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46章 你玩不起

第一百四十六章你玩不起

时静和莫心兰靠在**,闹也闹够了,笑也笑完了,虽然时静还是偶尔而忍不住笑两声,但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又打碎了一个茶杯!莫心兰,我那可是一套茶具哦,一把茶壶四个茶杯,现在可好,平白无故少了一个。”时静现在想起了那个茶杯,心痛地说。

“那有什么?我明天去买一个。”莫心兰哼道。

“哎!那是一套哦,你能买一个一模一样的回来?说得轻巧!”时静温怒道。

“那就不一样呗!那把茶壶整天对着四个一样的茶杯,说不定早烦了,给它配个二奶,才高兴呢!”莫心兰说出个很奇葩的理由。

“你!要死了,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啊?”时静惊诧的道。

“想做个茶杯都没人要,想烧顿饭还没人吃,想收个女儿又这么多人和我抢,我好可怜啊!静,安慰安慰我吧!”莫心兰趴到时静胸前,忽然情绪很低落。

“那怪谁呢?你什么都不会,每天无所事事,马进利的公司你又不管了,那你以后到底想做什么呀?就守着两套房子混吃等死啊?”时静看了看莫心兰**的脊背,把被子向上拉了拉,帮她盖住。

“我也想在淘宝上开个店,哎!你说我直接用欣儿的小店好不好,她说她的小店下个月就可以冲钻了!她卖她的电话卡,我卖我的东西,赚了钱也亏不了她的,好不好!”莫心兰一转眼又兴奋起来了。

“嗯,是个办法,现在网上开店也能做得很大,不过很辛苦的,你能吃得起苦吗?”时静倒是觉得莫心兰的想法可以试一试。

“我会吃不起苦?哼,就让你看看我莫心兰的天赋!到时候欣儿那丫头就会知道我这个干妈不是白给的。”莫心兰很自信地说。

“呵呵!那我拭目以待,或许还可以适当的入点股。但是你的先做一番市场调查,然后我帮你参谋一下。把经营的方向定下来。”时静也有了些兴趣。

……

纪清今晚上是很幸福的,甚至心里面都有些感激那个莫老师,欣儿不在,家里变成了二人世界,温馨而浪漫。早早的在浴室里仔仔细细的擦洗着,悄悄地把脚趾的指甲油重新涂了一遍,对着镜子来回的审视着光洁丰满的**,看到自己都有些脸红,才满意的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章文一直在给纪清讲述家事国事天下事,想让纪清开拓视野,增长见识,增加自信。效果还是不错的,这种东西多听多讲多关心,自然就会有长进的。但是让章文纳闷的是,纪清长进最快的不是家事国事天下事,而是**,这?就很难解释了,估计和烧饭一样也是天份。要么就是自己留下的a片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现在纪清不但善于配合,而且能攻善守,撅弃了最初的青涩,现在已经是轻车熟路,驾驭自如,甚至还懂得欲盖弥彰,预露还遮。这会就穿着章文的衬衫,下面打个结,里面带着黑色的胸罩,正坐在章文身上轻轻地摆臀呢。

章文两手枕在脑后,看着纪清认真仔细专注的样子,额头上已经有了细细的汗珠,脸也红扑扑,口中不时的旖旎呻吟,感受着每一分的快感,太诱人了,章文伸手勾住纪清俯下身,让两人的唇舌也交织在了一起……

完成一次完美的运动,纪清像八爪鱼一样缠绕着章文:“文,我现在是最幸福的女人,你信吗?”

“哼!能不信吗?又做了一次由内而外的美容,这才多久?愣是把一个残次品改造成了极品了!”章文哼哼唧唧的说道。

“嘻嘻,哪有?谁是残次品了?本来就是极品嘛!最起码也是上品。”纪清满足地说着:“文,我想过些时候在我们家饭店旁边开个面包房,就像克里斯丁那样的,你也要入股,好吗?”

