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65章 三国演义?(下)

第一百六十五章三国演义?下

下午,倒是接到了胖子的电话,这货在电话里发牢骚呢:“我这一下午都喝了一肚子茶了。;顶;点; .+.o看这样,明天才能回去,早知道我就把巧妹也带来了。”

“靠!你这欢猪还真是**期啊。”章文叹道。

“哪啊?留在家里我不放心!”胖子忧伤的说。

“不放心?我没听错吧?就林妹妹那身板,两个壮汉都扳不倒,再加上还有我春花姐罩着,你就算是把她扔到青楼去,出来还是完璧如初,有什么不放心的!哈,哈哈!”章文笑的都有点岔气了。

“你放屁!我们家巧妹有那么差吗?不就是丰满了些吗?那是为我度身打造的,再糟践我们家巧妹!我跟你急!”胖子大怒。

“好好!哥错了,哥实在是低估了你的热情。其实林妹妹长得还是很端正的,你们俩还真是天设地造的一对,等你回来,哥让纪清烧顿好的给你接风。”章文赶忙顺着胖子爱听的圆回去。

“哼!这还差不多。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老白又输了,一晚上就被杀回来了,呵呵,那么多鸡蛋不是白扔的……”胖子又恢复了得意洋洋的样子。

……

原来老白在家将养了几日,总算是把家里的异味消除了,又和邢寡妇温存了几天,也不敢出门,倒也找到点温暖的感觉,但是,随着一笔一笔的款项要付,老白在家里呆不住了,还贷要钱,装修差不多进入尾声了,也要钱,眼看着手里的钱就剩三十几万了,老白终于忍不住再次去了澳门,为了省钱,这次是先乘长途车到广州,在乘车到拱北,然后进澳门,这样单程只要几百块钱,至于回来,就更方便了,赢钱了乘飞机,输了还是原路回来。

老白这次只带了5万块钱,实在是有些输不起了,更何况这几天都和邢寡妇混在一起,总有些担心重蹈镇上老板们的覆辙,也不敢多带钱。

如此心态,反而是犯了赌博的大忌,该赢的时候不敢下重注,输的时候更是犹豫不决,一晚上下来始终是赌的别别扭扭,疲惫不堪,最后还剩2万的时候,忍不住出手重注了,没几个回合就输了个精光,还好,老白提前把回家的钱留好了,要不然还回不去了。

回到家,心情极度恶劣的老白和邢寡妇大吵了一顿,要不是掂量着自己打不过邢寡妇,老白真想动武了。最后,邢寡妇气呼呼的离开了老白家,站在楼下破口大骂,所以,镇上的人都知道了----老白也中招了。

老白对着镜子仔细照了照,最近几个月明显的老多了,头发也掉了很多,饮食不规律,经常的大喜大悲,又时常忧心忡忡,使的老白看到了镜子中的都不敢相信的苍老的人就是自己。老白现在陷入了和当初章文一样的骑虎难下的困境,但是章文有章越的帮助,还有朱志元一帮人的支持,再说又迅速地找到了一份工作,掌握了一点技能,才慢慢的摆脱了困境。可是老白就不行了,他没有什么帮得上的朋友了,现在唯一的和他走得最近的邢寡妇还把他克的半死,这就意味着只能再去澳门搏杀,希望能恢复前一段时间的辉煌……

……

章文听了老白的事,也不以为意,反正和自己也没关系。混到下班,章文开车先去买了一束花,因为实在是想不出买什么好,时静家里什么都不缺,消费卡拿出来能有一沓,还是买束花显得高雅些。

站在时静家门口,心里居然还有些打鼓,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以前?……以前好像也这熊样!章文深吸一口气,运足了气,把脸皮绷到最厚,按门铃……

开门的是任曦,这让章文很是放松了些。章文亲热的摸了摸任曦的头顶,把手中的花交给了她。

“你怎么想起来买花了?”时静有些意外,但还是很高兴的。

“嘿嘿!知道你什么都不缺,就缺点色彩,就买了呗!希望时行长笑纳!”章文调侃道。

“呵!你少贫嘴,你坐会,我去炒菜。”时静怪怨的说道,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一来,气氛活跃了许多。

“炒什么菜?我来帮你……鱼香肉丝?这菜我拿手啊,别的不敢说,这道菜我能甩欣儿三条马路。已深得真传哦!”章文看到了厨房还没烧的原料,马上抓住了这个能露一手的机会。

饭桌上,曦儿略带害羞的小声说:“这道菜你烧得比欣儿烧的好吃。”

“哈哈!这丫头,跟你妈一样有眼光有品位,必成大器!”好家伙,一句话捧了三个人,连自己都没落下。

“嘻嘻!”曦儿有些不好意思了。

“噗!你倒真不怕难为情!”时静轻笑,下意识的又夹了一口,这家伙这道菜还真有点水准。忍不住瞟了他一眼,才发现,这厮一点风度也没有,和曦儿两个抢着吃,还得曦儿把平时的良好的习惯被迫都扔到脑后了,再不抢,这个皮厚的叔叔都吃光了!

