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42章 最无耻,更无耻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最无耻,更无耻

由于比赛看完要凌晨了,章文让吴玫先去睡觉了,吴玫也有些累了,再说和朱文宇不是很熟,也就没坚持,回财务室睡觉了。

比赛开始前,章文还在做最后的分析,从最近的赔率变化来看,也只有利*浦的主场让半球,和巴萨主场让半/一球这两场比赛的赔率有波动,这两场比赛在朱文宇的投注单上都是双选,已经做了防冷的选择,连巴萨这场比赛都选的是3,1.最让章文担心的是利*浦会不会再来场假球,但此前三场比赛可是全胜啊!今天又是主场,而且这个赛季很有希望冲击前三的,不会无耻到这个地步吧。可是赔率分析的结果,亚洲盘趋向于下盘,标准盘的平局和主队负。

同时标准盘的平局和主队负的赔率在不断的走低,这要是利*浦主场输了,那今天的冷门也太多了,也太大了,章文考虑再三还是觉得出平局的可能性最大。

……

纪清睡了好久也睡不着,她看看身边的纪红已经睡得很熟了,于是悄悄的起身,走到书房打开电脑,看看剩下的比赛结果,虽知道章文已经爆了2场了,但还是想知道这期足彩能对几场。但是最主要的是今天纪红的话让纪清心里乱糟糟的,睡也睡不着。

看看时间,比赛还有一会才开始,纪清犹豫着要不要给章文打电话,照理章文已经输了2场比赛,彩票也就爆了,应该不会再等到大半夜的看比赛了,可是纪清觉得自己这会很想听到章文的声音,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电话。

章文看到来电显示,心里吓了一跳:不会是女儿出什么事了吧?要不怎么大半夜的还电话,自己可没有和纪清说过今晚会通宵看球。

“怎么了?欣儿有什么事?生病了?”章文很紧张的问。

“没有啊?欣儿早就睡觉了。”纪清一惊。

“那你怎么晚打电话来,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章文虚惊一场,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你还那么凶。呜呜!……呜呜!”纪清忽然忍不住哭了,感觉很委屈。

“哦!我不是以为出什么事了吗?被吓了一跳,没想对你凶的,好了,别哭了!”章文想了想,可能刚才自己的态度有些急切。

“嗯,你,你睡了吗?”纪清小声地问。

“没有,我在看球。你到底怎么了,这时候打电话?”章文觉得纪清有些情绪不对。

“你说过会娶我的对吗?我有些害怕。”纪清很紧张的问。

“嗯!是说过,也没打算变卦,你怕什么?”章文有些糊涂了,大半夜的这是演的哪一出啊?做恶梦了?

“我姐说想认欣儿做干女儿,我,我,我就担心……”纪清吞吞吐吐的说着。

“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她们两又搞到一块去了,你们女人是还真多!”章文越听越糊涂。

“这两天我姐这在我这……”

纪清把事情完整的说了一遍,章文也算是听明白了,自己那丫头又在推销她的电话卡了,这回大概太热情了,把自己都推销出去了。而让纪清却有了些担心,怕欣儿和自己不亲了,这就睡不着了。

“嗨!我说你瞎担心什么呀?她认十个八个干妈也不会影响到你呀,再说,欣儿很认可你的,她自己和我说的。”章文只好安慰纪清。

“真的?她和你这么说的?”纪清惊喜的问。马上不哭了。

“嗯,但可能让她开口叫妈,还是有些困难的。”章文点头道。

“没关系我也不要她叫我,都叫老了!”纪清觉得心里轻松多了。

……

等章文收了电话,比赛都开始了,看到众人都很不满的看着他,理直气壮的说:“大半夜的被你们叫出来,老婆那里不满意,我安慰两句还不行啊?”

“纪清什么时候变成你老婆了,美得你,嗤!”胖子不屑的说道。

“就是因为这老婆还没正式过门呢,要是为了这点事飞了,你们赔我啊?”

对这货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睬,大家都不再说话了,看比赛最重要。

六场比赛都开始了,果然,让章文最担心的利*浦才9分钟就被进了一个球,朱文宇脸都气得发白了,太无耻了,主场能踢的这样,虽然朱文宇平时不看球,但是多少也知道点主场和客场的巨大差异,这丢球也太快了吧!

