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47章 八方云动(上)

第一百四十七章八方云动上

李燕辉虽然一席话彻底镇住了熊大伟,可是关门回到房间里,刚刚产生的一点点报复的快意转眼间就没了,呆呆的坐在床边,满眼的苦涩,有一点熊大伟说的是对的,真的去告了他,自己以后还怎么做人,自己的家人也会被当成茶余饭后的话题。

另外,自己投进去的将近200万转眼间变成了巨大的债务,这更是巨大的压力和恐慌,李燕辉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崩溃了,这几天总是想到了死,也许那样就一了百了。这是想起来这一年多来做的是多么的可笑,离开了真正爱自己的老公,还试图和时静一较高下,所有的事都是自己作出来的,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人们常说:不作死就不会死!熊大伟是这样,自己何尝不是呢?

人在最无助的时候才会想起原来的平静生活是多么的可贵,爱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李燕辉忍不住抱头痛哭……

许久,李燕辉犹犹豫豫的拨通了赵东辉,也是被她抛弃的前夫的电话,没指望赵东辉能原谅她,就是想听听他的声音,想听听孩子的声音,如果能叫声妈就更奢侈了!

……

章文现在也很后悔。真不该带着纪清看a片,还是纪清一直没有发现的“活塞原理”文件夹里的超清的,顺带着还被纪清发现了藏在里面的性感美女图片的文件夹,这都是自己的**啊!更何况这准老婆的模仿能力太强了,唉!自作孽啊!

“怎么都是美女的图片?没有**的?”

“混账!**在你身下压着呢!有也不许看。”章文大怒。用力拍了一下纪清的臀部。

“好邪恶哦!你这个文件夹的名字:卖女孩的小火柴!咦?你怎么不动了?”纪清一晚上都处于很亢奋的状态。一面看着笔记本,一面实践着活塞运动,章文已经处于完全被动,全面防守的状态了。

“动不了了,小火柴碰到卖火柴的小女孩,只能投降了!”

“嘻嘻,我才不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呢!”纪清还很谦虚嘛。

“你比她更厉害!你是成人版的卖火柴的小女孩。”章文哼哼唧唧的道。

“小女孩好可怜的,划了三根火柴,许了三个愿,最后给冻死了!”

“所以说你比她厉害嘛!她划了三根火柴,许了三个不同的愿,一个都没实现。你呢!划了三根火柴,许了三个一样的愿,要命的是还都实现了,还没被冻死!最后倒是小火柴快被动死了!”章文很无奈地说。

“哪有!咯咯咯咯!我才不会让你死呢!”纪清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就早点睡觉,让我这可怜的小火柴休息休息!”

“那你明天还去上班吗?我不想你去。”纪清趴在章文身上发着嗲。

“去个屁!还起得来吗?”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欧耶!那我明天好好安排安排!”

“哼!睡觉。”

……

熊大伟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家,呆坐在椅子上,新买的房子根本没有装修过,只是简单地粉刷了一遍,买了些简单的家具,沙发都没有,连床都是木板钉起来的。

“你,吃过饭没有?”老婆看到他情绪很低落,小心翼翼的问。

“吃过了。”

“那我帮你烧水,洗脸洗脚吧。”

“嗯!”熊大伟不置可否的点了一下头。

洗漱完,熊大伟走进两个双胞胎儿子的房间,看着熟睡的孩子,出神的看了很久,最后帮孩子把被子拉扯好,才缓缓的退出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熊大伟又开始发呆了,顺着后背不停地冒汗。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老婆有些担心的问,尽管她也知道集资的钱被骗了,但是日还得过呀,身体也不敢出问题啊。

“嗯,你先睡吧。”熊大伟闷声说道。

“你怎么身上都是汗,是不是真的生病了?我帮你找点药吧。”老婆更不放心了。

“啪!”

熊大伟被老婆问的烦躁不已,一个嘴巴扇了过去,顺势把老婆按在**,一把扯掉了她的睡裤,老婆翘着屁股不敢再响了,也不敢乱动,长期的生活习惯,她知道这时候的熊大伟是要打人的,果然,屁股上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老婆忍着疼没敢动,也没敢叫,默默地等着熊大伟的进入。

熊大伟愣愣的看着挺在自己面前的屁股:也就比李燕辉黑了些,瘦了些,其他也差不多嘛,还比李燕辉配合得多,自己为什么会去找李燕辉呢?强*啊,想想这个词就觉得可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强*犯联系在一起,十年的牢狱之灾啊。这个家以后可怎么办?两个孩子下学期就要上初中了,自己却要进班房了。熊大伟不觉中眼泪流了下来。

老婆等了好久也没见熊大伟有所动作,倒是屁股上被滴了好几滴眼泪,她转头看向熊大伟,看到熊大伟泪流满面,无声的在哭泣。

“大伟,大伟,你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说呀!”老婆翻身坐了起来。从来也没看到过这男人哭的这么伤心

