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43章 最无耻,更无耻(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最无耻,更无耻下

熊大伟在门口站了一会,犹豫了一会,还是把钥匙拿出来,悄悄地打开门。

李燕辉虽说早早的上床了,但是连日来的打击让她无法正常的睡眠,总是处于恍恍惚惚,半睡半醒之间,而且现在睡觉连灯都不敢关,心里说不出的恐慌,悲哀,到现在她还不能相信王学伟会这么狠心的抛弃了,还常常希望这是个梦,醒来就会看到王学伟回来了……

而且现在她感到了房门在打开,她怔怔的看着门被慢慢的打开,她希望接着就出现王学伟那胖胖的身影,然而进来的是比王学伟高大壮硕的熊大伟,李燕辉都没有想到害怕,而是喃喃地问:“怎么是你?应该是学伟呀!”

“哼,傻*!王学伟早就跑了,还做梦呢?”熊大伟没有遇到想象中的尖叫,呵斥,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再看到李燕辉,虽然现在落魄了,身上穿的可都是名牌,极大限度的衬托出了女性的魅力,身着半透明的睡袍,倦怠的躺在**,春光隐现,虽然脸色很憔悴,仍然让人怦然心动,比自家的又黑又瘦的老婆不知道强了多少。

熊大伟看得邪火上升,浑身燥热,扑向了李燕辉。

这是,李燕辉才清醒过来这不是梦,是真的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还是让她最厌恶,害怕的熊大伟。

“熊大伟!你要干什么?你,你……”李燕辉这时才惊觉的叫道。

“干什么?我要先收点利息!我让你叫!……”熊大伟一把掐住李燕辉的脖子,另一只手甩手就是正反两记耳光。

李燕辉被这两记耳光打蒙了,左耳甚至出现了轻微的耳鸣,直到熊大伟用力撕扯着她的睡衣时,她才再度极力的挣扎起来,换来的又是两记重重的耳光,再挣扎,再挨打,到最后李燕辉双手捂着脸,神情已经恍惚了,趴在**不动了……

熊大伟趴在李燕辉身上肆意的进伐着,抱着动也不动,软得像面条的李燕辉,他一点也不觉得无趣。反而兴趣盎然,身体充分享受着舒爽的感受。同时心里有种报复,发泄,占有的快意。

身心上的极大地满足使得熊大伟很快达到了高*。

熊大伟只穿了件衬衫,任由下面的软茄子挂在那叮了当啷的来回晃荡,在房间里跑来跑去,找出了王学伟留在这的中华烟,还有两瓶十年陈,又从冰箱里找出了些真空包装的熟食,开始享用起来。

享受着这些平时自己根本不回去过问的高档货,熊大伟心里极不平衡,凭什么王学伟这货可以享受这些吃的喝的,还有这样的女人,自己加班加点的还供不起一套房,为了省点钱,抽的是最便宜的香烟,喝的是最廉价的加饭酒,连像样点的衣服都舍不得买,就这样老天爷还不让自己好过,连拼带凑的几十万转眼就没了。想着想着熊大伟又满腹的怨气……

李燕辉慢慢地恢复了清醒,虽然脑袋还是很晕,但已经明白了自己的遭遇,自己被眼前这个男人,这个老同学,这个曾经根本瞧不起的人侵犯了。而且还肆无忌惮的坐在自己家里大吃大喝。李燕辉想哭,更想赶他走,但是却不敢响,这男人出手太狠了,打的太重了,脸都肿起来了。

默默地坐起身,李燕辉拿起被撤掉的内裤简单的擦了擦下身,然后裹着被单蜷缩在床角,期盼着熊大伟快点离开。

“过来!”熊大伟吃饱喝足,打着饱嗝又站在了床边。

李燕辉慢慢蹭到熊大伟跟前,熊大伟一把扯掉了被单,随后抓住李燕辉的头发把她拎得跪起来,油乎乎的嘴开始和李燕辉舌吻起来,手也开始在敏感处游动着。

“你到底有没有钱?别人的我不管,我的钱先还给我!”

熊大伟松开李燕辉,抱着侥幸的心理喝问道。李燕辉沉默的摇摇头,一脸的漠然,但眼里还是带着害怕的。

还是失望,熊大伟又有些急怒了,扬手要打,李燕辉条件反射的双手捂住了脸,一脸的惊慌。熊大伟知道再打她也没用,她就是王学伟的一个弃子,欠的债比自己还多。

“转过去!臭婊子,老子这次算是被你们害惨了!”熊大伟又一次挺了起来,还要求李燕辉配合起来

……

梅开二度的熊大伟穿好衣服,拿起李燕辉的包翻看着,钱包里只有1千块钱,熊大伟拿了八百,剩下两百还放回去。现在回家还不得打车啊,总不能自己出吧!

