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52章 扔鸡蛋的后果(上)

第一百五十二章扔鸡蛋的后果上

一夜章文和纪清两人倒是很沉闷,没怎么说话,就相拥而眠……

早上,还是纪清早早的醒来,看着章文有些出神,也很委屈,昨天自己已经表现的很宽容了,去还是弄得章文郁郁寡欢,无言以对,一直在想着心事……

这是电话响了,章文很不满的接过纪清递来的手机,眼睛还没睁开:“喂!”

“文哥!快救命啊!这回麻烦大了!”胖子在电话里鬼哭狼嚎的叫着。。。

“啊?你个吃货又惹什么麻烦了?告诉你哦,我这最多只有10万块钱,还是装修用的。你别跟我说有钱了百八十万的。”章文一下子坐了起来,睡意全消。

“不是钱的事,是鸡蛋,鸡蛋!砸到人了,惹了大麻烦了!”胖子说的乱七八糟的。

“怎么?砸死了,这也太弱了吧?”章文先是松了口气,后是惊诧的问道。

“砸死了倒好了,就是没砸死,还要倒贴给我当老婆了。这不是要我的命嘛!”胖子哭丧着脸说。

“还有这好事?那我的过来瞧瞧,有人肯嫁给你了,你该庆幸啊,干嘛像杀猪似的?”章文脸上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贱笑,纪清顿时觉得又恢复了原来的和谐,欣喜的贴了上来。

“你不知道啊,是邢春花他们村的,又高又壮,那以后肯定比邢春花还猛啊。谁敢要啊。”胖子惊恐的叫道。

“额!那你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跑啊!”章文也是一愣,这好像是有点恐怖,难怪胖子这样。

“还要你说,要能跑我早就跑了,这回是我姐,邢春花,还有朱志元那货一块发话了,哪敢跑啊!你快过来吧,在‘又一邨’。来晚了兄弟就屈打成招了。”胖子悲哀地说。

也是,镇上能镇得住这欢猪的也就这几个人了。

“干嘛?今天下聘礼啊?”章文觉得这速度太快了嘛。

“哪啊?聘礼前天就自个拎了一篮鸡蛋拎跑了!”胖子愤愤的说到。

“啊?倒不挑剔,还真便宜哦。这得多恐怖的恐龙啊,这么着急地把自己送出去?行了,我马上来!”章文觉得今天的事都新鲜。于是对纪清催促道:“快,快,帮我准备衣服,我的赶过去!”

纪清盯着章文,迟迟没动,呐呐地说:“我,我也去?行不行?要是不方便,我在外面等你。”

“对呀!一起去,反正在吴玫姐那里,你也算是熟门熟路,快拿衣服去。”章文拍了拍脑门说道,他一向习惯独自行动,倒是疏忽了纪清。

“哎!好的!”纪清马上下床,利索的准备起来。

章文看到纪清兴奋的样子,很有点埋怨自己刚才没考虑周全,自己主动点提出来带她一起去不是更让她高兴吗?

……

胖子倒是没瞎说,还真是扔鸡蛋惹出来的事,那天跟着一帮老娘们去老白家围剿老白,被老白楼下的邻居拦住了,胖子跟在后面,直接开始朝老白的窗户发起进攻,着要把鸡蛋扔到四楼还真得有点力气,胖子一个鸡蛋,一个皮蛋,扔的不亦乐乎,就是命中率差了点,接着觉得不过瘾,抄起两个鸡蛋一块扔,可是一只手握俩鸡蛋就不敢太用力了,怕给捏碎了,所以握的稍微轻了点,摆开架势,运足力气,撤步扬手,一气呵成,然后只看见一个鸡蛋飞了出去。

胖子还觉得纳闷呢:这还有一个呢?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女人的惊叫声:“啊!是谁?是谁?谁这么缺德。”

坏了,胖子明白了,刚才一扬手的时候没敢握太紧,滑出去了一个,要不怎么才扔出去一个呢!胖子扭头看看,正在中一个女人的脸上,满脸的蛋清蛋黄,也根本看不清这女人长啥样了,这女人一边擦着脸上的蛋黄一边高声的叫骂。

胖子趁她还没能睁开眼,转身就跑,等那女人把脸上的蛋黄抹掉,睁开眼找人时,只看到远处一个胖子,手里还拎着一篮鸡蛋,头上还扎着条毛巾,跟个游击队员似的。跑的那叫个快,还时不时的扭头看看,更可气的是还咧着嘴笑着……

这女人叫林巧妹,严格的说她妈才是真正的邢家村的,几十年前嫁到另外个一个镇上去了,按辈分应该算是邢春花的姨,最近才带着女儿回到镇上,林巧妹就在邢春花的公司里上班,今天正好没事,看到这么多人都朝这来看热闹,她也跟在后面来看看,没想到还没看到什么热闹呢,迎面飞来个鲜鸡蛋,正中脑门……

林巧妹气呼呼的回到公司,把事情告诉了邢春花,一听是个胖子,又拎着一篮鸡蛋,邢春花马上就确认了这凶手肯定是金胖子,别人没他那身材,更没那么败家。邢春花大怒:这小子太缺德了,砸到了人转身就跑,连个招呼都不打!

