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37章 明天你发烧40度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明天你发烧40度

章文开到镇上,找到了镇上新开的一家商务会所,说穿了就是类似于上岛咖啡一样的咖啡馆。也不知道朱志元这是要演哪一出,找到里面的包房,进门才发现里面不是朱志元,而是朱文宇----朱志元的小舅子。

“嗯,是不是我走错地方了?”章文笑了笑问道。

“坐吧!是我找你。我姐夫已经回去了。”朱文宇还是有些没精神。

也是,换了谁一夜输了四百万都提不起精神。

“找我干什么?我现在不开公司了,没再逃税漏税,嘿嘿!”章文对这帮公务员一向是敬而远之,甚至有些反感。

“陪我到澳门去一趟吧!你有一张二百万的洗码卡,对吧?”朱文宇不紧不慢的说道。

“哼哼!发善心了,想着帮我赚点洗码的钱了?”章文并不买账,别人都求着朱文宇,他不一样啊,也没不要结交这帮权贵。其实最早两人的关系还是可以的,只是后来两极分化,朱文宇越来越得意,章文越来越失意,才逐渐疏远了。

“唉!这次输了,搞得太大了。想着再去一次博一下。”朱文宇低头说着。

“你可以找胖子嘛!他可是一直想挤进你们这个圈子。”

“你说我的身份找他合适吗?而且这次太邪门了,镇上的几个老板一下飞机就到神婆那去了。好像是说邢寡妇之前刚去过赌场!”朱文宇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镇子的东北角住着一个神婆,这章文早就知道,虽然不信,但是也不敢不敬,镇上的人都很信的,反正传得挺神,说是神婆具有通天眼,做法时能和天地沟通,偷窥天机。朱志元当初开公司时生意不好就去拜过神婆,得到过指点,花了大力气愣是把办公室的门重新换了个方向,没多久就生意兴隆了,也不知是不是巧合。

这回神婆被一帮怒气冲冲的老板惊着了,连忙施法后指出了缘由,矛头直指邢寡妇。章文真有些服了,和自己想的一样嘛!是不是哪天也去拜拜,问问自己能娶几个老婆?章文低头打着鬼主意。

“所以要你陪我去,你不是本镇的人,克不着你。不管真的假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朱文宇其实也不是很相信这些。

“就咱俩去?”章文问道。

“嗯,就咱俩,不要和任何人说。下午就走。到了澳门,我们换一间赌场,找个邢寡妇没去过的赌场。”朱文宇低声说道。

“我明天还上班啊!我现在可是优秀员工,年终有5千奖金的!”章文夸张的叫道。

“优秀员工就不生病了?明天你发烧,40度。够吗?年终奖我这给你加倍。”朱文宇一点也含糊,马上给出了对策。

“好吧,那就40度吧!”章文马上觉得明天要发烧了。烧到40度有1万块啊!

……

章文连忙检查随身带的证件,通行证,充电器,还有自己准备好的足彩投注单,走之前得买好啊。

“你那玩意中过奖吗?”朱文宇看着章文认真的涂鸦着足彩投注单。

“什么话?中过一次二等奖,还有两次中12场,那中11场的几多了去了。一般稳定在9场活10场。反正去机场还早,我先把这单子填好买了。”章文很自豪地说道,尽管那次中的二等奖才七百多块钱。

“你这张复式多少钱?2千?”朱文宇闲着没事也打开电脑看起足彩对阵形势了。

“靠!你当都像你一样一两千块钱不当回事啊?256块,这也是我最大的承受范围了。”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那我也买个复式,一万块能多加几个选择?”朱文宇随意的问道。

“在我这张投注单的基础上,能多7个选择。”章文听得咂舌。

“那你帮我在多选几个,凑满一万。”

“还选个屁呀?这些都是我挑出来的,剩下的你看那个不顺眼就选上,说不定走了狗屎运就选中了一个大冷门。”章文知道要出大奖就得出想不到的冷门。

“好吧。”朱文宇连对阵表都不看,这勾一下,那勾一下,选了7个。章文看得直摇头,这帮孙子真是拿这点钱不当钱。

出发前,章文去把彩票买了,自己的一张256元,朱文宇的分成两张,总共10368元。4个单选,4个全选,6个双选。真是大手笔。

下午四点半,两人登上飞机,直飞澳门。

……

时静靠坐在**,自从莫心兰来了以后,时静再没有准时起过床,看看时间都十点了,莫心兰还抱着时静赖在**不肯起来,还用脸贴着时静的小腹,手也不老实,时不时摸一把,现在时静也学会了反击,经常狠狠地摸回去,两人常常闹得像小女孩一样。

