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50章 最难面对的人

第一百五十章最难面对的人

没想到赵东辉会这样,章文等几个人都傻眼了,时静和莫心兰赶忙跑上前一边一个搀住赵东辉,想把他扶起来,无奈两个女人的力量还是太小了,根本拉不动,别看赵东辉瘦了吧唧的,可是身高还比章文高一公分呢!好歹也有一百二十几斤。

章文也有点脑袋发蒙,被赵东辉这个举动搞得很尴尬,心想这货对李燕辉还真是痴心,这女人都混到这份上了,还这么维护她,这傻娘们还真有点福气。

看来得有所表示了,那面任曦的房间门缝一会大一会小的,肯定是两个女孩子在偷看。章文早就注意到了,还趁人不注意冲那面扬了扬拳头,结果那面毫不示弱,从门缝里也伸出了一个小拳头,嚣张的冲他扬了扬。现在这个场面再不管,在孩子面前有损自己正直无私见义勇为的光辉形象。

无奈的站起身,章文走到赵东辉跟前,抓住他的前衣领,一把就拎了起来,甩手扔到了沙发上:“起来,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先给我坐那!我要想一会。”仿佛又回到了读书时的霸气无双,时静和莫心兰一瞬间有种莫明的兴奋和感动。

章文独自闷头走到了阳台上,看着窗外,想着怎么最大限度的避免引起别人的注意。

欣儿和任曦也悄悄的关上门,退回房间里,任曦羡慕的叫道:“哇!欣儿,你爸爸好帅哦!”

“那当然!那是我老爸!哎!我可警告你哦,这两天流行认干妈,可不流行认干爸。你要想认干妈我可以让给你几个。要想认干爸,免谈!”欣儿得意之余马上警惕地说。

“真小气!我才不要认干妈呢!谁要你让给我。”任曦撇了撇嘴,很不满的说到。

“那好吧,我把那几个干妈收回!”欣儿挠了挠头,为这些干妈销路不畅有些郁闷。

……

章文难得的点上了雪茄,细细的考虑着可能会出现的情况,时静从后面轻轻的走过来,手里拿着烟灰缸,看着章文笔直修长的背影,忽然感到好想靠过去贴著他,才会有安全感。

“这个,你用。”时静把烟灰缸请轻轻的放在窗台上。

“嗯!”章文看了她一眼,继续想着。

时静悄悄的退回来,走到厅里,莫心兰很不满的拿眼瞪着她,后悔自己怎么没想到送个烟灰缸过去,怎么老是被时静占了先机。而赵东辉则是紧张的盯着章文,不知道他考虑后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钱一,王学伟在不在你身边?”章文打通了钱一的电话。

“在隔壁屋,要不要我叫他听电话?”钱一办正事的时候倒是很正经的。

“嗯!”

和王学伟的通话没有出乎章文的预料,虽然王学伟对熊大伟的所作所为很是光火,甚至愤怒,也只是源于自己像是带了绿帽子一般不爽而已,而并不是关心李燕辉的感受,更是避开了补偿点钱的话题,最后还是章文忍不住怒哼了一声,才不得已说了句:“要不,我多还给她一些,怎么样?”

“你把电话给钱一!”章文知道和王学伟已经没什么可谈的了。

……

章文回到厅里,对赵东辉问道:“李燕辉的事,你能全权做主吗?”

“嗯!这么大一笔钱,还是要她自己拿主意吧!”赵东辉并没有问章文有什么办法,他还是很聪明的,不断的提醒这笔钱的重要性。

“带我去见她,有些事我还是和她当面说清楚。”章文不敢通过电话说,万一留下个录音什么的会很麻烦,章文每一步都考虑得很仔细。

“好!”赵东辉心里很有些兴奋,真要是能讨回钱,他在李燕辉的心目中会是何等的高大。

“我也去,我去看看李燕辉。”时静很难得的主动要求同行。

“我也要去。我和静一块去。”莫心兰更是不肯放任时静一个人去。

“你们去干什么?凑什么热闹!”章文却不愿意带她两去。

“哎!你这人有没有同情心?同学受了那么大的伤害,还不去看看啊?”

“就是,不知道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老同学的安慰吗?”

