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51章 最好的老婆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最好的老婆

两人坐在车后座上,莫心兰躺在章文的怀里依偎着,嗅着熟悉的气息,彼此都在感受着过去的时光,车里静悄悄的。

“唉!那时候真傻,什么都不懂,要不然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章文解开莫心兰的衬衣纽扣,莫心兰坐起来手伸到背后,也解开了背后的纽扣,重新躺在章文腿上,章文手伸了进去轻轻地握住,两人的动作相当自然,当年也是止步于此,只带那时两人都是很紧张很兴奋的。

“是不是很后悔?”莫心兰问道。

“嗯,没知识真可怕,那时到处是芳草,却不会采摘,等到什么都闹明白了,身边全是牛粪了,难得有几朵狗尾巴花,还插在别的牛粪上。真他妈的亏!”章文很有些不甘心的道。

“哼!你那时要是懂了,是不是连时静也不放过了?”莫心兰时刻提防着时静。

“不会吧!那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只能仰视,不容亵渎。嗯,你肯定是不会放过的。”章文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现在呢?送上门来了。”莫心兰按了按放在自己胸部的手。

“不知道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所以一直也不敢和你见面。现在要考虑的事太多了,总觉得很难取舍。”章文很有些头疼。

“有什么难的?我们重新开始,你娶我,不就行了。”莫心兰倒是想的直接。

“嗤!你倒想得简单,有**和过日子完全是两码事,更何况现在早就没了年少时的**,只想过些平静的生活。论起持家,你行吗?过不了几天就得打起来。”章文哼道。

“我可以学的嘛!谁也不是天生就会的。”莫心兰小声的嘀咕道。

“算了吧,能不能学会姑且不论,就算学会了,你也就不是原来的莫心兰了。而你为了适应生活强行改变自己,也不会开心的,到最后两人连朋友都做不成。我还是喜欢你这样,虽然什么都不会,但是很有个性很开爱。”章文很了解莫心兰。

“也许吧,我可能真的不适合做个家庭主妇。”

莫心兰知道自己做不到时静那样,沉默了一会,用手指着胸前幽幽地问:“那这算什么?以后你就打算一直这么样?”

“暧昧!这本来就是我的,至于以后我当然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当然你可以拒绝。”章文很霸道的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唉!送我回去吧,我很乱,我要想想以后该怎么办?”莫心兰很是失望,但也知道章文说的是对的。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而已。

……

当章文开车载着莫心兰离去后,在不远处的树后,熊大伟走了出来,他本来是想和李燕辉商量和解的,虽然没有借到钱,他还是想先和李燕辉商量一下,达成某种补偿协议,日后慢慢的还,没想到刚到小区就看到了赵东辉带着章文等人进了李燕辉的住处,这几个人都是同班同学。

熊大伟顿时惊慌了,不用问,事情穿帮了,几个人肯定在商量怎么处理这件事,他悄悄地走到李燕辉的防盗门外贴着门想听到些什么,无奈隔着两道门,只能听到里面几个女人哭叫的声音,越听越心惊越害怕。

他后来一直等在外面,想看看这些人几点离开。至于有什么用,他也不知道,意外的看到了章文和莫心兰的亲密举动,他不禁感叹章文的好运,看起来还是莫心兰主动扑上去的,唉!自己怎么就没有真么好的命呢?忽然,他脑子一闪,觉得这有可能是个机会,赶忙拿出手机把两人的亲密举动拍了下来,虽然没敢用闪光灯,但是路灯下的两个人还是拍的蛮清楚的。而且还拍了一段视频。

熊大伟看了看拍摄的图片和视频:这要是卖给马进利不知道能换多少钱?如果后天聚会时,李燕辉想要告他,这份东西是不是能让莫心兰和章文帮他说说情。恐怕莫心兰也会怕这段视频曝光吧,她手里可是有不少钱的。事情怎么发展还很难说哦,熊大伟觉得心里有些底了。想不到今晚上会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只是李燕辉出事,章文他们来干什么?他两的关系并不好啊,甚至可以说是很恶劣。这让熊大伟想不明白了,也许明天可以找马进利谈谈,让他帮着分析分析,马进利还是有点脑子的。莫心兰那里还是先不要惊动,到底她身后还有个章文呢,熊大伟心里还是有些怕章文的

……

时静不断地看着墙上的钟,在屋里来回的走来走去:“死妮子,刚待在一起就不回来了。你倒是真迫不及待?一点也不知道矜持。还有那个混蛋,一点也不专一,没有责任心……难道两人真的上床了?”

