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68章 郁闷的老顾(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郁闷的老顾下

从老顾身上章文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说心里话,章文开始是看不起老顾的,总以为他是靠钱才摆平了这一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才慢慢发觉老顾是真的很用心的,尽管这种家庭结构不为大多数人所认同,但是它却是存在的,同时,它甚至比相当一部分貌合神离的家庭还要和谐。。顶.点。 .要不是刘佳蓉的离开,老顾可以说是做得相当完美的。

而自己呢,似乎还没有个明确的答案,如果只是纪清和莫心兰倒是很好解决的,章文很有信心把三个人的关系处理得很好。但是仅仅是这两个女人吗?章文自己都不敢肯定,或者说不愿意真正的去想,去面对。也许现在对章文来说维持现状是最好的办法。最起码现在大家都很满足,最起码章文是这么认为的。

老顾和章文两人都有些心事重重的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老顾,其实你的事最好解决,只要撒手不管,忘了这个女人就可以了,到底你现在该有的也都有了,而且是这女人对不起你在先,你完全有理由说服自己,身边又不缺朋友,现在又是儿女双全,也该知足了!”章文还是很羡慕老顾的。

“也是,其实也就是这么回事,要不是今天碰到她,我也就把这事给揭过去了,流掉也好,先不说是不是畸形儿,真的生下来,我和那孙子心里都别扭,要真是我的,三个人更扯不清楚。”老顾到底是聪明人,马上把可能的后果都想到了。

“呵呵!怪不得老想着篡权当老大呢,是有点拿得起放的下的意思!”章文适当的捧了捧老顾。

“不谈了!和朱老大是差距越来越大了。现在他可真是大老板了!贷款200万,又准备把新厂房那块地买下来,年底估计人数就要破百了。朱文宇一上位,朱老大的身价猛增啊!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记得咱们这些老兄弟!”老顾既感慨又羡慕。

“贷这么多?那一年得赚多少钱啊?”章文还真不知道朱志元最近的动作这么大。

“少说是原来的五倍!这还是保守的估计。”老顾伸出五根手指。

“靠!那我得去抱大腿啊!别的不说,我欠他的钱就得给我免了!”章文马上打起了主意。

“嗤!咱们这些人中,就你不拿他当回事,也是,你他妈就是个另类。干杯!”老顾不禁笑道。

两人又干了一杯,准备吃点菜,这才发现桌上的几个盆子都空了,老顾和章文面面相觑。

“死胖子,你这是几天没吃饭啊?”老顾忍不住叫道。

“嘿嘿!我这老婆刚到手,还没调教好。二位哥哥见谅见谅!”胖子倒是很客气。

“行,总算还没把女儿也带来,省了不少!”章文也乐了。

“女儿功课多呀!要不然也带来了,不过没事,等会我打包带回去也一样。”胖子考虑得很周到。

又叫了四个菜,看着巧妹依旧不紧不慢的还能吃,胖子倒有点着急了:“我说,你就不能少吃点。都一百六十多了,我哪给你找那么大号的婚纱去?”

“那我是没吃饱呢嘛!我每天干那么多活,不吃饱干得动吗?”巧妹不满意的说道。

这倒是实话,林巧妹现在在胖子的盒饭店里,那真是干得最多的,脏活累活从来不挑剔,胖姐开心得不得了。当然,饭量也是很惊人的,平常的一客盒饭,一般的壮汉都差不多够了,她得多加半份。胖子感觉又是欢喜又是愁。

“巧妹,多吃点,这个酱蹄髈美容的,放心吃!本来人活着就要活的开心自在,连饭都不敢吃饱,还开心个屁啊!”章文把蹄髈推到巧妹跟前。

“嗯!”巧妹点头应道。

“听懂了吗?各人有个人的活法,你要么接受,要么放弃,但是想强迫别人按照你的意思发展,结果肯定是失望的。”章文看着老顾和胖子说,其实也是他自己的感悟。

“呵呵!有点意思,怎么样,什么时候去澳门吧?咱也去开开心!”老顾明白章文还是在点醒他。

“对呀!朱文宇还给我介绍了几个大老板呢!”胖子也来了精神。

“行啊!就这个周末吧!下星期我要装修房子,朱志元的样品库也要做起来了,这几天在底部保温浇混凝土,还要几天养护。”

章文算了算时间,莫心兰和纪红的准备工作估计也要一段时间,去赚点小钱也好,自从五大联赛结束,还没好好的赢过钱,郁闷!更郁闷的是,最近烦得很!特别是昨天,心目中的女神也冲着自己发了通火,更是郁闷加烦闷。还好今天很老顾吃饭有所感悟,有所收获,再去澳门背点米回来,那状态就应该恢复到全满了。

电话响了,是胖子的,接完电话,胖子抹抹嘴:“兄弟先走了!我定的床到了,送的还真及时!”