“我警告你!你要是把今晚的事说出去,我就打死你!”熊大伟恶狠狠的说道,同时还扬了扬拳头。

李燕辉趴在**默不作声,眼神空旷,不知道在想什么。

熊大伟哼了声,转身走了。

等到熊大伟走了,李燕辉才抱着枕头痛哭起来……过了很久,李燕辉把内裤和那条满是斑痕的床单都收了起来,眼里露出了一丝决然之色。

……

朱文宇虽然只中了个二等奖,但是却是有两注,这让他很高兴,就是不知道这期足彩二等奖有多少,这要到今天下午才知道,朱文宇在桌上留了3千块钱,又给侍候了一夜的服务生300小费,把这服务生乐坏了。然后和朱志元一起回家去了。临走冲胖子点了点头,胖子明白,以后又会多些洗码的客户了。

众人都和章文打过招呼离开了,章文抓起桌上的3千块钱,来到吴玫的财务室,也是卧室。刚到门口门就开了,吴玫像是在等他一样。

“姐!你没睡着?”章文很意外。

“睡了,你们一离开,下面车子一发动我就醒了。”吴玫脸上还带着睡意,看样子是真的被吵醒了。

“哦!这是3千块钱,朱文宇留下的,你收着。”章文把钱递给吴玫。

“哪用得着这么多呀?太多了。几百块就够了。”吴玫没想到朱文宇给了这么多。

“拿着吧,他今天中了几十万了,还会在乎这点小钱?”章文满不在乎的说。

“那一人一半吧。也算慰劳你的。”吴玫想了想说。

“不用,要慰劳我?容易,来抱抱!”章文还是老一套。

“去!被人看见!”吴玫嗔怪的说道。

“那我进去不就看不到了!”章文顺着门缝挤了进去。再关上门。

“等等,我闻闻。嗯,好像没有什么香味,怎么,这几天没和纪清混在一起?”吴玫伸过头在章文身上闻了闻。

“靠!敢情我身上要是有香味,还不让我抱抱了?”

顺势把吴玫抱住了,温软绵香,丰腴润泽,章文一下子好像进入了宁静安逸的避风港,身心彻底的放松下来,只有在吴玫这里才有这种感觉。特别是像今天很困顿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你先躺着吧,我帮你打水洗脸,洗脚。”吴玫这会一点也不像个老板娘,就是个姐姐。

章文现在是厚皮老脸的习惯了,连吴玫帮他洗脚也坦然的享受起来,气的吴玫使劲的掐了他一下。等吴玫倒了水,收拾好回来,章文已经睡着了,吴玫呆呆的看着躺在**的章文,犹豫了一会,还是贴着章文躺下来,相拥着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足彩的开奖信息终于出来了,一等奖真的空缺,这使得二等奖达到了55万,朱文宇去掉税等于赢了88万。这让朱文宇很是兴奋了一阵,这家伙也算上路,两个二等奖很朱志元一人一个。这一下就把朱志元上次在澳门输的钱全部补回来了,还有了4万块钱的赢利。

胖子听到了这让人羡慕的消息,立马打电话来,吵着要章文帮他也买一个复试。被章文好一顿臭骂:你当众将那么好中的,要那样谁还上班?

纪红也给纪清打过去了3千块钱,章文这次的推荐都对了,还有一个是大冷门。

……

施光明请穆老师出面倒是很顺利,时间定在了星期天的中午,他给章文,时静,莫心兰都打了电话,这回不好拒绝了,好歹也是中学时的代课老师啊!

何况对穆老师,章文由衷的敬仰,当年讲解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时候,为了加深同学们的理解,专门以章文打架为例,打人家时同时也受到了反作用力,其实也是人家在打他。大家力的作用是相等的,把章文感动的热泪盈眶啊!多少年了,含冤得雪啊!其实哥也是个受害者啊!结果这个受害者没过几天就去和人家测试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了,差点又背个处分。

章文连忙给时静打电话:“时静,施光明给你打电话了没有?”

“嗯,打了,这次他们把穆老师都请出来了,也只好去了。”时静有些无奈的说道。

“就当是去吃顿饭,怕什么呀?”章文叫嚣的道。

“你到时候别太冲。到底人家都损失了很多钱,尽量别刺激他们。少说话多吃饭。”时静提醒章文。

“我最有爱心了,哪会刺激他们!那怎么一点都不了解我啊?”章文很不满的说到。

“就是太了解你了,才提醒你一下!”时静轻轻笑道。

“怎么还像读书时一样老想管着我?我不是把女儿都给你了,让你过过瘾,还不够啊?”章文哼道。

“噗!少臭美!你当我愿意管你啊!”

时静忍不住笑骂道,也只有和章文,时静才会显出轻松幽默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