邢春花带着林巧妹杀气腾腾的直奔胖子的“和为贵”盒饭店,胖子正坐在那喘呢!这一通跑,还拎着一篮鸡蛋,愣是出了一身汗,胖子拿着一本杂志呼呼的扇着。没想到招来了邢春花,胖子心里郁闷极了,惹到谁不好,偏惹到这女汉子,胖子连屁都不干放一个,被邢春花指着鼻子好一顿臭骂,还是胖子的姐姐出来和邢春花打招呼说好话,才算让邢春花消了气,最后,胖子不耐烦的冲林巧妹喝道:“行了,骂也骂了,理也赔了,还怎么样啊?要不,剩下的这篮子鸡蛋拿去总该行了吧?”胖子踢了踢脚下的篮子。

林巧妹一点也没客气,拎起篮子就走,临出门还冲着胖子扬了扬脸:“死胖子,这回算便宜你了。给我小心点。”心满意足的拎着鸡蛋走了,这一篮子鸡蛋得值百把块钱呢!暗自窃喜。

邢春花和胖姐一直处的很好,他们公司的午饭也是胖子这里定点供应的,所以两人很熟,消完气,邢春花和胖姐正想聊几句,看到林巧妹和胖子的举动,两人很有默契的相互望了望,点点头:行,挺合适!

……

朱志元把两张彩票中的奖领了回来,这说什么也要庆祝一下啊,从来也没中过大奖,还一下子中了两注。所以,把老顾,老余等着帮铁哥们都请上了,还专门定在了又一邨,那是中奖的圣地啊!

昨天还收到了邢春花的电话,有他把胖子给一定叫过来,要送他个老婆,朱志元立马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本来胖子就算不打电话朱志元也要给章文打电话了,这位可是彩票的发起人,连朱文宇都佩服的五体投地。不过这种场合朱文宇是不参加的,多少有**份,而且和这帮人都不是很熟。

……

章文赶到“又一邨”的时候,才十点钟,本来想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自己的准老婆,结果纪清怕生,一进门就躲到吴玫的厨房去帮忙去了,把吴玫倒是高兴坏了。章文很郁闷的摇了摇头,这纪清真是太内向胆小,也只好随她便了。

进了包间才发现今天来的人不少啊?老顾还带着他的小老婆一起来的,胖姐也来了,正和邢春花坐那商量着什么呢,连章文来了都没心思说几句,只是打了个招呼。邢春花身旁坐着个女人,应该就是林巧妹了,章文仔细看了看,和邢春花还真有几分像,只是没邢春花那么壮实,皮肤也白皙些,到底差着十岁呢!这会看林巧妹没有胖子说的那么嚣张嘛,还多少有些扭捏。

发现章文在看自己,林巧妹瞪了他一眼,章文一呲牙,坏笑笑!

章文走到里面,胖子赶紧拉他坐了下来:“看到没,看到没,就那个穿红衣服的,也不知道我姐怎么想的,非要认准了这小娘们。”

“挺好啊!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这种女人好生养,配你绰绰有余啊!”老顾经验老道,眼光毒辣,以过来人的语气说道。

“嗤!一看就是邢家村出来的,以后绝对超过邢春花。让我和老余一样啊?”胖子恼怒的小声道。

“什么话?我怎么啦?老哥我现在幸福着呢!前几天我又给我老婆买了一箱增白霜,你没瞧见我老婆越来越白嫩了?”老余颇有些得意的说道。

“一箱?靠,你老婆的体积是得一箱一箱买。怎么?最近没挨打?还是让你爬上面去了?”老顾和老余最熟,说起话来肆无忌惮,当然这的谈话邢春花那是听不到的。

“也许开始不适应,等你扛过去了,嘿嘿!不说了,谁睡谁知道!给你透点底,那可还是个原装货哦,这年头已经属于很稀少的了。”老余冲着胖子意味深长的说。那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嗯?真的?好像看上去没前两天那么吓人了!”胖子有些意动的朝林巧妹那瞄了瞄。

“我看还行,就不知道品性怎么样?别娶个懒婆娘回来那就麻烦了!”章文觉得还是蛮配得上胖子的,没他说的那么恐怖。

“那倒不会,前天拿了一篮鸡蛋回去,可能觉得不好意思,昨天在我姐那帮了一天的忙,手脚倒是很利索。我姐还说她屁股大,能生儿子。”胖子摇了摇头说道。

呵,胖姐还真是实在,一下子就全盘算好了。章文由此想到了纪清,她很喜欢孩子的,可惜检查下来是不易怀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