“我真是对不起你们,我真是个废物,没本事赚钱,还惹来这么大的麻烦!……”熊大伟越说越泣不成声。

“没事,没事的,钱没了我们还可以再赚的,就当我们买个教训,从头再来,再过十年两个孩子也工作了,生活就会好起来的。”老婆只当是为了集资的钱,使得熊大伟压力太大,于是不停的安慰他,也陪着哭了。

“翠花!我好后悔啊!”熊大伟听了老婆的话,更觉得难过了,抱着老婆痛哭起来。

……

赵东辉接到了李燕辉的电话,连夜赶到了s,平心而论他还是很爱李燕辉的,总是把离婚的事归咎与自己的生病和没赚到钱。听了李燕辉的电话他感到很不妙,李燕辉电话里的语气很是让人担心,他连夜驱车赶了过来。

赵东辉离婚后没有回西北,而是住院开掉了一侧的睾丸,以后全家回到了他母亲的老家,浙江乘州边上的一个镇上,他母亲家里还有几亩地都种的茶树,他在镇上看了个小的茶庄,虽然收入一般,但是很清闲,也不累,比较合适他这样的大病初愈的人。

半夜两点他总算见到了李燕辉,李燕辉抱着她放声大哭,一下子像是有了依靠,有了安全感,也有了希望。虽然听了熊大伟的恶行,赵东辉怒火中烧,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把最近几天的事情详细的给我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遗漏,包括他们都说过什么话。”赵东辉还是很理智的,也很聪明。

李燕辉这会精神好了许多,把事情的过程也讲得相当清楚……

“嗯!这事说不定有转机,马进利是个聪明人,不会无缘无故的盯上了章文。”赵东辉想了很久说道。

“章文,他自己还欠着一屁股债呢。能有什么本事?这又不是去打架,找他有什么用?”李燕辉最不想提的人除了熊大伟,就是章文了。

“不对,他能帮许林,莫心兰提前把钱拿回来,这就很了不起!”赵东辉其实也不愿意见章文。他们俩上学时一好一坏,天生的对头,章文没少欺负赵东辉。但是赵东辉还是很客观的判断这件事,到底是人到中年了,想事情老成的多。

“瞎猫碰到死耗子,被他蒙着了呗。”李燕辉还是不愿相信章文。

“与其说是蒙的,我倒更愿相信他是提前知道了些内幕。这也是我们能找回集资款的最大的希望!”赵东辉对章文抱了很大的希望。

“可是,他和我关系很差,而且时静又是站在他那一边的,他们不会帮我的。”李燕辉想到章文就有些害怕。

“算了,还是我去找他吧,最好还是先找时静,读书时我和她关系还可以,而且章文对她的话比较听得进,但是,但是,熊大伟这件事可能要告诉章文和时静了,也算是博取同情吧!章文还是比较护短的。虽然现在不是在学校,但本班的同学被外班的欺负了,章文总会有些反应吧!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赵东辉有些担心李燕辉的心情,而且自己也觉得很憋屈。说的吞吞吐吐的。

“……你看着办吧,我,我听你的。”李燕辉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

纪清早上七点就醒了,看着章文还没有醒的意思,只好守在旁边耐心的等着,心里盘算着今天安排,可是再盘算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啊。都快九点了,这家伙还时不时砸吧砸吧嘴,睡了个香,纪清等的着急了。

“起来,起来呀!都快九点了!”纪清使劲的拽着章文。

“嗯,我再睡一会,不是已经请过假了嘛!今天不上班。”章文还想睡。

“不行,你不是还要晨练吗?”纪清不满的叫道。

“晨练?不练了,昨晚上都练了三回了,累着呢!”章文闭着眼睛说道。

“哼!你不是一夜五次郎吗?”

“不行了,老了,以后改三哥吧。”章文哼哼着道。

“你自己说的要晨练的!”

“我改主意了!以后一日一次!”章文准备要立规矩了。

“不行!”纪清否决了章文的建议。

“那,一次一日?”

“那可以!”纪清立马答应了。

靠!这反应也太快了嘛!不是说热恋中的女人智商下降很多吗?难道做过以后就马上的反弹回来了?这不科学嘛!

“这是我今天的安排,我要买一条裤子,两双鞋子,再帮你买一双皮鞋,一件衬衫……”纪清一样一样的数着。

“还有?你要买多少东西?”章文坐在**头都大了。

“下面才是重点,我要去克里斯汀,85度,面包新语,苹果花园这些店每家都买点,回来尝尝……”纪清很认真的说。

“妹妹!我们还是别去了,这么多东西,还不累死?我宁可在家‘一日一次’。”章文试探着问。

“哼!哥哥,我提醒你,是‘一次一日’。”

“那还是购物去吧!最起码安全有保证。靠!更--衣!”章文恼怒的叫道。

“嘻嘻,好的,我帮你去拿!”纪清心满意足的去拿衣裤了。

怎么好像上当了,三十六计里有这一招哦----围魏救赵。昨天刚给她讲过,今天就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