吃完饭,曦儿咂了砸嘴,有些意犹未尽的回房间做功课去了。唉!这叔叔比欣儿凶猛多了,下回得准备个大勺子才行。

时静端来了一套喝功夫茶的茶具,六个小杯,还有一把烧水的小茶壶。精致典雅,看着就舒服。虽然论泡茶的功夫,纪清已经做的很专业了,但是却没有这份赏心悦目的外在观感。章文忍不住看了看时静,还不争气的咽了口水。

“看什么?”时静轻叱道。

“嘿嘿!和你一样精致!好看。”章文指着那套茶具说。

“哼!叫你来是品茶的,不是来观赏茶具的,老是不务正业。”

“你这水不是还没开呢吗?”

“那说正事,冷库的事怎么样了?”时静自知失言,连忙转移了话题。

“面积增加一倍,费用减少一半。”章文简单明了的把情况说了一遍。

“真的?那可真是合算!”

看来全世界的女人都有爱贪小便宜的毛病,时静也不例外。

“不过,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章文有些吞吞吐吐地说。

“哼!又是哪个红颜知己要入股吧?别跟我说,跟莫心兰说去。”时静有些皱眉的说。

“不是入股,是入驻。也卖茶叶……”章文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章文,你也太过分了吧,一家小店,你还弄出来两套班子,也不和我们商量一下,你拿了什么好处了?连莫心兰都不管了?那可是欣儿的干妈,你刚答应的,再说你好像还要把欣儿给我做干女儿吧?”时静叫道。

“我不是也没办法吗?那面的来头也不小,也不好拒绝呀!”章文苦着脸说。

“俩干妈还不够份量吗?”时静怒道。

“那面是一个后妈加一个大姨妈,份量一点也不比你们轻!我夹在中间,已经明显的觉得脑袋大了一圈,身板瘦了一圈。”章文诺诺的说道。

“那你让我们这生意怎么做啊?我可告诉你,莫心兰这回可是认真的,你以为她这么做全是为了自己吗?”时静气恼的说道。

“我知道,那现在也只能各自为战,各做各的喽。说不定有竞争做得更好!”章文低着头说道。

“那你呢?也帮着老婆,大姨妈摇旗呐喊吧!”时静有些嘲讽的说道。

“我?我和女儿保持中立,两不相帮。维持公正平等的秩序,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大家都是三分天下有其一,我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谁也别过界,过界者,杀无赦!”章文还说的牛起来了。

“什么人呀?人家做茶叶生意,也跟着凑进来,我告诉你哦,我可不管什么老婆,大姨妈的,过几天我就让她关门倒闭。”时静愤愤的说到,倒是一点也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哎!哎!时静,我得提醒你,千万不要轻敌哦,纪红的实力不差的,如果说你是孙权,那她绝对就是大耳贼。”章文急忙提醒时静道。

“哦?那你把这个纪红的情况说给我听听!”时静被章文的话激起了兴趣。

……

“那她这不是捣乱吗?有着好好的公司不好好打理,非要和我们争?”时静没想到纪红的实力这么大,如果算上她在正纪食府的股份,估计资产还在时静只上。

“谁说不是呢?还不是为了争个干女儿,心里不平衡呗,不过这娘们手段是真多,层出不穷,要不是她把我老婆给拉进了阵营,我也不会这么为难!”章文有些憋屈的说。

“嗯,倒有点意思了,那就拭目以待,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哼,先喝茶,把各种茶的特点记下来。”时静倒想和纪红一较高下了。

“哎!喝茶,喝茶!”章文殷勤的把茶倒满,端到时静面前。郑重的说道:“咱们煮茶论英雄,时静妹妹,凭心而论,天下英雄,惟时静与操而!”

章文现在是猛拍时静的马屁。

时静越看这厮越觉得可恶,一字一句咬着牙说道:“你还真像那个曹--阿--瞒!”

“嘿嘿!您还真是博学多才,连我的小名都知道!”章文一点也不难为情,接着拍。

“奸雄!”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