“好好好!你们去……”章文发现这女人要是较起劲来,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

时静和莫心兰都坐上了章文的车,章文开车跟在赵东辉的小面包车后面,李燕辉的住处他还真的不知道。

“呵!你车里好香啊?”时静一坐进车里就发现了车里淡雅幽静的香味。

“哼,那还用说,有人帮着收拾就是不一样。”莫心兰也酸酸的说道。

“你们不说话,我不会拿你们当哑巴的。早知道就不该答应你们一块去!”章文很有些后悔。

“谁要和你说话,静!别理他,蹬鼻子就敢上脸。”莫心兰怒道。

一路上倒是没人在说话了,跟着赵东辉很快的开到了小区门口。

进了房间,一点也没有冷场,时静和莫心兰立刻泪流满面的抱住李燕辉,三人大哭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三个人一块被那个了呢!上次还针锋相对的,现在马上就亲密无间了,这女人真是搞不懂!

李燕辉哭罢,抬起头看着章文很有些难为情,还有些害怕。这个家伙太凶恶了。

“燕辉!别怕他,他要是今天不帮忙,看我们怎么收拾他!”

“嗯,章文,上次的事对不起……”

“少废话,你跟我到里屋来!”

章文对时静和莫心兰的威胁很是不屑,带着李燕辉进到里屋。这回倒是没人敢跟过来。

“你的集资款能拿回来一半,也许会多一些。你看怎么样?”章文开门见山的说。

“嗯,……”李燕辉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有些怯生生的。

“熊大伟的事你打算怎么办?报案?”章文看着李燕辉不怎么说话,只好再继续问下去。

“我也不知道!”李燕辉摇了摇头,眼泪又流了出来。

“嗨!你别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干的呢!”章文最怕的就是女人不说话就是哭。

李燕辉不敢哭了,但还是摇摇头,没什么主意。

“要不,把还给他的钱转给你,也算是对你的补偿吧!这事你也就不要再提了。这笔钱也够熊大伟发愁几年了。怎么样?”

“嗯,好!我听你的,可是会不会太多了?他投了50万呢。这等于损失了25万。他们家的条件不是很好。”李燕辉倒替人家担心起来。

“那是他活该,自作孽,不可活。”章文该狠的时候还是很果断的。

李燕辉忽然明白了王学伟为什么那么怕章文,有很崇拜章文。站在他对立面的时候这个人很可怕,站在他身后的时候,却是很安全。可笑自己以前还总想给他难堪,李燕辉把头垂得更低了。

“后天,施光明会收到电话,你什么都不知道,明白吗?”章文提醒了一句。

“嗯!”李燕辉用力点点头。

“早点休息吧,能回来大部分的钱,也应该能帮你度过这一劫了。”章文顺手抚了抚她的头,转身出去了。

这是章文的招牌动作,以前看到莫心兰有此殊荣,想不到今天自己也会被摸摸头顶,还真有点异样的感觉。李燕辉偷偷的抬头看看离开的章文。

……

从李燕辉家出来,三人走到停车场,时静忽然提出要打车回去。

“你搞什么名堂?现在都十点了,看到李燕辉出事你也想凑一脚啊!”章文很意外,之前一点征兆也没有。

“少胡说!你俩先回去吧,我打车就行,我真的有事!”

时静白了章文一眼。伸手拦住了一辆刚送完客的出租车,章文仔细看了看是“大众”的出租车,还算是放心,把时静送上了车。目送她离开。

“你们两个商量好的?”章文转身问莫心兰。觉得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尴尬。

“没有啊!”莫心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多少也明白时静是为自己创造机会。莫心兰顿时脸红心跳。

“那,我们走吧,你还是回时静那?”章文问道。

“你,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莫心兰幽幽地看着章文,没了往日的泼辣。

“说,说什么?物是人非,都变了。你不是过得挺好吗?”章文觉得拾起这个话题很累。

“我也曾经以为我过得很好,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我不好,我过得不开心。我离婚了,弄假成真了。”莫心兰倔强的仰着头,捋了捋头发,眼泪在眼里打转。

“我知道,那点东西还是我送给你的呢!”章文想起了那段视频,有些想笑。

“你知道也不来找我?还对我那么凶!”莫心兰怨气的叫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既回不到从前,也看不到将来,还是维持现状吧!”章文有些疲惫地说。

“不是!你不敢面对,就因为你还是在乎我的对不对?”莫心兰走到章文跟前急切的叫道。

“也许吧!”章文迟疑的点点头。

莫心兰猛地抱住章文,嘴唇像雨点般的落在章文的脸上:“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不会不管我的,我一直都知道的……”

惯性使得章文向后靠在了车上,下意识的抱紧了莫心兰,这个他曾经以为一定会娶的初恋,心灵深处的记忆又一次被唤醒,章文一时分不清是真是假,是过去还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