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69章 神相之术(上)

第一百六十九章神相之术上

到了澳门,手里握着筹码,忽然感觉什么烦恼都没了,全身心地融入在了灯红酒绿犬马声色之中,这大概就像麻将迷手里只要有麻将牌就百病全消,神采奕奕,哪怕是输钱,也乐此不疲。`顶`点``.而赌鬼只要手里有筹码,则仿佛手握乾坤,心中的各种**被放大了无数倍。

朱文宇介绍给胖子的几个所谓大老板其实也玩的不那么大,也只是在贵宾厅玩百家乐,而且出手不大,很谨慎。

由于是周五,来澳门的赌客还不是特别多,贵宾厅里显得很空。所以换码洗码胖子一个人就能搞定,章文闲得无聊,在四周的百家乐台子东看西看,有时候还帮着吼两声。

再看了一会,章文发现兜里的筹码没了,手机也不见了。章文走到人最少的地方,仰着头自言自语道:“钱一,你再不出来,我要喊你师父了。”

等了一会,章文作势运足气要大喊的样子……

“别喊,别喊!算你狠,妈的,你就没有别的招啊?”钱一也不知从哪蹦了出来,手里拿着筹码,手机,钱包。反正章文身上的东西都跑他那去了。

“少了2万筹码!”章文装模作样的点了点。

“你少来这套,看不出你还有诈骗的天份!”钱一骂道。

“每回你都来这么一下子,累不累啊!你也算够敬业的。”章文现在看到钱一顺眼多了。

“你懂什么,业精于勤荒于嬉哦!”一身绝技却没个好的传人,钱一始终挺遗憾。

“王学伟的事都搞定了?”章文小声地问。

“反正他要求的都帮他办好了,至于以后怎么样,那得看他的本事了。我这还有些他在国内的关系人,和债务债权人等信息,你要不要?收收珑珑也能弄个几十上百万的。”钱一献宝似地说。

“算了,此事到此为止,以后随他自生自灭吧!希望他还能改头换面的回来。”章文摆了摆手。

“我说,我帮了你这么多的忙,你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吧?”钱一很惦记着去纪清那吃一顿呢。

“这是你分内的事,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件事呢?嘿嘿!功夫不到家啊!还动用了老虎钳。”章文笑嘻嘻的看着钱一。

“草!那次是意外。嗯,等等,我在给你露一手!”

钱一闭着眼嘴里念念有词,手上不停地掐着决,还真像那么回事。过了一会,钱一睁看眼,表情怪异而又猥琐看着章文:“兄弟,印堂发亮霸气隐现,日后必为人中之龙,只是近日被数道阴气所困,而且阴盛阳衰,嘿嘿,兄弟身边都是娇贵气盛之女啊!切无形之中结以四方大阵,兄弟正处于大阵之中。即被困在其中也被护在其中……”

“呵呵,神偷改神算了?那该如何化解?钱一大师!”章文不屑的撇了撇嘴。

“调和阴阳,扭转乾坤,阳盛极而阴不衰!”怎么看这钱一都是一副龌龊无耻**的样子。

“信你?拉倒吧,没一样功夫学到家的,拿去,就当你的辛苦费,让你也开开张。”章文扔给钱一一枚五元的硬币。

“唉!谢施主,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的神相之术比我的神偷之术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基本上也算大成了。”钱一摇摇头,一副高深么测的样子。

“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大师请走好!”章文懒得理他。

“唉!才五块钱!祖传的神相之术啊……”钱一转身一面走一面嘴里不满地嘀咕着。

章文回到胖子那,几个老板都停手不赌了,吃喝嫖赌各自去找方向了,胖子把洗码的钱先给了他1万。然后回宾馆睡觉去了,看样子这货这几天在六尺的**够辛苦的。

老顾也找不到人了,早就拿着筹码跑到大众场去了,章文也拿了几万泥码去大众场玩玩,顺便也换点码,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小打小闹也能弄个几百上千的洗码辛苦费。

接下来就很奇葩了,章文去玩百家乐,扔到哪,哪就输,简直成了风向标了,后来人家别的赌客都跟他反着下注,这回好,下个伍佰的注还有的博牌,可惜博出来的牌都是,q之类的,还真是邪门了,输也就算了,还老是来这种姘头牌。换了好几张台子,结果都是一样。那去玩21点吧,既然一直出,q。那在21点里可算是20点,可不小了。结果跑到21点桌上,发来的牌变成了6,9了,15点。这真是尴尬再要牌,爆了,不要牌,等死。最可恶的是来的牌还都那么邪恶,在那面来q姘头,在这面来6,9式!

到了早上五点多,章文把身上的5万筹码输光了,还好胖子给他的1万是现金,要不然估计也没了,章文一脸的郁闷走出了赌场,想吃点东西去,刚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前面老顾搂着个洋妞,得意洋洋的再往宾馆走,那估计是个俄罗斯大妞,牛高马大的,穿着高跟鞋,坦胸露背,比老顾高出一个头,老顾揽着大妞的腰,大妞搂着老顾的肩,怎么看怎么别扭。

章文傻傻的看着老顾和洋妞的背影,估计这老小子是赢钱了,连胆子也肥了。想想自己的悲惨的战绩,难道真是被钱一说中了?正在胡思乱想,背后传来了一句很标准的国语:

“去不去?”

靠!这是被站街女盯上了,是呀,自己盯着老顾和大妞看了这么久,人家肯定以为是这哥们也想叫个洋妞吧。章文回头一看,身后占着一个估计非洲来的猛女,一头的小辫子颇具民族特色,一身豹皮的短衣短裤,全身黝黑发亮,一口的白牙,穿着高跟居然还比章文高些。这会天还没全亮,忽然看到身后的猛女,本来就心不在焉的章文着实的被吓着了。

“妈呀!”

章文转身就跑,黑灯瞎火的来这么一下,太恐怖了,章文连早饭也不吃了,直接跑回了宾馆。

……

一直到了中午,章文才算是缓了过来,想想这一晚上过得太悲催了,都是钱一这个王八蛋相面给咒的,章文想着,不禁怒从心起,非找这王八蛋算账不可,再把那五块钱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