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49章 云动八方(下)

第一百四十九章云动八方下二更

下班时间,熊大伟早早的等在施光明的公司门口,犹豫不决,心神不定。昨天虽然又哭又闹的一晚上,终究还是没敢和老婆坦白强*李燕辉的事。实在是说不出口啊。左思右想,他决定赔偿给李燕辉一些钱作为补偿,希望能把这件事揭过去。

“大伟,有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我?上车。”施光明从公司里出来,停在了熊大伟面前。

“哎!好,好。”熊大伟上了车。

“好了,说吧,什么事?看你的精神这么差,是不是又打老婆了?其实钱被骗了大家都着急,也不止你一个,没必要拿老婆出气。你这脾气就不能改改?”施光明估计又是这事,熊大伟十有**是为了一些琐事在家里不痛快了才会来找自己。

“也不是。我,我是想问你借点钱!我有急用。”熊大伟吞吞吐吐地说。

“嗯?借多少?两千?”施光明愣了下。

“五……五万……”熊大伟迟疑的放低了声音。

“啊?大伟,你到底有什么急用?一下子要五万块。”施光明吃惊之余,很有些不快,这个时候谁都缺钱,五万不是个小数目。更何况自己已经借给熊大伟10万块了,连利息都不算,还是在老婆的坚持下,才让熊大伟打了张借条。

“我,我不能跟你说,不过真的是急用!实在不方便少点也行。”熊大伟这会是有苦说不出。

“你认为这个时候我老婆肯拿出五万块钱来吗?你不愿意说出原因,我也不便问,但是这次我是帮不了你。最近我们家里也不太平。希望你能理解。”施光明尽量说的客气些,但是熊大伟还是听出了话语里的不满和戒备。

“光明,我真的是急用!我……”熊大伟做着最后的努力。

“唉!大伟,我这还有三千块钱,你要是觉得能帮得上你,你就拿去。”施光明叹口气说道。

“哦,那,那就算了吧,我先走了。”熊大伟失望的开门下了车。

施光明看着熊大伟远去的背影,心里郁闷不已,自己这些年帮了熊大伟那么多,从不求回报,如今这么困难的时期,竟然还狮子大开口。自己这番拒绝,估计使得两人的关系也就彻底疏远了,唉!想想这些年自己做的真是不值得,还是老婆说的对,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比什么都实在。

……

章文见到赵东辉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两人真的是交往甚少,连他生病,离婚还是从王学伟嘴里知道的。所以走到时静家门口的时候,章文已经有些后悔了,自己还管这些破事干嘛?虽然刚听到李燕辉被欺负的事是很气愤,但是想想自己和李燕辉的关系,觉得真没必要管这破事。

看到章文来了,时静和莫心兰心里一下子踏实了。只是现在四个人坐着都不说话,倒是弄得很尴尬。

“章文,你说说该怎么办?”时静先打破僵局。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干过这事!”章文看了看时静。

“让你出个主意。知道你没干过!”时静恼怒的说道。

“哦,上中下三策。看你选哪个?”章文看着赵东辉说道。

“哎呀!你就说嘛,卖什么关子。”莫心兰也不满的说道,从进门章文还没和她说过话呢,莫心兰心里极不满意。

“上策是私了,让他赔点钱悄悄的发生悄悄的结束。

中策是报案,也能赔到点钱,但是就是全曝光了。双方的名誉都受损,而且熊大伟会坐牢。

下策嘛!嘿嘿,赵东辉你也跑到熊大伟家去干同样的事,那不就扯平了,你要是觉得人手不够,我可以帮你摆平熊大伟。你只管干正事!”

章文厚皮老脸的说着他的上中下三策。

“滚!你就会出这些馊主意!”莫心兰听的脸红骂道。

“哼!一说就是上中下三策,你是不是真有经验啊?”时静也恨恨的盯着章文。

“哎!是你们要我说的,说了又要骂我,我招谁惹谁了?”章文更郁闷了。冲着赵东辉发泄道:“你倒是说句话呀?我都把办法说给你了,你自己拿主意!你要是只想打他一顿出出气也没问题,到时候医药费你出。”

看着章文那副根本没把这事当成大不了的事。时静和莫心兰都觉得有种想把这厮从楼上扔下去的感觉。

“我,我想先解决集资款的事!”赵东辉沉默了好久终于开口了。

“这你找我可没用!除非你把王学伟抓来,我倒是可以帮你做打手,不收费的。”章文立刻把话顶了回去。

“章文,我知道你有很多比较偏门的关系,要不然你不会帮许林把钱提前拿回来,就算是你判断出来的,也得有判断的依据,所以我请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李燕辉这一下子欠了将近200万,不拿回来真的会出大事的,会死人的!”赵东辉非常诚恳迫切地说着,连呼吸也急促了。

“这只是你的猜想,不过,要让你失望了。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内幕消息。”章文有些冷淡地说。

“不,你肯定有,就算他们再有错也不该落到家破人亡的境地啊!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赵东辉情绪很激动。

“我有什么能力?我还欠着一屁股债呢?行了,别说了,我要回去了,今天累了一天了!”章文没好气的回答。坐起身准备走了。

“不行!就算还我的债,你也该帮我这一次!”赵东辉忽然扑倒章文面前。神情激动的挡住他的去路。

“我?我欠你什么债?你病还没好吧?”章文诧异的看着赵东辉。

“你在读书时打了我那么多次,留下了那么多心理阴影,这还不算欠我的?”赵东辉怒道。

时静和莫心兰两人对望了一眼,差点笑出来,这赵东辉已经急得胡说八道了。

“这,这,这他玛也算理由啊!”章文听得傻了,这货也太小心眼了吧,读书的事记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呢?

“怎么不算,我还有别的理由吗?章文!”

突然,赵东辉跪了下来,两手撑地:“我,我求求你了!如果要不回来这笔钱,燕辉她真的会走投无路自杀的,我不想她死啊!呜呜呜!……”

霎时,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有赵东辉的宣泄般的痛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