抽掉5%的抽水。

“不好意思,这把我也押庄!”老白的话和那肥佬的一模一样。

“借你吉言,人背的时候押哪都没用!”肥佬同样的也改押闲了。

这回肥佬先博牌,也许是受不了那博牌的紧张气氛,或许是受了上把博牌的启示,这肥佬直接把两张牌拍在了台面上,9点。一下子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老白看着肥佬拍出来的牌,已经无语了,连博牌的心思都没了,随手翻开拍,一个,一个q。根本就没点,直接输了。

“一对姘头!哈哈哈哈!”肥佬看着老白博出的牌,大笑了起来。

老白默默地站起身,恨恨的看了一眼肥佬,转身走了。

肥佬目送着老白离去,嘴里笑呵呵的,眼光又盯在了邢寡妇身上,准备一睹这高挑女人的风韵。

“嘣!”邢寡妇蹦了下来。肥佬一愣。

由于腿太短,邢寡妇又坐的比较深,脚是悬空的,现在要离开可不是蹦下来嘛!

肥佬愣没看明白,觉得不可思议,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的摇了摇头,揉了揉眼,这太奇葩了,邢寡妇站起来和坐着的时候没差多少,离肥佬想象中的高挑根本沾不着边。再仔细盯着邢寡妇的屁股看了看,敢情全靠一件长可及膝的外套遮住了一双短腿,现在要离场了才算露了馅……

“啊!哦……啊!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带个长颈鹿也比带这么个企鹅好啊!”肥佬看明白了,顿时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出来了。

邢寡妇恼羞成怒的转过身要和肥佬开骂,肥佬自知理亏,但就是忍不住笑,随手拿了一个5千的筹码,扔给了邢寡妇,还连连挥手,就是笑得停不下来。

邢寡妇攥着5千块的筹码,也不响了,转身去追老白,临出门还抛给了肥佬一个媚眼。

……

第二天章文就知道了老白输钱了,因为是星期五,胖子一大早就赶去澳门了,一进贵宾厅就知道了昨天的战况,胖子顿时心里舒坦的像吃了人参果一样,所有人中胖子最记恨老白,上次赖掉他14万,差点又让他赔进去。

满世界的找那肥佬,想要结交一番,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可惜那肥佬也回去了,弄得胖子很是遗憾

而老白这会也很烦躁,回到镇上后,他和邢寡妇商量,能不能把他打赏给邢寡妇的钱还回来,也有3万块呢。至于两人一起买的手机,情侣表,就算自己请客了。老白是这么想的。

到了自己兜里的钱再还回去,那哪肯啊!其中还有5千是展示了两条超级短腿卖来得,邢寡妇想也不想的拒绝了,老白低声下气的商量了半天也没结果,结果两人不欢而散。

老白手里只剩下不到50万了,这个月还要还贷,装修也还要再付5万。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带邢寡妇去,红颜祸水啊,特别还是短腿的红颜。不过这次老白的心态还算好,到底还有四十几万呢。只是邢寡妇这里投入太多了,这娘们太贪婪,要不要撕破脸讨回来呢?

……

考虑到钱一和范志成都是神出鬼没的,谁知道几点到纪清那,章文还是悄悄地提早开溜了,现在他们办公室里他绝对是老大,两个小家伙很给这位大叔面子,扫地擦灰都包了,连换桶装水都不要章文动手了,孺子可教也!

四点钟回到了纪清那里,纪清正忙着准备呢,看到章文着实的发了发嗲,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厨房。

没多久钱一和范志成就到了,两人今天穿的很休闲,钱一大概还刻意的收拾了一下,显得很有些斯文样子。

范志成还是很有心的,特意送了一套日本武士刀,连刀架都一块带来了。可能是特意装饰用的,做工非常漂亮,一长一短两把,章文看的爱不释手:“这不会就是传说中服部家族手工打造的武士刀吧?”

章文对武士刀的了解仅仅停留在多年前看的电影《杀死比尔》里的介绍。

“不是,但确实是日本带回来的。材料工艺都属上乘。”范志成说道。

“钱一兄,你看老五这份礼很有特点啊!你不会让我失望吧?”章文转头笑嘻嘻的说道。

“嗤!不过两把刀而已。我的才叫大礼。看好了,两段视频,离婚证,送礼清单,电话录音……最后还有一串项链,外带五颗牙。”钱一一样一样拿出了一大堆东西。

“你给我这些有什么用?”章文看傻了,很纳闷。

“你看了就知道了,要不那家伙说不干涉你和他前妻的事呢,一看全明白了。里面还有一段精彩的视频,就是时间短了点。”钱一压低了声音悄悄说。纪清这会还在厨房呢。

“没啦?你这就把我打发了?这些是你该上交的。到人家家做客就没有一点表示?”章文很不甘心,这厮还号称神偷呢,也不知道到金店弄几根金条来!章文盯着钱一看了半天,看看他身上哪里还能藏东西。

“得!得!别看了,我认输,这个送给你老婆了。”钱一被看得发毛,连忙说道。变戏法似得拿出了一个玉镯子,触手温润,细腻。清澈透明,应该是好东西,章文对玉器没有太多的了解。

“那我呢?”章文很不甘心的问。

“哦,那这个送给你吧!回头找个没人的地方悄悄看。”钱一把一个布包着的东西塞给了章文,悄悄的叮嘱道。

“哎!哎!”章文很小心的藏在了沙发下面。

和范志成,钱一一起吃饭才知道,他们不要吃山珍海味,这帮货喜欢吃带肉的大骨,还是那种能吸出骨髓的那种,怪不得纪清准备了好多大骨,再加上上好的陈酿,章文又跟着喝的有些醉了,连范志成都有些微微的醉意。架着彻底喝醉的钱一,离开了纪清家,临走还不忘带着两双布鞋。

乘着纪清在收拾,章文拿着钱一送的小包,跑到阳台打开细看:里面是一个塑料袋装着的五颗牙,真恶心。章文已经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再把布包的最后一层打开,一把锈迹斑斑的老虎钳。好像上面还带着干透的血迹。

“钱一!-我日”

这厮敢情是去拔牙的,骗了我老婆给他做了双鞋,还搭上了一坛酒。

这回亏大了!

章文彻底发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