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48章 八方云动(中)

星期五,时静是正常上班的,虽然表面上光鲜亮丽,但是时静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因为她是**银行s市分行的高层,但是最近从上级压下来的一些业务明显的违规操作,一旦出事承担责任的可是自己啊,所以时静意识到了这里面的风险,一直持反对意见,坚决按原则办事,于是被调离分行,发配到支行担任行长了。。S。

时静现在就坐在新的办公室里,心情倒是轻松了许多,以后可能收入会减少些,但是同样的压力也小得多了,对这样的结果还是能接受的,时静越来越觉得赚钱升职已经不是她的追求了,以后她想把精力更多的放在家里和女儿身上,享受安逸平静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只是最近的生活随着章文和欣儿的出现变得热闹了起来,时静若有所思的淡淡的笑了起来。

“时静吗?我是赵东辉。你好。”赵东辉打来了电话。

“呀!赵东辉?你好,你好!”时静接到电话还是有些惊喜的。

“我现在在s,能不能碰个面,老同学也很久没见过面了。”赵东辉很真诚地说。

“哦,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好了吗?你这次来是来出差?”时静很关心的问。

“额!身体已经康复了,我这次来是为了李燕辉。我想帮她一把!”赵东辉声音低沉了下去。

“这样啊!这我恐怕帮不了你什么。你不是和李燕辉离婚了吗?”

时静语气马上冷淡了许多,虽然她对赵东辉的印象不错,但也仅仅是停留在读书时对这个学霸的敬佩之上,赵东辉一直是班里的第一,年级的前三。但是毕业后赵东辉并没有想象中的事业有成,反而是很不得志。在时静眼里现在的赵东辉也就是一般的同学而已。再说,时静的第一反应是可能对方也要借钱,心里已经有些恼怒了。

“哦!再怎么样她也是我前妻,还是孩子的妈,总不至于看着她落难了,置之不理吧!还有,你可能误会了,我们不是想借钱,我是想找章文,和他谈一谈!”赵东辉听出了时静的冷淡,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那你可以直接找章文啊。”

“嗨!我和他交往不多,而且读书时还老是打架。所以……”赵东辉脸都红了,哪是打架呀,纯粹是被章文欺负,还被打哭过好几次呢!

“噗!找他有什么用啊?他又不是警察,更没钱借给你。”时静听到赵东辉嘴里的打架,忍不住笑了。

“其实也是抱着最后一点希望,他能把许林,莫心兰的钱提前拿出来,这就不寻常。以你的聪明难道也以为是他胡乱猜中的?所以我想请你帮忙约一下章文,他一直都很听你的。这点我们谁也比不了你。”

赵东辉很聪明啊!一句话里连着送出了两顶高帽子,而且马上就有效果了,连时静这样理智的人都觉得很受用,有些小得意。甚至都想显摆显摆,章文的女儿也在自己这受教育呢!许林,莫心兰的钱拿回来的是有些蹊跷,时静虽然早就有猜测,但是,章文不说,时静也聪明的不去问他。

“那,要不你来我家吧!我今天可以早点回来,就来吃个便饭吧!我再把章文约出来,在我那,你们也不会打起来。”

瞧,受了两顶高帽子,还替赵东辉考虑起来了。到底章文喜恶分明,谁知道会不会像收拾马进利那样再来一遍。

……

章文陪着纪清差不多把徐家汇商业区的商场都转了一圈,章文这个受罪呦,早知道还不如去上班呢。这女人一逛起商场来,一点都不觉得累的,章文大包小包的跟在后面已经是心力交瘁,就盼着快点回去了。而且更痛苦的是午饭吃的全是面包,蛋糕之类的,纪清每到一家面包房就买一点最有特色的,直接堂吃。连跑了几家面包房,既解决了午饭又考察完毕。看样子她真的想要开个面包房!

本来这大包小包纪清拎着的话,章文最多帮着搭把手,无奈纪清现在像个初恋少女一样,动不动喜欢挂在章文身上,弄得章文好不尴尬,这岁数在外面应该庄重点。但是纪清喜欢,唉!只好顺着纪清了,把热恋中的蠢事再做一遍。

“我说妹妹!咱能回家了吗?我快累死了,这比上班累多了!”章文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马上就好了,晚上回家我帮你烧好吃的!再烧个十全大补汤,专治腰膝酸软,气喘心慌。”纪清今天算是尽兴了,而且还是章文花的钱,虽然自己有钱,但是章文买单更让她开心,很有点被宠着的感觉。

“什么汤我不管,麻烦你再加点蒙汗药,吃了就能睡的就行。”

“嘻嘻,不会的,吃了倒是会很精神!”

“不会吧!……”

好像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

时静下午提前了一个小时回家,顺道把才也买好了,到了自家的小区,赵东辉已经在门口等了好一会了,满脸的心神不宁。

进了家门,赵东辉才发现莫心兰也住在时静家,还有章文的女儿,心里对这个家庭组合充满了好奇。

不过,赵东辉没心思多想,他现在最要紧的是把章文约出来,大家客气了一番,赵东辉还送了几包自家抄得极品龙井。

然后,赵东辉也就没再遮遮掩掩,把李燕辉的遭遇全部告诉了时静,这是最能博取同情的事情,因为这之前时静和莫心兰都显得不怎么热情。

但是听完了赵东辉的声泪俱下的控诉,时静和莫心兰都有些惊呆了,对李燕辉也充满了同情,这女人大概都这样,本来还是针锋相对的,现在一下子同情心泛滥,还陪着掉下了眼泪。

时静冷静了一会,感觉得这是很严重的事情了,但是该怎么处理她也没有主意,她马上给章文打了电话:

“章文,到我这家来,出大事了……”

“好吧,我就过来!”

纪清看到章文脸色不太好,隐隐的还有些怒意,很乖巧的没有多问,而是马上帮他准备好了衬衫,鞋袜。

“你,你晚上回来吗?”纪清有些怯生生的问。

“不知道!”

章文沉着脸开门准备出去,临走,忽然回过身,尽量温和地说:“清清,早点睡觉,累了一天了。”

“嗯!”

纪清使劲的点着头,看着章文出门,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