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66章 郁闷的老顾(上)

第一百六十六章郁闷的老顾上

在时静家连着品了两个多小时的茶,总算是大致的把各种价位的茶的特点都记录全了,一分钱一分货,哪怕你在说的天花乱坠,什么特级龙井,限时打折;冲皇冠优惠价;等等。&顶&点& ..o喝了以后100元/斤的就是比50元/斤的口感好,也是啊,谁会做赔本的买卖呢?

看着时静在认真地记录,分析,这女人认真时候显示出从容不迫,恬静而专注,理性而睿智。章文有些痴了……

“看什么看?有什么想说的?”时静抬头看了一眼章文,语气清淡平和。

“哦,我是觉得莫心兰有你的帮助肯定会做的很好的!”章文还是有些拍马屁的嫌疑。

“你都奉承了一晚上了,还没完啊?”时静白了他一眼。

“我说的是真的啊!莫心兰没你帮着还真不行。”章文叫道。

“行了行了,说来说去还不是想让我帮着莫心兰,你可真是用心良苦!”时静有些不耐烦的说。

“嗯?你们不是合伙人吗?又是好友加闺蜜,我以为这是应该的,不需要我来游说吧?”章文对时静忽然表现出来的不耐烦有些诧异。

“嗤!好友?闺蜜?什么都不跟我说,心眼多的要死!”时静摔下手里的记录本子,双臂互抱的靠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不屑。

“你?你怎么了?哪来那么大邪火?”章文有些搞不懂了,怎么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这一点也不像平时的时静啊。

“我不舒服!”时静赌气的叫道。

“我看看!”

章文伸手想摸摸时静的额头。被时静甩手挡开了,一脸的厌恶:“别碰我!你当都像莫心兰那样喜欢你动手动脚的?”

“嗨嗨!女神就是女神,碰不得滴!”章文很尴尬,讪讪的自我解嘲道。

“很得意吗?吃着嘴里的,端着碗里的,还要瞟着锅里的。自我感觉怎么就那么好?”时静说的已经很重了。

“嗯?我是自私,也很贪婪,甚至可以说无耻。但我不藏着掖着,我坦然面对,我是牵挂着好几个女人,但我都是认真的,没有始乱终弃,也不想玩一夜情,我只是按照我的生活方式活着。你说得对,我就是感觉好才待在一起,我不在乎世俗的观念能不能接受,我只要守护好我身边的人就行了。直接直白,总比虚伪阴暗的好!”章文也不乐意了,顺手拿起小茶杯一饮而尽。

“你说谁虚伪阴暗?”时静恼怒道。

“没有说谁啊!我只是表明我的态度。嗯,品不出味道了,只剩下苦味,涩味了,告辞!”章文觉得没法再待下去了,起身要走了。

刚走了几步,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还没回头,拦腰被抱住了,时静把脸贴在章文背上,章文感到背上慢慢的湿了好大一块,想掰开时静合拢的双手,却怎么也掰不开。

“我就是虚伪,我就是阴暗,我就是嫉妒莫心兰,就是不敢直接直白的面对……”时静贴着章文嘴里哭着。

章文叹口气,背对着时静,停滞不动,两只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双手上:“让我转过来身吧?”

“不要,我还是不敢面对……”

“唉!……”

“你……和她上床了?”

“是!”

腹部的某处传来了剧痛,被两只手使劲的掐着,很用力,很用力。

……

好一会,时静缓缓的松开了手:“走吧,别回头。我已经没事了!”

章文走到门口换好鞋,真的没有回头,开门准备出去:“时静,你始终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别再叫我女神!我现在最讨厌这两个字!”声音近在咫尺,就在章文身后。

章文走了,就在房门缓缓的关上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几不可闻的声音:

“静!”

时静从呆滞中猛然清醒,一时不能肯定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但好像是他的声音,时静极力的回想着,最后打开门伸头看出去,门外已经没有人了。

章文在电梯里撩起衣服,看到腹部两块被掐的紫色的皮肉,忍不住呲牙,还真痛!玛的,什么仇什么怨?至于这样嘛!

……

老顾从镇上的卫生院往外走,最近老顾很不爽,特别是这两天,一个死人生意都没做到,有几笔生意也被镇上的其他两家香烛店做掉了,尽管老顾垄断了镇上大部分的死人生意,但还是有几家同行的,人家虽然没有老顾做得那么大,但是最起码自己村的那些生意是垄断的。就算是老顾,也插不进手。

所以今天跑到卫生院来打听打听,最近有没有送到大医院去的苟延残喘的人,好心里有个数,也没得到什么利好的消息,看着卫生院门口跳着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老顾咂了砸嘴:怎么最近的生命力都这么旺盛呢?前几天都被第n次下了病危通知的一老头,连子女们都快激动的热泪盈眶了,没想到吸出一口浓痰,又缓过来了,执着的又活了下来。

老顾正准备离开,忽然看到了他那个离他而去的三奶----刘佳蓉。自从被老顾捉奸在床,离开了老顾已经有两三个月了,虽然老顾也打听到小两口在附近的一家音响产品加工厂打工,但是从没再见过,虽然小两口租的房子也在镇上,到底镇上都是拆迁的人,都有几套房子在手里出租,所以这的房租比市区便宜多了。

刘佳蓉这时也看到了老顾,很有些意外,迟疑的微微点了点头,急忙低头走了。老顾趾高气扬的摆了会造型,直到刘佳蓉走远了才想起来,这女人来卫生院干什么?而且脸色不怎么好嘛。

老顾马上返回卫生院,到底是地头蛇,连妇科都熟门熟路。找到妇科医生那里:“老金,刚才那个女的来看什么病?呶,就这个!’

“哦,这女人怀孕了,来打听做流产的事?”老金和老顾很熟。

“怀孕了?几个月?”老顾心里很郁闷,这女人跟自己几年了也没怀孕,这才离开他几个月就有了!

“三个月吧!”老金说道。

“三个月?”

老顾有些挠头了,刘佳蓉离开自己也就二三个月,会这么巧,一出了老顾家就怀上了?玛的,你早点晚点都好判断,这个时间段不是坑爹吗?

老顾越发的郁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