“你不是搬回新家就置办好了吗?怎么又买张床?”老顾很诧异,胖子自从把原来卖掉的房子买回来后,就把家具一次性的买好了。

“嘿嘿,没留神上次把床给压塌了!重新买了一个加重加厚的,六尺定做的。”胖子很猥琐的笑道。

老顾和章文不由得看了看林巧妹,再看看胖子,很恭敬的目送二位大神飘然离去,神仙放屁,非同凡响,神仙打滚,天崩床裂!

“神仙眷侣啊!令人悠悠神往!”一听这话,就知道老顾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是不是凡人的动作他们用不惯?把床都压塌了。”章文很替胖子担心。

“是不是要我们这些过来之人现场指点一下,顺便观摩一下六尺的大床?”老顾问道。

“你的想法很龌龊!建议倒是很好,值得采纳。干一杯!”

“不,我和你一样的纯洁,为两个纯洁的人干杯!”

“哈哈哈哈……”

“嘿嘿嘿嘿……”

“鄙视你!”老顾和章文同时伸出了小拇指!

……

纪红和纪清吃过饭也忙到了十点多,两人也觉得累了,洗澡睡觉,纪红没有莫心兰那么空,她还要管自己公司的一摊子事,但是,她现在有纪清帮忙,就大不一样了,纪清对茶的品鉴远超这些人,耐心又好,明天完全可以把这些茶叶分类整理好。

“姐,你干嘛一定要和她们挤在一起卖茶叶呀,文哥不是很愿意的。”纪清犹豫地问。

“凭什么欣儿的小店全让她们占着,我还不是为你好,如果我不插手,那个混蛋的心思还不都放在了他那些同学身上,你傻呀你!再说我是要找个新的生意渠道,这次不失为一次好的尝试。”纪红训斥着纪清。

“可是,这样他就很为难了。我还是不想让他不高兴。”纪清呐呐的说道。

“我就是让他收敛点,保持中立少往那面跑。再说,你以为他会多用心吗?也就三分钟热度,过几天就甩手不管了。”纪红哼道。

“好吧,那我帮你!”纪清点头道。

“就是嘛,咱们两姐妹联手,不出几个月,我就让她们关门滚蛋。想和我叫板她们还得交点学费才行!”纪红自信满满的说。

……

同一时间,时静和莫心兰也刚洗完澡躺倒了**,莫心兰刚知道有了个竞争对手,气的要给章文打电话,还是时静劝住了她:“算了,他也挺为难的,夹在中间两头不讨好,不过那个纪红有点手段的,实力也很强,我们到真要认真对付她,希望大家各自对外开拓,不要内部搞小动作。”

“嗯,我反正是要全力以赴,这次一定要成功,让他看看我莫心兰除了不会烧饭,其他的不比别人差。看他还敢瞧不起我!”莫心兰发着狠的说道。

“我觉得他没有瞧不起你,而且你们在…一起了以后,他反而名正言顺的可以帮你了,要不怎么会到我这来说好话?”时静说的还是有些别扭。

“哼,那是应该的,人都给他了,还不应该帮着点我啊?”莫心兰嘴上还是很凶,心里却是很受用的。时静难得的主动靠在莫心兰怀里,轻轻地说道:“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活的很开心,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考虑那么多……”

“静!要不然你和任同分手吧,这么拖着有什么意思,你不是说他马上就拿到米国国籍了吗?就算你想让曦儿去米国,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莫心兰难得很认真地说道。

“很烦啊,我父母那,还有他父母那里都不好说啊,特别是他父母那根本接受不了的。”时静漠然的说道。

“喂!有没有搞错,是他不正常哎!怎么倒弄得你这守活寡,他在外面胡搞。”莫心兰叫道。

“等他拿到了米国国籍,我想再提出来吧,唉!他对曦儿还是很好的。好了,别再提这事了,我自己会考虑的。”时静疲惫的闭上了眼。

……

星期五,章文满心欢喜的想来纪清家,女儿又去了于妍那里。章文总算是有了机会,没想到纪红还要拉着纪清晚上要把茶叶的包装袋的设计定下来,而且还带了些乌龙茶要纪清帮着品品,她还打算试着销售点乌龙茶。纪清打电话给章文,很无奈的告诉了章文这个噩耗。

章文一怒之下把机票改成晚上的,和胖子,老顾直接去了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