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67章 郁闷的老顾(中)

第一百六十七章郁闷的老顾中

老顾出了卫生院就忙活开了,这打听,那核实,一个上午就没消停过,可是打听下来的结果却没什么好的,甚至都是不好的,老顾愈发的烦闷,下午连自己的棺材店也不高兴去,反正都是活人,没一个死人,也提不起兴趣,待在小老婆那逗逗儿子,散散心。/顶/点/ .但是看到生了儿子之后的小老婆,身材日渐发福,全没了当初的俏丽,不禁又想起了刘佳蓉。倒不是说自己对小老婆有什么不满,只是看到昔日的二奶想起了三奶。更烦了!想找个人说说话也没找到,朱志元忙的连电话都没空打,老余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正被邢春花体罚,在店里搬东西呢,估计干不完连晚饭都没得吃。想来想去还是打给章文吧!

章文在公司里也不安生,比老顾好不了多少,一向被他看做女神的时静昨晚上的异常的情绪波动,让章文很是不解,如果是一时的负面情绪发泄倒也罢了。但是如果不是呢?这女人的想法真是看不懂:近则不逊,远则怨!

也不知道最近这些女人都怎么了,难不成都进入**期了?唯一稳定的纪清也被拉进了纪红的阵营,这下双方都是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要人有人,章文仔细的掂量了一下,悲哀的发现,小小的三国之中,居然是他这个下天子以令诸侯的曹阿瞒最落魄,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只能作壁上观,当然他也只想作壁上观。

在办公室里,章文像只狼一样来回的走动,烦闷不已,连小姚和小戴都不敢出声,不知道这位大叔今天是怎么了?

老顾来电话,正和了章文的心意,都想找个人借酒消愁,章文更想从老顾那学学他科学管理仨老婆的先进经验,尽管跑了一个,但那属于意外。所以章文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老顾,晚上一起吃饭。

……

莫心兰和许林也回来了,大包小包的带回来一大堆,许林因为请了一天的假,惦记着物流公司的事,把莫心兰送到了时静家,就匆匆的赶回去了。简单地吃了点晚饭,莫心兰和时静马上开始把各个价位的茶叶,根据价位,外观,整理记录,第一次做,尽量做到最细致,还要和时静买来的茶叶做个比较……

没想到,今天时静表现得很积极,没有了前两天的无精打采的样子,做事层次分明,有条不紊,而且之后几天的计划也安排好了,只需莫心兰去操作就行了。这让莫心兰大大地松了口气,要是时静真的像前两天说的只做投资,别的不管的话,莫心兰倒真有些底气不足。

“静!还是你最好,嘻嘻,我还真怕你甩手不管了,嗯!亲一个!”莫心兰乘着泡茶的间隙抱住时静。

“哼!我不管你,恐怕有人比你还急呢!”时静没好气的说。

“嘻嘻,有你在我心里有底,那家伙最多是擂鼓助威,真要想指望他,那就等着关门吧!”莫心兰嘟着嘴说。

“你倒是真会用人,人家擂鼓助威可卖力着呢!昨天在我这说了一大堆好话,话里话外就是让我帮你,你都做什么了?让这个家伙这么卖力?不老实交代我可就帮到这为止了。”时静使劲的盯着莫心兰。

“没…什么?你也知道他很念旧的?”莫心兰很有些吞吞吐吐。

“不老实,帮忙到此为止。”时静一点也不放松。

“真的没什么?就是……就是……那天晚上他在我那过的夜。”平时没心没肺的莫心兰这回满脸通红。

“算你说了实话!”时静发现这回没有想象中的酸味,倒是很平静。

“哼!满意了?好奇心得到满足了?要不要在说的详细点?”莫心兰有些被披露了**的恼怒。

“嗯,满足了。当然你要是愿意说细节,那我还是洗耳恭听的。”

“真的?就怕你不敢听!”

“真的,就怕你不敢讲!”

“等会到**我讲给你听,顺带着用手给你比划一下!”

“好了,我认输,你越来越恶心了!”

……

纪红和胖子也是下午回到了纪清家,另纪清意外的是,胖子居然没有像以往一样留下来蹭饭,而是急不可待的要赶回去,其实,胖子是知道了老顾和章文在大肠店吃饭,虽然纪清烧的饭好吃,但是想想那的白切大肠,红油肚丝,夫妻肺片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而且老顾和章文都在,把酒言欢。更何况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和林妹妹温存一会,这些理由加在一起使得胖子坚决的告辞了。

纪红姐妹俩不知道啊,连这货迫不及待的要冲回去,只能感慨爱情的伟大。

……

等胖子牵着巧妹赶到饭店的时候,章文和老顾已经吃上了,老顾也就打了个电话,没指望他能赶回来,没想到这货不但赶回来还带着吃货老婆一起来的,让老顾很有些措手不及,连忙加菜,加好菜,量要足!

“你说,那会不会是我的孩子?”老顾还在纠结这事。

“多半不是,那会我们都去了澳门,你也没时间播种啊,再说那时候已经出轨了,人家小两口做的次数肯定远超过你啊!”章文想了想三个月前的事。

“嗨!瞎操心啥?是不是都得打掉。”胖子倒是干脆。

“为啥?”老顾不满的问。

“你不知道,就那家音响产品加工厂,没人做的长,工资是挺高,但是毒性太大,一般人干不了半年就的歇半年,而且去干活的大多数是那些四五十是的大妈。小姑娘怀孕的基本上都会流产。”胖子很有料的说。

“怪不得,我打听下来,她老公干了两个月不干了,在家歇着呢!”老顾有些恍然的说。

“那他肯定是干的毒性最大的刷胶工,主要就是那个胶水有剧毒,虽然工资高,没几个人能干下来,带着面具都不行,好像顺着皮肤也能渗进去。”胖子知道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他姐曾经在里面干过,后来也受不了,才不干的。

“得,这回你也省心了!用不着再纠结了!”章文冲着老顾一举杯。

“可真要是我的孩子,那岂不是我把她害的去这么毒的工厂上班,才要流产的……”老顾还钻了牛角尖,喃喃的说道。

这几天更新的比较少,不是茗香偷懒,实在是很无奈,现在是大和谐的非常时期,移动和阅读已经全面封杀都市文。茗香被要求所有上传的章节都要修改掉涉及低俗色情的描写,连擦边球也不行了,已经改了两天了,心力疲惫。心情也不好,希望各位读者见谅。还有一件事,也顺便说一下,本月底茗香参加全国造价员考试,所以这个月更新不会太多,尽量不断更,希望大家能理解,考出造价员对茗香的收入还是有提高的,所以还是很认真的复习。下个月我会尽量多更新,来补偿这个月的亏欠。谢谢!

继续去修改文章,烦!

一样写了,就在喊一声:求点击,红票,打赏,订阅,一切求!

如果是看盗版的,那也请来纵横点击一下,打个赏也是好的!

最后感谢我的读者们,特别是那些订阅的读者,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