既看着莫心兰可怜,想帮帮她,又不愿意她太得意,进展的那么快。时静的心情很复杂,心里甚至有心后悔把两人扔在那,自己先回来了。从回到家,什么事也没心思做,就看着石英钟数秒了。

听到外面的开门声音,时静欣喜的奔了出去,心里也松了口气。很亲热的帮莫心兰拿来拖鞋,还把她的包也接过来:“回来了,怎么样?累不累?要不要喝点水?”

“有点累了,先进屋吧!”莫心兰很诧异于时静的热情。

“怎么样?谈的好吧?这回可别说我没帮你!”时静忽然间也变得很三八的嘛。

“哼!还不如不见呢。说来说去说我这不好那不好,一点好的也不说!”莫心兰顺手脱了外套。

“你,你还发牢骚呢?你看看,衬衫纽扣都不系好,连里面的都解开了,够刺激的啊!舒服吧?”时静看到莫心兰脱掉外套后里面的春光惊叫道。

“呀!忘了收拾了!干嘛大惊小怪的,不就恢复到原来的尺度吗?有没干别的?”莫心兰有些难为情,恼怒的道。

“你还想干什么?还想把下面也解开啊?”时静也受了刺激,而且很有些酸意。

“哼!我倒是想,可这家伙非要装模做样的,虚伪!”莫心兰愤愤地说着,踢了拖鞋就往**爬。

“去去去!先把身上的手印指纹洗了去再来,我看着恶心。”时静拉住莫心兰,不让她爬上床。

无奈之下,莫心兰洗漱一番才再度爬上床,不过情绪不是很高,抱着时静喃喃的说:“静!我该怎么办?我真的那么差劲吗?可我真的喜欢和他在一起,刚刚我都以为又回到了上学的时光,闭着眼真不愿意醒过来,你说以后怎么办啊?”

“也许这样是最好的吧!有点暧昧有点纯洁,偶尔让你偷点腥。还不满足?”时静轻轻地说道。

“凭什么呀?本来就该是我的呀!”莫心兰委屈的叫道。

“没有该不该,只有合适不合适。你们俩真待在一起,反而缘分就走到尽头了。我的姐姐!”时静点醒道。

“嗯!他也这么说的!”没想到时静和章文的话如出一辙。

“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哦!这家伙还看得挺透彻的。”时静心情倒是好起来了。

“哼!得意吧?人家可是拿你当女神供着的。”莫心兰闷声说道。

“哦?他怎么说的?说给我听听。说嘛!”时静倒有些急切的问。

“哎呀!我忘了!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莫心兰拍了拍脑袋叫道。

“莫--心--兰!你明天可以搬出去了……”

“我想起来了……”

……

章文回到纪清那里,刚打开门,就看见纪清站在那静静地等着他。

“你怎么还不睡呀?今天都累了一天了!”章文有些意外,有些感动。

“我,我睡不着。”纪清仔细的看着章文,帮他换好拖鞋,挽着他的胳膊,低头向卧室走。

“嗨!今天买的衣服都试过了吗?”章文没话找话的问。

“嗯!”纪清点点头,拆出一包湿纸巾,仔细的在章文脸上擦拭着:“下回车里放包湿纸巾,把脸擦干净再回来!”

“额!怎么把这个茬给忘了。”章文才想起来脸上都是莫心兰的口红,顿时脸上不自然起来:“清清,其实我……”

“不许说,我不要听。我只知道你回来了就可以了。”纪清轻轻的靠在章文胸前,却嗅到了另一缕幽香。

“我不是好人,也禁不起诱惑,还放不下身边的女人,让你失望了!”章文不想编什么故事,只是说出自己想的,很坦白,很自私,甚至有些无耻。

“我知道,你说过会娶我,还算吗?”纪清还是贴着章文,喃喃的问道。

“嗯!我是怕你……”章文肯定道。

“这就够了,别的我不想听!”

“那你……”

“我会是最好的老婆,没有人能比我做得更好,不管你闯什么祸我都会陪着你!你信吗?”纪清仰起头问。

“我相信!可我觉得我不是好人。”章文很有些内疚。

“嗯,我知道,我姐也这么说!”

“太感人了,来,抱抱!”

“你本来就抱着呢!”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