“嗯?怎么忽然想开什么面包房了?”章文有些意外。

“想多赚点钱呗!暑假的时候还能让欣儿来帮我。”纪清下巴撑在章文胸脯上,姿势诱人极了。

“缺钱了?你不是饭店里还有一份收入吗?”章文忍不住伸手在她后背上抚摸着。

“还不是想帮你多赚点钱。谁叫你非要有自己的房子才肯领证,等你能买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纪清撅着嘴不满意的说道。

“呵呵!你不是说能等四十年吗?这才几天,就变卦了?”章文笑了起来。

“现在不一样了嘛。我一天也不想等了!”纪清叫道:“名字我都想好了,叫‘文清’面包房,怎么样?把我们两得名字加在一起,而且很好听。”

“有把握吗?这得投资不少吧?”章文不懂这些,但是知道有品牌的面包房光加盟费就要上百万。

“原来饭店里就有烘箱,和面机,再增加一些设备,买些原料,不会很多的。做得好,一个月好几万的利润呢!而且我做的肯定比其他的面包房好。过几天我就去找我哥去,让他把下面的熟食间腾出来……”

瞧!这未过门的老婆赚起钱来比他还有魄力。

……

熊大伟和施光明吃过晚饭,分手后,直奔李燕辉的住处,昨晚上享受了一次,让他回味无穷,这回又有些邪火上升了,感觉**迫不及待的蠢蠢欲动。连集资的钱讨不回来这等的要紧事也被他暂时抛到了脑后,满脑子想着的就是李燕辉雪白的**,丰满的臀部,还有……

来到门口,熊大伟用昨天就复制好的钥匙想开门进去,不了,防盗门被从里面反锁了。熊大伟一愣,接着就是很光火,索性用手拍门。

过了一会门开了,李燕辉隔着防盗门冷冷的看着熊大伟。

“开门!快点!”熊大伟低声故作恶狠狠状,想先声夺人镇住李艳辉。

“滚开!你个流氓,无赖,强奸犯!”李艳辉毫不示弱的怒骂道。

“你是不是没长记性,皮又痒痒了?快开门,要不我把这门拆了。”熊大伟威胁道。

“哼!你可真威风,可惜,再凶也还是个没本事的窝囊废,只会欺负女人。”李艳辉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熊大伟。

“开门!你别后悔,等我进去了整死你!”熊大伟有些发狂了,使劲的拉扯着防盗门。

“后悔?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我要告你强*。你就等着坐牢吧!”李艳辉几乎尖叫着说道。

“哼!你敢吗?谁信啊?吓唬谁呢?”熊大伟发狠的说,但是心里却是有了些惊慌。

“我有什么不敢?王学伟一跑,我欠了200万。连跳楼都敢,临死还能拉个垫背的。哼!就怕你不敢,你玩不起。没人信吗?哈,昨天的床单,内裤我都收起来了,上面都是你留下的脏东西,虽然很恶心,但是很有用。哼,你就猜干净屁股准备坐牢吧!”李艳辉冷笑着说。眼里尽是鱼死网破的决然之色。

“你,你,你疯了?你就不怕这事传到所有的同学那里,还有你父母那里?我看你以后怎么做人?”熊大伟身体里的邪火已经被浇灭了,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恐慌,这事的后果比损失50万还有严重,他才发现他真的玩不起,心里开始后悔了。

“同样这事也会传到你的父母那里,还有你老婆孩子那里,以后你的那对双胞胎儿子只能到监狱来看你了。我不能做人?我让你一家都不能做人!”李艳辉发狠的说道。

“你别胡来啊!你就算告,我也不承认的。”熊大伟已经开始撑不住了,快要崩溃了。

“没关系,只要到了里面你就都承认了。我今天特意去咨询了律师,入室强*,可判七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哦,对了,你还抢走了800块钱,还要多一项抢劫罪。我还去验了伤,还要告你故意伤害罪,三罪并罚,你等着把牢底坐穿吧!”李艳辉的思路要比熊大伟清晰多了,气势越来越盛。

“我,我承认昨天是一时冲动,我不是来赔礼道歉来了嘛?我……”熊大伟终于软了下来,巨大的恐慌使得浑身冒冷汗,脸上也开始渗出了汗珠。

“赔礼道歉,恐怕是食髓知味,再想吃一次霸王餐吧?哼!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我劝你还是回去安排后事吧,等你出来都要五十多岁了。当然,你要是去自首也可以,还能少判两年。”李艳辉看到熊大伟的狼狈相,心里产生了些许报复的快感。

“你到底想怎么样?别太过分了,把我送进去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熊大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计。想到父母,儿子,老婆,都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受到牵连,只要李艳辉一告他,接下来就是妻离子散,要说家破人亡,也不为过。

“我说过了,你玩不起,既然你做了,就要承担后果,好了,你可以滚了,别逼我现在就报警!”李艳辉看到熊大伟萎靡样子,心里厌恶,不想再说了。顺手关上了门。

熊大伟呆呆的看着重重关上的房门,脑子里一片空白,觉得浑身发软,两腿抖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