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170章 神相之术(下)

第一百七十章神相之术下

章文没精打采的独自去吃午饭,老顾的电话也打不通,不会还在和俄罗斯妞大战吧?这战斗力满强悍的嘛!还没到饭店呢,就看到钱一嘴里含着棒棒糖,像个无赖似得坐在路边的护栏上。《顶》《点》 .章文看着这厮就来气,也不理他,径直奔饭店而去,刚坐下来,钱一也坐到了对面。

“一碗猪扒面,一盘炒素,一笼小笼。”章文点好了自己的午餐。

“兄弟,我也没吃呢!”钱一笑嘻嘻的冲章文说道。

“日!……双份!”章文对服务生加了一句,很不满的看了看钱一。

“嘿嘿!看你面带煞气,精神不振,目光散乱……你输钱了?”钱一贼兮兮的问道。

“哼!有你这丧门星一天到晚的惦记着,能不输吗?”

“这叫什么话?哥哥我昨天就提醒你了,你还要去赌,那能怪谁呢!唉!情场得意则赌场失意。怎么样,要不要哥哥再给你指点一条明路!”钱一把脑袋伸了过来。

“哼!说罢!”章文又摸出一个五元的硬币,扔给他。

“好来!今天又开张了!”钱一一面吃饭一面把桌上的钱收了个快。

“说吧,我听着呢!”

钱一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用手抹了抹嘴:“好吃,刚刚好!”

“嗯?”章文瞪着他。

“嘿嘿!说点正经的,兄弟,你的富贵不在这里,在这,最多和胖子一样洗洗码就可以了。”钱一忽然变得很认真了。

“哦?那在哪?”

“你的富贵在你的电脑里,还有在你的周围。”钱一说完,摇头晃脑的走了。

章文有些没明白,这货说的什么意思:电脑里,难道是说那张赔率表?这货怎么知道我有这张赔率表的?周围?难道是朱志元这帮人?还是最近都跟**似得这帮女人?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章文吃完饭,再回到贵宾厅找胖子。没想到老顾也在。

“怎么样?昨晚上爽吧?没想到你连洋妞都敢挑战了?看样子赢了不少啊?”章文看到老顾,心情好了很多。

“唉!情场失意,赌场得意!一点也不错,昨晚上赢了八万多。一时得意忘形叫了个洋妞,折腾了一晚上才走了一个来回,就败下阵来了,还真不是对手,玛的,五千块啊!真他妈的心疼。哎!你呢?战况如何?”老顾一脸的肉疼。

“还不如你呢?一输到底,五万筹码交代了。”章文比老顾更肉疼。

“怎么样?还玩吗?还是跟我回去!”老顾是想见好就收了。

“回去吧,不想赌了,也许我的富贵真的不在这!”章文一直在想着钱一的话。

……

章文和老顾乘下午的飞机回了,胖子还要再待几天招呼他的客户。

直接回了自己家,能够在**,章文还在想着钱一的话,也许最近是太顺了,有点得意忘形了,连赔率表都没怎么好好的研究。现在想想,自己还是一身的债,有什么资格去玩百家乐。还是得老老实实,稳扎稳打,积小胜为大胜才是正道。还有什么周围?是指身边的这些人?章文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

“清清,在干什么呢?”章文先打给了纪清。

“文!你不是去澳门了吗?”纪清电话里惊喜的问。

“回来了,大败亏输,所以回来了!”章文郁闷的说。

“哦,那你过来吗?”纪清很期待的说。

“不了,想一个人静会。”章文说道。

“输了很多吗?要不要我先给你垫上,嗯,就算提前给你分红。”纪清还花了点心思找点章文能接受的理由。

“不用了,没输多少,先挂了。”章文挂断了电话。

“文……”

再打过去,一直占线,纪清很不满的把电话扔到了桌上。

……

“心兰,干什么呢?”章文又打给莫心兰。

“哼,总算想到我了?你过来不?我现在自己家。”莫心兰电话里问道。

“不过来了,刚从澳门回来,输了个惨,想静一会!”章文没精打采的说。

“你混蛋,你咋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输了活该!”莫心兰怒道,随即挂断了电话。这反应和章文预计的一样。

过了一会,莫心兰又打过来:“输了多少,我这有上次王学伟打过来的50万,要不你拿去?章文,算我求你了,别赌了,有那时间你来陪陪我不好吗?我不想一天到晚替你担心。”

“知道了,是不准备赌了,不过还用不着你的钱。没输多少。”章文有些后悔了给莫心兰打电话。

“真的?那你过来,我不放心。”莫心兰问道。

“真的,我想静一下,今天不过来了,先挂了。”章文有挂断了电话。

“混蛋,每次都这样,你多说两句会死啊!”莫心兰愤愤的把电话扔到了**

……

“时静?今天欣儿过来吗?”章文正好问问女儿的动向。

“今天不会过来,明天才来。你在哪?”时静问道。

“刚从澳门回来,输了!”章文回答道。

“又去赌了?你怎么老是要惹点祸呢?输了多少?”时静皱了皱眉轻声问道。

“嘿,最近有点得意忘形。当自己是赌神了。”

“嗯!那别再赌了,你研究赔率赌球还有点靠谱,去澳门赌,那就是找死。”时静说道。

“知道了,是不准备赌了,就研究研究赔率。玩玩足彩。”章文闷声道。

“你还是做点投资理财吧,有多的钱,炒炒黄金,白银,我可以帮你操作,……要是你钱不够,我…可以先帮你垫上,这样赚钱也很快的。”时静有些迟疑地说。

“太慢!不适合我。”章文不感兴趣。

“我帮你抄,都不用你动脑筋,还嫌慢!这些才是正道,人间正道是沧桑!还嫌慢!”时静怒道。

“所以我不愿意走正道嘛!太沧桑,没乐趣!还是捞偏门活的精彩。”章文理直气壮的说。

“你……也许吧,别人不行,也许你可以,反正你身边的人都有钱,哼!”时静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了。

“也包括你吗?”

“我?……不知道!你根本没输多少钱!你在发嗲!”时静有点反应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的?”章文大惊的问道。

“你要是输了。就不会跟我说了,莫心兰那也打了电话了吧?”时静瞬间占据了主动。

“没…没…没有。我累了,先挂了。”章文慌忙挂断了电话。

时静看着手里的电话,轻笑了起来:你真没用,自乱阵脚,比曹阿瞒差远了!