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36章 一妇当关万夫莫开

章文有些无奈的收起了钱一的大礼,仔细看了看钱一留下的一大堆关于马进利的**,这些东西对章文没什么用,但是对莫心兰应该是有用的,倒是把视频看了两遍:嗤!时间短,尺寸短,整个一短小精干,没劲!不及格。章文还给打了个分。

接着,章文又把范志成送回来的武士刀取下来细细的把玩,这东西做工真是精致,章文喜爱得不得了,还特意找了块白毛巾,装模做样的盘腿坐在地上擦拭起来,连纪清洗完澡走到他身后都没发现。

“喜欢吗?”纪清从后面搂住了章文,顿时一缕清香传了过来。

“嗯!真棒,范志成还真会送东西,比该死的钱一强。”章文还在仔细的擦拭着。

“你们男人就喜欢这些东西!文,玩够了吧,我们回卧室吧!”纪清撒着娇说道。

“好吧,来,我背你进去!”章文心情大好,宝刀美人,这要是在古代,咱也是个侠客哦。

……

“嘿嘿!你越来越熟练了,到底是练瑜伽的,这些动作做起来还真是轻而易举!”章文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纪清。也许是受了那段视频的刺激,章文今晚上花样翻新,折腾了好久才作罢。

“嗯!就你花样多,难看死了!”纪清脸红心跳,还微微喘着气。

“哈哈,你不是看过我收藏的精品了嘛?这些花样应该有印象啊!”章文笑着说道。

“哪有!我才没看呢!”纪清想起了笔记本里的那些毛片,还是高清的。

“看了就看了,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章文不在乎的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那个…那个笔记本没坏?”纪清没想到章文早就知道了。

“这有什么?要是真的坏了,你早就和我说了,越是不肯说,就越是有问题,嘿嘿,是不是舍不得还给我了?”章文对纪清可是了如指掌。

“我,我不跟你说了,就是坏了!以后不许你看!”纪清只好耍横的了。

“呵呵,好!只许我们一起看!”

“谁要和你一起看!……文,明天你出去吗?还是呆在家里?”纪清很希望章文老老实实的在家呆两天。

“嗯,去老爸老妈那看看就回来。”

“哦!那我等你,”

……

第二天是周六,章文早上九点多出了门,到父母那里报了个到就直接去了时静那。

“你怎么来了?我说,你们俩怎么回事?莫心兰刚走,你就跑来了。”时静被这两人弄得看不懂。

“哦?莫心兰刚走?倒是不巧。我过来是送点东西。你转交给她。”章文不知道莫心兰这一星期都住在时静家。

“你不会送到她家去,送到我这来算什么?”时静很不满的说道。

“我不是不认是她家吗?没想到她居然和马进利早就办了假离婚,更想不到弄假成真了!”章文盯着时静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马进利告诉你的?你到底拿来的是什么东西?”时静很吃惊,这可是没几个人知道的秘密。

“嘿嘿!马进利真不该来惹我,这里面是他的五颗牙和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可能连莫心兰都不知道的隐秘。很刺激哦!”章文很得意的说着。

“什么很刺激?”时静问道。

“真人秀!”

……

回到纪清那,章文开始研究这几天的比赛的赔率,包括下期足彩的赔率。晚饭一直拖到七点多钟才吃。

晚上为了安慰纪清不太满意的心情,陪着她看韩剧《浪漫满屋》。也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好看,怎么女人都爱看,章文看的昏昏欲睡,连手伸到纪清的内衣里了都提不起精神。

都快十点了,胖子来了电话,章文一下就精神了。

“文哥,出事了,出事了!这回搞大了。”胖子电话里没头没脑的先来了这每一句。

“什么事?有人跳楼了?”章文立马兴奋了起来。

“跳楼算什么?每年都有,不稀奇。这回稀奇的是咱们镇上的大小老板全军覆没,无一幸免。连朱志元也输了40万。老白又输了10万。”胖子的语气听着比章文要严肃多了。

“啊!老大也去了?搞得这么大?你昨天怎么没说?”章文顿时愣住了,也没那么兴奋了。

“他是昨晚上到的,陪他小舅子去的,他们几个大老板在至尊厅里玩,我就根本不知道,刚才他出来和我打了个招呼才知道的。太邪门了。”胖子说的有些乱。

“靠!好好说,怎么越听越糊涂了,老白怎么又去了,他不是刚回来吗。”章文怒道,这货说的东一句西一句的。

……

过了十分钟,总算是听明白了事情的大概:老白星期四是输光了回来了,但是隔天早上又去了,他不甘心啊,但是也加了小心只带了10万块,同时他向黄毛提出自己洗自己的码,黄毛也同意了。