“姐姐!你能不能坐坐好,我女儿都不这样撒娇了!”时静推了推莫心兰。

“抱着你我有安全感,好舒服哦!”莫心兰又使劲拱了拱。

“要死了,你连胸罩也不带了。你是越来越放肆了。”时静看到莫心兰光溜溜的脊背。

“嗯,下面也没穿,嘻嘻,要不要看看?”莫心兰笑嘻嘻的说着。

“滚!谁要看?”时静脸红了。

“**就是舒服嘛,你可以试试的,有什么难为情的?”莫心兰毫不在意地说。

“好了好了,还是想想再过两天怎么办吧?”时静有些担心地说。

“你是说王学伟的事?这跟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本来还有点但心马进利,现在我巴不得他输光呢!”莫心兰坐了起来,提起马进利气不打一处来。

“你当那么简单,这些同学到时候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但是肯定会来借钱,很难应付的。”时静已经考虑到了这点。

“那你怎么办?借吗?”莫心兰也感到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我还是坚持我的原则,你有人担保我可以考虑,否则,借出去等于送掉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时静语气坚定。

“静!你真聪明,难怪我老是觉得他会喜欢你。”莫心兰靠着时静说道。

“真不知道,过几天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要是能置身事外就好了。”时静喃喃的说道。

“你说一出事谁最惨?”莫心兰仰头看着时静。

“还用问吗?肯定是李燕辉,钱都是她收的,一天到晚以王学伟的二奶自居,神气活现的。这些人不找她找谁?”时静对李燕辉没一点好感。

……

“光明,你估计王学伟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怎么心里七上八下的。”熊大伟问是光明,他们正聚在一起商量着王学伟回来以后的事,这几个都不是王学伟同班的同学,关系稍微有些微妙,自发的这几个人更热络些。

“明天吧,最晚后天肯定到了。李燕辉是这么说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李燕辉还给我看了王学伟在s的房产证。现在就在李燕辉手里。这套房产也足够还我们的钱了。”施光明沉稳的说。

“倒也是,要是真出事,看我怎么收拾李燕辉,一天到晚神气活现的,他玛的晚上还不是撅着屁股伺候王学伟。草!”熊大伟很是嫉妒王学伟的艳福。

“那咱们的钱到底拿不拿出来?还是就把利息拿出来?”施光明问大家。一帮人也有六七个呢。

“拿出来干嘛?前几天王梅还把钱又放进去了,章文还赔给了她1万块钱的利息。”另外一个同学说道。

“真的假的?章文这个时间怎么能把钱放进去?”熊大伟不太相信。

“不知道,章文这家伙做的都是看不懂的!”施光明也有些不明白。

“管她呢,反正是好事,说明王学伟没骗咱们。”

人总喜欢把事情往好里想,而最可能的坏处却尽量不去想,甚至不敢想。

……

章文顺利的提了200万泥码,不过是换了个赌场,打码仔是可以带客户到别的赌场洗码的,并不是一定要在指定的地方下注,各个赌场之间也是互通有无的,现在这间七宝厅也是一处只招待贵宾的赌厅。里面也有不少人,朱文宇在这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人家进出都上千万的。二百万在这就是一把牌的事。

胡润富豪榜被誉为杀猪榜,这里就是杀猪的现场,只是格调高雅,不见血而已。

朱文宇进了七宝厅,老实得像猫一样,只能跟着下注,博牌?想都别想。起注就是10万,大多数的时候朱文宇只能最下限投注,零打碎敲的赢点。

章文倒是毫不在意,吹啊,顶的,时不时叫几声,有个家伙还扔给他一个5千的筹码,章文毫不客气的揣了起来。

正玩得起劲,章文看到了一个人----钱一。

钱一看到章文转身就想溜。

“钱一,别跑!”章文怒喝一声,把在座的几位都吓了一跳,钱一夺门而逃的时候,门外好像还站着九叔。几个人有些看不懂了,面面相觑,这打码仔好像很不一般哦!

朱文宇更是看不懂章文了,这小子到底是不懂事啊,还是有别的依仗啊?

看着章文追了出去,朱文宇只好自己整理筹码,把泥码和现金码分开,这都是章文发烧40度的补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