中场休息,其他的比赛都没什么问题,特别是2场单选的到已经早早的领先了2个球了,只有利*浦0:1落后,章文也很郁闷,自己已经怕它出意外,还多选了个1。可是看这趋势,利*浦不但要输盘(亚洲盘),还要输球。这要是输了,这期足彩的一等奖肯定是500万了,而且有没有人能中还两说呢,冷门太多了。

下半场非但没有一点起色,到了59分钟,利*浦又丢了一个球,这等于宣布了朱文宇最多只能中个二等奖了。不但利*浦输球了,连巴萨也被逼平了,这对于朱文宇倒是个利好,因为这场投注的时候带着防冷呢,比赛也是双选3,1.最终的结果是1.

比赛结素,朱文宇只剩下二等奖了,章文算了算这期足彩的冷门,真是不少。估计这二等奖不会很低,应该有个三四十万。看着朱文宇闷闷不乐的样子,章文倒笑了:“你就知足吧!1万块钱,赢几十万。而且还像捡来的一样。人家每期都投注的人都没中过几十万。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不是,我是想能中个一等奖,那这次澳门输的钱不是都回来了,还能有盈利了。”朱文宇想想也是,当时也就是脑子一热才买了这彩票,根本没想到能中奖。更多的是在章文面前耍大牌,装b。没想到还中奖了。

“兄弟,还有一件事你没想到呢!”章文拍拍朱文宇,很有些得意。

“什么事?别说你那256块的彩票也中奖了?”朱文宇急着问。

“不是,我那张彩票早就爆了,是你,不但中了二等奖,而且还是2注。”章文郑重的说。

“哇!真的?”

众人这才想起了,利*浦这场比赛可是双选3,1.结果出了个0.那可不是中了2个二等奖吗?

……

相比假球的最无耻,还有更无耻的,熊大伟刚从李燕辉的住处出来,他把李燕辉**了!

晚上,一帮同学在李燕辉的住处商量讨论怎样讨回集资款的事,虽然没有什么结果,但也直到八点多才离开,熊大伟乘着别人不注意,把李燕辉的钥匙也顺走了,李燕辉最近情绪低迷,再加上这些人都把矛头指向她,所以一直沉默寡言,甚至逆来顺受,连熊大伟给了她两个耳光,她也没过多的反应,只是哭。

所以熊大伟拿走了她的钥匙,她根本就没发现,晚上等这些同学走了,晚饭也没吃,草草的洗漱一下就睡了。

而熊大伟和其他人告别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在路边的小店里吃了点饭,喝了点酒。这几天从最初的愤怒惊慌,到后来的疲惫无奈,到现在的茫然焦虑,熊大伟有种要崩溃的感觉,很想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永远的躲起来,再也不要焦虑现在的这些债务,压力和负担。

熊大伟在所有的同学中混的并不好,学历不高,能力不强,而且脾气又不好,所以换了好几个单位也都混得不好,后来还是,施光明帮他找了现在的工作,倒是一直干了下来,现在也算是车间的流水线的线长,但这是私人公司所谓的线长也就是比一般操作工多个几百块钱。老婆也在这家厂做仓库保管员。

夫妻俩一直想在s买套房子,但是熊大伟一直想等房价跌下啦再买,结果一等就是十年,房价非但没跌反而翻着倍的涨了上去。而自己工资的涨幅远远追不上房价的涨幅,无奈之下,只好放弃在中环附近买房的计划,去年在外环以外买了套房,虽然只有80平,但是也要七十几万。夫妻双方父母各贴了些,付了首付,办了按揭贷款,手里还剩了十几万准备装修新房。

就在这时他看到其他同学都在筹钱放贷,他也心动了,就没有装修房子,只是简单地粉刷了下,先住着了,而把多出来的十几万也投到王学伟那里,后来又觉得太少,又向亲朋好友借了十五万,像施光明借了十万。他和施光明是同班同学,关系一直不错。而且施光明混的要比他好的多。

如今放贷崩盘了,熊大伟觉得一下子天昏地暗,没了希望,既要还亲戚的借款,又要还银行的贷款,还有房子的装修,孩子读书,一系列的事情压得他有种想爆发,想宣泄,想报复的念头,特别是对李艳辉。

当时心底很羡慕王学伟,能把原来读书时的学霸娇子,一个一个搞上床,李艳辉还这么死心塌地的做起了二奶,而且李艳辉当初在熊大伟面前的傲慢和蔑视,让熊大伟很是心里不平衡,但还得陪着笑。

现在出事了,什么都没了,当初热脸孔贴冷屁股的屈辱终于想要发泄了,再加上本来就想入非非,所以熊大伟压抑了好久的邪火再也压不住了。借着酒劲,他又回到了李艳辉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