而朱志元陪着朱文宇还有镇上的几个大老板,是昨晚上到的,一来就进了至尊厅。所以胖子确实不知道。朱文宇这点上还是很注意的。到底是有身份的人。

但是这次澳门之行确实有些邪门,朱文宇带的几个人全输了,而且朱文宇输的最多,输了四百多万,连朱志元也跟着输了40万。这也就算了,可是连胖子带去的几个客户中,凡是镇上的老板或公仆,也全输了。连黄毛那也是这样,这回镇上的大大小小的老板全军覆没,外带一个老白。

章文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这太邪门了,他马上想到了一个人----邢寡妇。

不会是邢寡妇到赌场兜了一圈,最后还到贵宾厅亮了亮相。就把全镇的大老爷们都克翻了吧?这娘们也太生猛了吧!这一下子克掉两千多万啊。一天就把全镇的p拉下来好几个百分点。这要是倒退几十年,这女人还不得被镇上的人抓起来浸猪笼哦。太恐怖了。

“现在怎么样?都回来了吗?”章文随口又问了问。

“现在都散了,该哭的哭,该嫖的嫖。明天早上的飞机。我也回来。你明天过来不?”胖子也没多大精神,他带去的客户输多赢少,他也没什么可高兴的。

“再说吧,反正朱志元我是不想见,肯定吊着一张脸,还得陪着小心。呵呵,反正他有钱,再这么输两趟也没问题。倒是朱文宇好像有点太张扬了,才刚上任没多久。”章文想了想说。

“那行,我回来了打你电话。”

挂了电话,章文还在想着这异常邪门的事情。纪清从后面环抱住他:“你明天又要出去了?”声音带着些幽怨。

“哦,不一定,咦?你怎么不看韩剧了?”章文拍拍她的手。

“不想看了,你又不陪我看。”

“陪,我陪你看,来,接着看。”章文心情没受到太大的影响。

“嗯……”

……

“静,什么东西,快给我看看!”莫心兰接到时静的电话,晚上又杀过来了。

“你就不能等到每天再来。”时静被莫心兰这种半夜上门的行为弄得很恼火。

“睡不着,等不及了,就来了!又不是第一次了。”莫心兰倒是理所当然。

进了卧室,时静把东西交给莫心兰,看了好一会,莫心兰气的脸都有些发白,没想到马进利做的比她想的要严重得多,自己还是太低估马进利了,想想自己还为马进利担心集资款的事,真是太傻了。

“混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连儿子都生下来了……”莫心兰嘴里不停地骂着。

“就是,都是混蛋,包括送东西的这位!”时静也跟着说。

“他更混蛋,他要是早点送来,我,我说不定连饭都会烧了。”莫心兰脸一红,看到这些证据,她现在倒反而有些轻松了。

“行了行了,别装了,心里恐怕感动的想以身相许呢吧。”时静一眼就看穿了莫心兰。

“你说他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意思,静,我还挺漂亮的吧?”莫心兰勾住时静问。

“我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思维。别一提他就花痴,这东西对他没用,对你有用。就这么简单。”时静没好气的说。

“坏时静,你老是打击我,不跟你说了。嗯?还有这个盘,里面是什么?笔记本呢?来,我们到**看去!”莫心兰估计这是什么交易的视频。和时静靠在**一起看……

“啊!……”

“怎么会是这个?……”

“下流!”

“他这么弄来的这么恶心的东西?”

莫心兰和时静气喘心跳的看完了两段视频,面面相觑,都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接着又嘻嘻哈哈的笑闹起来……

“他怎么拍下来的?还把这些东西给偷出来?”

“还真的打掉了五颗牙。你这个老公可真惨,哦,是前老公。”

“他是谁老公?嗤!你看那熊样!”

“是吗?我看看?”

“再看看?”

“可以,再看看,哈哈哈哈….”

“再表演一次,嘻嘻……”

……

章文不但把下期足彩的推荐选好了,还陪着纪清看了一晚上的韩剧,入了戏倒也没那么难看,还和纪清一起讨论几句剧情,把纪清哄得很开心……

得!想躲着谁还就躲不过谁。一大早就被朱志元抓住了。

纪清已经撅着嘴帮着章文准备衬衣鞋袜了……

请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